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沈眉莊為何引誘溫實初同房,卻拒絕委身于皇帝?

古月 2022/08/13 檢舉 我要評論

甄嬛聽說沈眉莊平安產女,懸著的心一下子就放了下來。槿汐將一盞茶送到甄嬛嘴邊:「娘娘放心吧,先喝口茶壓壓驚!」甄嬛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還未來得及咽下,沈眉莊的侍女就帶著哭腔跪到了甄嬛面前。

「娘娘,您快去看看我們小主吧,她流了好多血,太醫說她快不行了!」

甄嬛一聽,旋即三步并作一步地進了產房。此時的產房,早已亂作了一團。幾個產婆手忙腳亂地扔掉好多塊染血的白色手帕后,嘴里還不時念叨著,「哎呀,這不行呀!不行呀!」

沈眉莊因為「甄嬛與溫實初的事」受到驚嚇而難產,甄嬛以為溫實初會像救她一樣,將沈眉莊也從「鬼門關」里拉上來。奈何人各有命,溫實初拼盡全力也只能保下沈眉莊的孩子,無法保她平安。

「去拿最好的止血藥來,救不活眉姐姐,我讓你們好看!」甄嬛又恨又不舍,她的眉姐姐還這麼年輕,好不容易再次得到了皇帝的寵愛,并為皇帝生下了孩子,怎麼能就這樣死了呢?

「嬛兒,你別哭!讓他們都下去吧,我想和你說說話。」相比甄嬛的驚慌,沈眉莊倒是一臉從容。因為她知道自己大限已至,不必強求。只是人之將死,還有一些執念放不下。

這份執念,早在沈眉莊搬進碎玉軒那一刻起,就生根發芽了。

因為皇帝對華妃的偏愛,導致沈眉莊失去了腹中的第一個孩子后,她便對皇帝徹底失望了。甄嬛去甘露寺的這段日子里,沈眉莊一邊去太后身邊侍奉,一邊聽溫實初分享甄嬛在甘露寺的現狀。

久而久之,沈眉莊便愛上了溫潤如玉、專情篤定的溫實初。

可溫實初從小愛慕甄嬛,對沈眉莊又只有尊重、沒有情意,所以溫實初壓根就不可能回應沈眉莊的一廂情愿。但世事無絕對,聽完沈眉莊的臨終遺言后,溫實初終于勇敢表明了自己的心意。

其實,溫實初早就愛上了沈眉莊。

人就是這樣,總是要到失去后才能學會成長。看到這時,很多人都為沈眉莊與溫實初感到遺憾。 可溫實初如果真的能早一點明白自己對沈眉莊的感情,結局就真的會不一樣了嗎?

不會!

因為嬪妃與太醫身份有別,他們的愛情注定是不被祝福的。

1.

《甄嬛傳》第一集中,溫實初聽說甄嬛要去參加「秀女選拔」,就急赤白臉地跑去和甄嬛告白了。甄嬛自是不愿意進宮去做皇帝的嬪妃,在月老廟許下「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的甄嬛,渴望擁有的,是一個完完整整屬于她的男人。

如今溫實初愿意救她出「火海」,甄嬛本該欣然接受,可她卻拒絕了。因為甄嬛從小到大,都只把溫實初當哥哥,并未對他有半分的男女之心。既然不喜歡,就沒必要釣著,甄嬛就是要和溫實初說明白,無論此番進宮能否被皇帝選上,都不可能與他在一起。

溫實初黯然,可即便如此,他仍然放不下甄嬛。所以甄嬛進宮后,溫實初依然選擇默默地守護她。 愛一個人一旦成為了一種習慣,你就分不清愛與不愛了。因為出于習慣地對她好、和因為愛而對她好,做的事都是一樣的。

溫實初就是這樣。

因為醫術精湛,與甄嬛又是舊相識,所以在魚龍混雜、處處充滿算計的后宮中,溫實初很快就成為了甄嬛的心腹。在甄嬛的引薦下,溫實初自然也成為了沈眉莊的心腹。

沈眉莊的家世雖然比甄家高上許多,但沈眉莊待甄嬛卻絲毫沒有架子。她從小與甄嬛情同姐妹,自然對溫實初愛慕甄嬛的事也略有耳聞。

原本,沈眉莊對溫實初也不作他想的。因為她的身上背負著家族的榮耀,能討得皇帝開心,讓沈家得到庇佑,才是沈眉莊進宮的主要目的。

奈何皇帝沒有真心,又生性多疑。寧愿聽信宮女的陷害之詞,也不愿相信「枕邊人」的肺腑之言。

沈眉莊心灰意冷,被禁足的日子里,她一次又一次地回憶著被茯苓陷害時,皇帝不問青紅皂白降罪的場景,覺得既羞恥又寒心。那一刻,沈眉莊才知道,原來皇帝根本就不信自己,他對自己也根本沒有半分的情意。

