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難怪宜修皇后一生無子,你看剪秋是誰,高手都是最低調的

古月 2022/07/06 檢舉 我要評論

看過《甄嬛傳》的朋友們都知道,永壽宮那位皇后,表面是極其溫和大方,實則是一把殺人不見血的刀,讓人避之唯恐不及。在故事的早期,甄嬛入宮成為菀嬪,先后見了刻薄尖酸的余鶯兒,再是狠辣刁蠻的華妃, 當時的甄嬛為了安陵容加入了宜修的戰隊。

沒過多久,甄嬛就發現了宜修的陰險狡詐,于是她選擇了及時止損,離開了宜修。再到后來,華妃倒臺,宜修成為了甄嬛的頭號對手。宛宛類卿事件后,甄嬛從甘露寺鎩羽歸來,同宜修斗智斗勇,節奏緊湊,精彩絕倫。縱觀整個故事篇幅,我們才會發現,華妃只是大餐之前的甜點,真正的高手其實是那位正宮娘娘,烏拉那拉氏宜修。

毫無疑問,宜修在可以說是《甄嬛傳》中極具濃墨重彩的一筆,前后反轉巨大,讓人猝不及防。也基于此,這個角色的戲劇沖突性也是他人不可比擬。在后宮中,宜修就是那個披著羊皮的狼,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對于這個人物,編劇和作者注入了不少心血,從某些方面來說,想要知道宜修是怎麼樣的人,只需要看到剪秋就能明白一二。《甄嬛傳》中的剪秋是永壽宮的姑姑,是宜修貼身婢女,陪嫁丫鬟。剪秋的出場頻率并不高,但她每一次的露面,都非比尋常。

在我們記憶中,永壽宮這位剪秋姑姑總是頂著一頭縫紉機,站在宜修的背后,不聲不響,格外安靜。作為中宮的姑姑,剪秋確實有不小的權利,要說整個后宮,也就是雍正身邊的蘇培盛能夠較量。剪秋第一次出場時,雍正剛上位,宜修策劃著給后宮納新人,后宮的老人們坐在一起嘰嘰喳喳,像極了開業大會。

那個時候的華妃還盛寵不斷,她端著步搖到了永壽宮,前前后后諷刺了三四個妃嬪后才撇了撇上面的皇后坐了下來,而后宜修端著溫婉賢淑的微笑,以「先帝多子」刺痛了華妃,華妃氣得扭頭就走。剪秋在這個時候說了第一句臺詞,夸自己的娘娘英明,不愧是正宮娘娘,當下宜修的臉色就陰轉晴。

后宮的陪嫁丫鬟多少都護著自己的主子,正如華妃身邊的頌芝,甄嬛身邊的流朱。但頌芝愚忠,流朱稚嫩,總歸是比不上剪秋。剪秋是皇后的得力助手,很多時候,她不僅知道皇后的詭計背后的真正意圖,更知道宜修做出這些布局的原因。

對于宜修來說,剪秋不只是一個普通的丫鬟。在烏拉那拉氏,宜修曾有四個貼身婢女,繪春,繡夏,剪秋,染冬,唯剪秋最為忠心耿耿,能力突出。這其中就有幾個方面的原因。首先,剪秋陪著宜修長大,她的存在意義重大。我們總說,想要了解一個人,就必須了解這個人的過去,以及他曾經走過的路。

剪秋便是如此,在那個烏拉那拉氏,宜修這個不討喜的庶女受盡了委屈,哪怕她是一個小姐,但烏拉那拉氏私心偏頗,這對于宜修來說是日日滋養的毒藥。別人不知道宜修有多苦,難道剪秋還不知道嗎?剪秋其實是宜修成長的見證者。

當年宜修作為烏拉那拉氏的工具,被迫嫁給了雍正成為側福晉。那個時候的宜修還很單純,她樣樣比不過純元,處處受盡了打壓,但是她卻只能選擇沉默。宜修明白,自己的身份早已注定,無法翻盤。可命運使然,宜修遇到了雍正,那個四阿哥站在雍親王府門外,親手給她戴上了一對玉鐲,他承諾宜修,等往后生下了兒子,自己就會許宜修一個福晉之位。

