甄嬛傳中:安陵容到死也不知道,甄嬛侍寢后,第二天為何會吃餃子

古月 2022/09/16 檢舉 我要評論

后宮佳麗三千,日夜翹首以盼,為博君主一顧。偌大的深宮之中,有人得意有人失意,多少妙齡女子將青春埋葬于此。

大型清朝宮斗劇《甄嬛傳》播出十年依舊火爆,劇中同時入宮的甄嬛與安陵容相識于微末,卻因后宮的爾虞我詐漸行漸遠。

最終甄嬛加封圣母皇太后,榮耀無以復加,安陵容卻吃苦杏仁自盡而亡,繁華如夢悲劇收場。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一向恨出寒門的安陵容到死也不知道,她與甄嬛的不同本不在此。

帝王的偏寵就是那般毫無道理,天生麗質也罷,貌似純元也好,雍正帝就是認準了甄嬛。

因此他給予她椒房之寵,愿意滿足她一切的小心思, 在侍寢后按照民間風俗給她送去了正妻才有的「生餃子」,寓意早生貴子。

「吃生餃子」的恩寵

甄嬛的第一次侍寢就與眾不同,皇上將地點選在了湯泉行宮,沒有讓甄嬛像其他妃嬪那樣裹著被子被太監扛著去侍寢。

皇上穿著一身大紅將甄嬛從溫泉中牽出,兩人攜手走進臥房,既唯美又浪漫。

臥房之中,嬛嬛一席話直戳皇帝內心,激發了一個男人的保護欲。

她對皇上說道:「于皇上而言,臣妾只是普通嬪妃,可臣妾卻視皇上為夫君,今晚是臣妾的新婚之夜,所以臣妾緊張。」

皇上隨即表示妃嬪第一次侍寢都是緊張的。 嬛嬛接著放大招:「姑姑教導過臣妾該如何侍奉皇上,卻從未教導臣妾該如何侍奉夫君。」

不得不說,甄嬛太會了。皇上見過的女人都是誠惶誠恐、百般謹慎的,突然來了一個說將他視為夫君的人,給他百無聊賴的后宮生活增添了一絲情趣。

皇上自己都說,就連皇后都不曾這樣。皇上是君主也是人,高處不勝寒,九五至尊的位置坐久了,威嚴有余,精神上卻是孤單寂寥的。

甄嬛一番作為填補了他內心的空虛感,更是讓他追思那個與他點過一夜龍鳳紅燭的元后——純元。

他是天下之主,坐擁四海。身邊的女人們大都對他有所求,唯獨甄嬛表示只想與他白頭偕老。

雖是凡俗心意,卻勝在難得,溫暖了他的心扉,愿意給予嬛嬛無盡的愛憐。

從行宮回來之后,皇上給嬛嬛準備了椒房之喜。當時的后宮除了皇后,也只有華妃才擁有過如此寵愛。

她們二人一個是中宮之主,一個有年羹堯這樣的兄長,皇上對她們的好都是有政治考慮的。

唯獨嬛嬛只是一個進宮不久的小貴人,皇上對她是真情心意的偏愛。

大紅的被子之下鋪滿各種果子,是皇上按照民間嫁娶準備的撒賬習俗, 甄嬛感動得眼含熱淚:「皇上竟這樣把我的話放在心上。」

可這還只是一部分,皇上還讓人給甄嬛送了生餃子。

餃子有「交子」之意,因此結婚時新娘子往往要吃生餃子討個好彩頭。

當嬛嬛吃著皇上賞的餃子,口中說著「生的」時候,應該是無比滿足的,那時他們如同普通夫妻一般,期待子嗣綿延。

皇上在形式上滿足了嬛嬛所期待的民間嫁娶習俗,他雖然不能把甄嬛從大清門抬進宮, 但是他愿意走下神壇,與這個小女子做一回尋常夫妻。

甄嬛雖為皇上的嬪妃,可說到底只是妾,在婚姻關系中仍然下等卑微。

可皇上給了她正妻才有的待遇,就連皇后也因為是繼福晉扶正,沒有享受過洞房合巹之禮。

安陵容想不到,后宮其他人也不會想到,當她們正在為皇帝恩寵而努力的時候, 甄嬛得到的卻是皇上白頭偕老的承諾。

「獲封鸝妃」的悲哀

與甄嬛的天生偏愛不一樣,安陵容的晉升之路步步為營,小心謹慎。

從安答應到鸝妃看似完成了逆襲,卻終究是一場笑話,「鸝妃」兩個字就像狠狠打在安陵容臉上的巴掌,提醒她自己還是那個卑微的女子。

原生家庭的陰影籠罩了她的一生,不僅造就了她自卑的個性,做出很多不義之事。

更是為了救出因貪污下獄的父親安比槐,鋌而走險用迷情香魅惑皇上,讓不宜受孕的自己強行懷孕。

皇后以安陵容有孕為由,向皇上為其請封。內務府為了巴結重新獲寵的安陵容,選了三個極好的封號「肅,文,儷」。

「剛德克就曰肅,貌恭心敬曰肅」,肅與其性格不符不適用;「腹有詩書氣自華」,文字怕安陵容覺得自己沒文化也不行。

最后獨獨剩了一個「儷」字,皇上斷斷不肯用這個字封安陵容,「儷」有伉儷情深之意,是形容夫妻的感情深厚。