后來,沈眉莊被人陷害喪子的事真相大白。沈眉莊本以為皇帝會看在子嗣的份上,重重地懲罰華妃,可皇帝并沒有。

那一刻,沈眉莊終于明白,皇帝不愛她,自然也不會在乎她的孩子。萬念俱灰之下,沈眉莊以為自己不會再愛上別人了,可這個時候,溫實初卻出現了。

2.

沈眉莊認識溫實初,是源于甄嬛的引薦;沈眉莊愛上溫實初,亦是源于甄嬛的牽線。

甄嬛聽說沈眉莊在禁足期間染上時疫后,急得夜不能寐。她帶著槿汐去求皇帝看一看臥床不起的沈眉莊,卻被拒之門外。無奈之下,甄嬛只能去太醫院求助溫實初。

溫實初從未拒絕過甄嬛,只要是她的托付,哪怕是刀山火海,溫實初也毫無畏懼。于是,溫實初像「英雄」一般,降落在了沈眉莊的寢殿,事無巨細地照料著沈眉莊的身子。

在溫實初的醫治下,沈眉莊的身子漸漸有了好轉,隨之轉暖的,還有沈眉莊那顆灰心絕望的心。 因為在溫實初的身上,沈眉莊看到了男人的專情與貼心,她發現這世間的男子,并非都如皇帝一般薄情寡義。

曾經的沈眉莊堅信,「為一個男人傷心絕望不值得,男人的愛只是曇花一現。」可愛上溫實初后,沈眉莊才發現,為一個男人癡心,其實也挺好的。

于是,為了能多見溫實初一眼,沈眉莊三不五時地去陪太后說話。索性沈眉莊家世顯赫、溫婉端莊,很討太后喜歡,才沒令太后起疑。

為了能得到溫實初的細心照料,沈眉莊故意倒掉治愈手傷的湯藥。索性沈眉莊不是寵妃,在皇帝心里存在度又極低,才沒有人發現其中端倪。

甄嬛離宮去甘露寺后,沈眉莊為了和溫實初多說說話,常常讓他將甄嬛在甘露寺的情況,說給自己聽。

溫實初與沈眉莊在宮中守望相助,接觸久了,心里便也對她生了一絲憐惜。見沈眉莊「擺爛」似的搬到位置偏遠的碎玉軒,溫實初忍不住關心:娘娘為何要搬到碎玉軒來住?這里位置僻靜,皇帝很少來。在宮中,失去皇帝寵愛的妃子,步履維艱,何苦要難為自己呢?

沈眉莊見溫實初關心自己,心中歡喜,忍不住地回應道,皇帝一日放不下對甄嬛的執念,就一日不會來碎玉軒。你知我是為何?說罷,沈眉莊雙頰緋紅,呼吸急促,似有一團火燒得她每一個細胞都熱情躁動。

溫實初聽罷,一時間竟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只得錯開沈眉莊滿眼愛意的雙眸,裝作渾然不知。

他愛甄嬛,沈眉莊是知道的。但他愛沈眉莊嗎?沈眉莊不知,也不敢問。但沈眉莊畢竟是個驕傲的人,她甘愿愛得卑微,卻也渴望得到回應。

終于,太后的「合歡酒」,給了沈眉莊探明溫實初心意的機會。

3.