宜修信了,她終于擺脫了庶出的身份,那個時候的剪秋看著自己的主子如同少女般璀璨,她明白,主子終于熬到頭了,好日子也終于來了。宜修等啊等,她沒有等到所謂的正位,而是等來了自己的嫡姐純元。福晉之位破碎,宜修生下了自己的孩子,卻終生要被困于這四方之地。剪秋看著宜修眼里的光落盡了,但是她知道,小阿哥還在,宜修就還有希望。宜修還有兒子,還有自己,日子總歸能一天一天熬下去,等小阿哥長大了,娘娘就有了依靠。而故事的后續,更是冷了人心,宜修的孩子死在了一個雨夜,那一晚,雍正與純元敲鑼打鼓,紅燭漫漫。而宜修呢,她抱著孩子的尸體,跪在神佛之前,一聲一聲苦苦哀求老天能夠放過這個孩子,她的孩子是唯一的希望。

從那一天開始,宜修變了,那個烏拉那拉氏的小庶女,終于拿起了利刃,同命運對抗。剪秋無疑是開心的,她替娘娘開心,更替自己開心。來到宜修身邊的第一天,剪秋就明白自己和主子的命運綁成了一處,不管發生了什麼,自己都要護娘娘周全。剪秋見過宜修單純可憐的模樣,所以她更敬佩宜修與命運反抗的勇氣。剪秋對宜修的感情總是不同于尋常的宮女,她對宜修有敬佩,有愛惜。如果說這個世界上有一個人能夠真正懂宜修,那個人便是剪秋。

而在《甄嬛傳》中,也是如此。宜修哪怕表面上端著多少風光,背地里的辛酸,也只有剪秋才明白。剪秋提宜修干了不少壞事,為虎作孽,但站在剪秋的角度,她的娘娘是神明,而自己更是一名虔誠的信徒。因此在《甄嬛傳》中,華妃為年家推出了頌芝,同為貼身婢女的頌芝一躍成為了答應。那個時候剪秋聽到了這番話之后有片刻恍惚,甚至在為宜修梳頭時分了心。許多讀者都認為,剪秋是想上位,她也想要成為雍正的妃子,其實不以為然。剪秋對宜修是有絕對的信仰,她不可能要超越宜修的位置,基于此,她不可能會為了自己而背叛宜修。

但這個時候,剪秋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異常之態,歸根結底是在于頌芝突破了剪秋的認知。華妃愿意為了年家,將頌芝推出去邀寵,那麼自己的命運終將如何,這也是第一次,剪秋看不清未來。在剪秋的世界觀里,宜修是唯一的標桿,她到死也是要伺候這個娘娘,永不分離。

但頌芝又何嘗不是如此,可她也照樣爬上了龍床,成為了雍正的枕邊人,成為了和華妃平起平坐的人。這對于頌芝來說是完全不能接受的現實,于是她便困頓了。但頌芝困頓的時間并不長,片刻之后,她便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為自己的娘娘思前慮后。

想來在整個故事中,也只有剪秋能夠在自己的認知之外,全力幫助自己的主子。剪秋提出讓皇后收養四阿哥的時候,她是想為宜修多留一條路,但那個時候的宜修目光短淺,根本不知道圓明園那位被忽視的阿哥,最終會如何風光。剪秋勸了,宜修不聽,她也仍沒有自作主張。直到宜修害死純元這件事被曝光,雍正將宜修關進了永壽宮,終身不得相見。宜修的夢碎了,她成為了籠中之鳥,這個時候的剪秋才徹底破罐子破摔,冒著生命危險,實名制給六阿哥下毒。

其實這完全不符合剪秋的作風,她既然跟了宜修這麼多年,就應該知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這個道理。但剪秋還是沖動了,原因很簡單,宜修的夢碎了,剪秋的信仰碎了,她是奔著死而去的。剪秋甚至都不對自己的籌劃抱有期待,她恨甄嬛,更恨皇帝,這些人都是罪魁禍首,他們害死了宜修,更害死了自己。實名制下毒讓雍正大怒,他當場就抓住了剪秋,勢必要將這個歹毒的女人處死。這個時候的剪秋沒有哭喊著求饒,而是對雍正對抗:娘娘是你的妻子啊,你怎麼能不信她呢?

是啊,宜修做了多少壞事,那都是板上釘釘,罪無可恕。可宜修背后的那些辛酸和委屈,又有誰來替她伸冤呢,只有剪秋了。主仆一場,終究是兩兩消散,宜修的悲劇在剪秋的眼中落下了帷幕,剪秋從一個旁觀者,成為了劇中人,這才是這個角色真正的悲凄所在。

也正如剪秋所言,雪崩了,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宜修是如此,她亦是如此。那些宜修說不出的恨與怨,剪秋全說盡,然后他們便可在地府相遇,也不枉他們今生相依相伴一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