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妖司藤》原著:司藤最讓羨慕不是妖力和復活的能力,而是這個

wang 2022/10/22 檢舉 我要評論

一個人的讀得書多了,不但能力變強,思維清晰,連說話也會讓人賞心悅目。

《司藤》原著中,司藤修行的時間并不長,但妖力卻異常強悍。

丘山給顏福瑞留下的手扎有這樣一個記載 司藤,1910年精變于西南,原身白藤,俗喚鬼索,有毒、善絞、性狠辣,同類相殺。亦名妖殺,風頭一時無兩,逢敵從無敗績。風頭一時無兩,逢敵從無敗績。

丘山給司藤的定位是狠毒,殘忍,功力強悍,可事實上,司藤呈現給人的印象卻是: 超強的學習能力、敏銳的思維邏輯,以及腹有詩書氣自華的優雅氣質

0.1

超強的學習能力

司藤死了七十多年,因秦放的血才復活,七十多年,世界早已千變萬化。回到賓館后,她跟秦放提到要做五件事,第一件事就是:怎麼了解這個世界。

秦放隨手把電視遙控器給她,讓她看電視,而他自己想著趕緊離開這里。結果,他自然不能得償所愿。因受司藤一口妖氣承著,如果離開司藤超過方圓30公里,他變得如同一個骷髏一樣,然后感到脖子上如同被人勒緊,一口氣怎麼也上不上來。

那時他只能跳車逃跑,因害怕別人看到他的樣子,徒步走了兩天,才疲憊不堪地回到了賓館。

這時的司藤已經學了很多現代人的樣子。

1.司藤本可以不用吃人類的食物,但她為了掩人耳目,一天三頓都去買方便面和餅干。

她會假裝會渴,細致模仿,惟妙惟肖,久而久之,別人就只當她是身邊的甲乙丙丁,沒人會盯著她說:「看,這是個不用吃飯的妖怪。」

2.秦放讓她看電視學習這個時代的東西,她看了兩天得出結論: 不是所有的電視節目都值得看,不過,還是很有用。

還現學現用,她在電視上看見人抹脖子的動作。在旅館偶遇到趙江龍與周萬東挾持安曼,趙江龍眼神輕挑地看了司藤, 司藤看著他微笑,與此同時,緩緩伸出手,在脖子那里平抹了一下。

司藤從復活那一刻開始,就一直在觀察現在人的習慣行為,并且學習模仿,一分一秒都沒浪費,她過目不忘,學習能力強,很快就融入這個時代。

0.2

超強的邏輯思維和說服能力

司藤不但學習能力強,思維也很敏捷,口才更是一流。

當秦放怒氣沖沖回到賓館,質問她是不是早就知道自己走遠就會變成那樣?知道為什麼不告訴他?司藤卻曼條斯理回道: 「 有什麼能比親歷親為來的更印象深刻嗎?

秦放想到那兩天過得如喪家之犬的日子,司藤輕描淡寫的樣子,氣憤地說了一堆狠話。司藤用兩點就讓秦放心甘情愿地跟著她,給她花錢,為她服務。

1.秦放靠著司藤的一口氣活著,是秦放離不開她,不是她離不開秦放。

2.她現在是半妖,等她真正做回妖后,秦放也能恢復自由身。但如果想好好跟著她,必須聽她吩咐,她脾氣不好,希望人對她客氣尊敬。

秦放聽完后冷靜下來,想到也是,原著中這樣寫到: 他離不開司藤這件事,并不是司藤人為操控,而是死而復生后的既定事實,當時當地,他的血和司藤的妖氣交互促成了雙方的各自復活,但是時過境遷,現時、現下,他對司藤的確毫無價值。

3.司藤看秦放為安曼的事情失魂落魄,仔細地問了他那天的經過。得出結論:安曼有問題,肯定與那個男人認識,秦放被安曼下了藥。

4.單志剛與秦放開公司,但不管公司,整天幫秦放查安曼,查到棘手問題,秦放讓他別查,可單志高不顧自己還是要查。司藤斷言單志高也有問題。

5.請眾懸門中人吃飯,然后與秦放回到房間,通過監控了解他們一舉一動,在化妝期間,她發現了梳妝台有監視器對秦放道: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6.通過瓦房失蹤,秦放說沈銀燈像他前女友,以及沈銀燈對懸門中人說被司藤下了難產的詛咒,她判斷出沈銀燈就是是赤傘,而且想殺自己。

司藤能活下來,除了妖力強悍,不亂殺無辜外,更主要是因為她超強的學習能力以及整密的邏輯思維,這才讓她立于不敗之地。

0.3

腹有詩書氣自華

司藤記憶很好,詩詞歌賦,信手拈來。

看到風鈴她道:「 渾身似口掛虛空,不論東西南北風,一律為他說般若,叮咚叮咚叮叮咚。」

白金給她打電話時,她問他是不是 「 九道街烏衣巷的金陵白家?」

得到白金的肯定回答,她聊起了人家的祖父,當年的白先生喜歡穿白色中衫裝,原著中,司藤這樣介紹道: 「當年道門中稱他玉面書生,據說手里搖一柄檀木扇骨的扇子,正面小楷寫了兩句詩,云‘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扇子的反面以詩作畫,三兩墨筆勾出百姓人家,有人說,扇子初制成時,上頭的畫面原是只有人家的,白先生收一只妖,扇面上就多一只燕子。」

已過了八十多年,她依然記憶猶新。

司藤說話的方式也很優雅,不急不躁,慢條斯理,面對被藤殺控制憤怒的道門中人,她溫和地勸他們不要動怒,要心平氣和,多聽歌曲,多看看書寫寫字,這樣藤殺才不會發作。

顏福瑞為了替瓦房報仇,親手殺了重傷得沈銀燈(赤傘),可沈銀燈一直以人的樣子和他說話,連死的時候也像人,顏福瑞心里始終過不了那個坎。

顏福瑞把煩惱跟司藤說了,司藤只問了他三句話: 「沈銀燈是不是殺了瓦房?」「殺人該不該償命?」「那殺了該殺的人,有什麼好想不開的?」

就這三句話,顏福瑞豁然開朗,再也沒因為這件事傷神。他直言司藤是個明白人,還安利秦放想不開時跟司藤聊聊,能解憂愁。

0.4

寫在最后

最近被大甜甜的司藤給圈粉了,沒事的時候,司藤不是在看書,就是在沏優雅地沏茶,配上一張絕美的容顏,出口成章的話語。這那是妖,這根本就是仙女,一個有文化有修養的仙女。

妖通過學習,不但好好地活在世上,越來越像人,那麼人若學習起來,豈不是事半功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