甄嬛回宮后,重新獲得了皇帝的恩寵。太后心疼沈眉莊,便賜了她一壺「合歡酒」,意在讓沈眉莊為皇帝開枝散葉。

可是,沈眉莊早就對皇帝死心了,她又怎麼可能回心轉意呢?索性這個時候,溫實初來為她請「平安脈」了。沈眉莊早已對溫實初愛得濃烈,意亂情迷之下,她哄溫實初喝下了「合歡酒」,并與他「顛鸞倒鳳」了一番。

事后,溫實初一直躲著沈眉莊,從始至終不曾有一句交代。沈眉莊自知妃嬪與太醫身份有別,不敢有過多奢望。但那晚過后,說溫實初一點不愛自己,沈眉莊卻也不相信。正當她猶豫著該如何問明溫實初的心意時,沈眉莊發現自己懷孕了。

由于沈眉莊侍奉皇帝多年,也沒有懷上過孩子。所以,這次是不是懷孕,沈眉莊自己也說不好。于是,她找溫實初過來請「平安脈」,并順便探一探溫實初的心意。

那日,溫實初應聲來給沈眉莊請「平安脈」,可他卻站得遠遠地,不敢靠近。沈眉莊心寒,大概也明白了溫實初的態度,「站那麼遠干什麼?怕我吃了你嗎?瞧你的樣子,倒像是和我成了冤家似的。」

溫實初慢慢走向沈眉莊,輕輕為她一搭脈,驟時嚇得一身冷汗。沈眉莊見溫實初的臉上只有惶恐沒有愉悅后,不覺心中一嘆,

「這是我的孩子,我要用我的性命,保他平平安安地生下來。實初,你要幫幫我,千萬不要讓他成為一個噩夢。」

沈眉莊明白,想保下她和溫實初的孩子,是一件非常冒險的事。稍有不慎,將會禍及家族。但那又怎麼樣?她愛溫實初,就一定要為溫實初生下他們的孩子。因為沈眉莊就是這般叛逆而瘋狂,就是寧可在枝頭抱香死,也不愿吹落在北風中。

對沈眉莊而言,這個孩子,是她與溫實初美好愛情的結晶。無論溫實初心中有沒有自己,這個孩子,總算是對自己的癡戀有所交代。沈眉莊想,從今往后,只要是溫實初和孩子都能平安,自己也了無遺憾了。

然而,沈眉莊的夢終究還是破碎了。

當她聽到溫實初生命垂危時,沈眉莊整個人便再也撐不住了。驚嚇之余,沈眉莊動了胎氣。剛生下女兒,就奄奄一息了。臨終前,驕傲的沈眉莊仍然對溫實初愛不愛自己心懷執念。

她問溫實初,「你對我,到底有沒有過一點真心?有沒有過一點點?」見溫實初為難地低頭不語,沈眉莊哭著說:「我情愿你不說,也不愿你看我快死了,而騙我!」

溫實初緩緩抬頭,深情而又心疼地看著沈眉莊,「那日的酒并不足以讓我動情,所以我對你好,不僅僅是因為嬛兒。」

沈眉莊一聽,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是嗎?聽到你這麼說,我好高興。這輩子遇見你,我不后悔。實初,你最后抱一抱我,好嗎?」

臨終前,躺在溫實初懷里的沈眉莊幸福而安詳,因為她終于等到了溫實初的真心,所以此生,她不再有遺憾,即便從前的她愛得卑微,也甘之如飴。

4.

在《甄嬛傳》中,很多人看到沈眉莊與溫實初的別離后,都為他們的愛情而感到遺憾。 但也有人會說,沈眉莊明明就不是「戀愛腦」,也因皇帝的傷害而對男人死心,為何還會卑微地深愛溫實初,甚至為了他,冒風險生下溫實初的孩子呢?

起初,我也有過這樣的疑問。但聽到沈眉莊對溫實初的這番話后,我便懂了。

當溫實初得知甄嬛在凌云峰,與果郡王雙宿雙飛后,終日郁郁寡歡。沈眉莊看著心痛,便喝道:「你一個大男人,怎麼變得這樣啰嗦,你若喜歡她,她喜不喜歡你又何妨?你只需要執著你的本心就好;你若不喜歡她了,坦然放下就是了,又何必把自己弄得這麼憔悴難堪,白白的惹人笑話!」

沈眉莊的這番話,看似是「恨鐵不成鋼」地在勸溫實初,實則卻是在說給自己聽。在沈眉莊溫婉端莊的身體里,實則藏著叛逆與堅定。也正是這份篤定,讓沈眉莊既渴望專一而濃烈的愛,也令她對專情的男人情有獨鐘。

既然愛上了,那就是愛上了。即便前方有刀山火海,縱然對方心里另有佳人,那有何妨?幸好,溫實初并非是捂不熱的,沈眉莊這一次沒有看錯人。

臨終前,沈眉莊的臉上始終是充滿笑意的。我想,對敢愛敢恨的沈眉莊而言,在這婆娑世界,能求仁得仁,亦是足夠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