在皇上眼中安陵容不過是一個侍妾,不能也不配用這個字。

最后甄嬛向皇帝建議取了「鸝」字,表示安陵容能歌善舞,性情像黃鸝鳥一樣柔順。蘇培盛在一旁助攻,表示黃鸝多子,正適合懷孕的安陵容。

實際上這是一個充滿侮辱意味的封號,雖是甄嬛的有意引導,但皇上也蓄意縱容了這一結果。

后來安陵容與皇上撕破臉時,自己就曾指出:「臣妾不喜歡這個封號,臣妾只不過是您豢養的一只鳥兒。

與甄嬛的「吃生餃子」相比,安陵容只是皇上的逗樂的玩意兒。近十載的后妃生涯,不過是夢一場,費盡心機取悅君心,終究只是一場凄涼的落幕。

漸行漸遠的姐妹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吃人的紫禁城把她內心因原生家庭而受到的傷害無限撕裂和放大。

她變得扭曲、極端、瘋狂,開始無差別的憎恨,壞事做盡。她與甄嬛的感情也隨著彼此境遇的變化而發生改變,一步步走向對立面。

當甄嬛沉浸在「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的粉紅泡泡中時,安陵容正陷入羨慕嫉妒悔恨之中。

在甄嬛之前,安陵容有過一次侍寢的機會,只不過被她自己搞砸了。

她們這批秀女入宮不久,皇后就勸解皇上要雨露均沾,于是皇上翻了安陵容的綠頭牌。

可惜她太緊張了,抖得不行,惹得皇上失了興趣,被原封不動的抬回去了,一度淪為宮中笑柄。

在困境之中尚能彼此扶持的姐妹一人成了寵妃,一人跌入塵埃,這種落差帶來的嫉妒種在了安陵容心中。

安陵容自卑、敏感、缺乏安全感,甄嬛天真聰慧、陽光自信,她們本就不是一類人,機緣巧合到了一個圈子里,卻終究無法相融。

哪怕親姐妹共侍一夫也難保不生矛盾,更何況是塑料姐妹花。

安陵容雖在甄嬛的幫助下贏得皇上的喜愛,卻也因甄嬛招惹了華妃的戲謔和侮辱。

委屈悲憤之下采用了最愚蠢的做法——扎小人詛咒華妃, 好巧不巧被皇后發現,于是安陵容倒向皇后,成為皇后的一顆棋子。

一瓶家傳的舒痕膠,害死了甄嬛腹中的胎兒。

雖然暫時把禍水東引到了華妃頭上,但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 舒痕膠的秘密終究還是被甄嬛知道了,徹底斷了二人的姐們情分。

自此安陵容成了皇后對付甄嬛的急先鋒,她一面苦練冰嬉舞與甄嬛爭寵,一面幫助皇后誣陷甄嬛與溫太醫行茍且之事,還害死了沈眉莊,剪除甄嬛的羽翼。

自作孽不可活,安陵容的一生都是悲劇。看似有過寵冠六宮之時,卻都只是迷霧。

她從未得到過皇上一絲一毫的愛,臨死之時,皇上問她:「你陪朕多年,從未有過忤逆的時候,背后為何竟如此狠毒。」

安陵容反問:「您又何曾有一點喜歡過臣妾,您對待我,就像對待一只聽話的小貓小狗。」

皇上寵她是因為她的歌聲、她的舞蹈、她的溫順,卻從不是安陵容這個人。

無論怎樣怨恨命運的不公,但人與人的際遇就是不一樣。

甄嬛初次侍寢被賜湯泉宮浴,皇上陪著;日常相處,她可以如同尋常家庭般稱皇上為「四郎」;對于子嗣,皇上期盼她生個白白胖胖的阿哥;封號「熹」寓意光明燦爛。

相比之下,安陵容的初次侍寢因緊張而被退貨;費盡心思爭寵終于懷孕的時候,皇上一句「孩子一定會像你一樣乖巧地」表明他并不盼望安陵容生兒子;封號「鸝」是指逗樂的鳥。

她與甄嬛,在皇帝心中自始至終都不在一個較量級別上。

結束語

安陵容吞下苦杏仁的時候,回望那一年朝霞和煦,回想初入宮門的自己,那種被留牌子的欣喜還停留心間,卻已走向生命的盡頭。

一句「我這一生,原本就是不值得的」,概況了她風雨飄搖的生活,如孤草一般的出身,也如孤草一般地死在了巍峨冷峻的皇城里。

她的一生無寵無愛無子無女,從未享受過被珍惜憐愛的滋味。

至死,她心中的皇上形象應該還是「自古君王多薄情」吧,她想不到也不敢想曾經的好姐妹甄嬛得到過皇上那般傾心相待。

一碗「生餃子」,一句「定不負你」的承諾,一份后宮女人不敢奢望的樸素愛戀,四郎終究只給了她的嬛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