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大娘子至死不知,她才是幫助林噙霜在盛家站穩腳跟的人

小九 2022/12/15 檢舉 我要評論

林噙霜原本是一個來盛家打秋風的人,她受老太太撫養卻趁機勾引家中主君成為妾室。

她一個妾室不僅掌管管家權,還得主君相送的商鋪與田產傍身。她過著比正房大娘子都瀟灑體面的生活。

她在盛家所享受的一切,除了盛紘的寵愛,還有就是大娘子王若弗的相助!

01大娘子恨她,為何還會幫助她?

明蘭曾經評價王若弗:她想要拍一個喜劇,觀眾則會哭的淚眼汪汪。

言外之意,她的行為與她所想要的效果恰恰相反。林噙霜正式有了她的幫助,才能在盛家快速的站穩腳跟。

林噙霜是什麼時候出現在盛紘身邊的?

盛紘與大娘子之間的倦怠期時,林噙霜出現了,彼時大娘子與盛紘再沒了新婚的旖旎風光。

盛紘不需要平步青云,而是穩扎穩打階段,王家的助力顯然已是余力不足。

此時的盛紘想要一個紅袖添香的女子,而不是他面對大娘子感慨月有陰晴圓缺時,大娘子來了一句:今晚哪有月亮。

大娘子沒有意識到盛紘的變化,還在極力的里外一把抓,就像她身邊的媽媽勸解她:

「您內事要管,外事也想管,老爺的銀子人事您統統都要做主,行事言語說一不二,開口閉口就是王家如何老太爺和舅老爺如何的,這叫老爺心里如何舒坦?

男人誰不喜歡女人做小伏低,誰不想要個溫柔可心的婆姨,老爺又不是個沒用的窩囊的,太太您一次兩次給老爺臉子看,時不時的下老爺面子,老爺如何與您貼心,如何不起外心?」

這邊大娘子還沒有明白過來,林噙霜已悄悄的與盛紘在一起了。

盛紘眼中的林噙霜長得漂亮,還會詩詞歌賦,他感慨月有陰晴圓缺,林噙霜便接一句:人有悲歡離合。言罷,兩人相視一笑。

等大娘子后知后覺發現兩人時,林噙霜已經懷了盛紘的孩子,大娘子狠狠的鬧騰了一番,盛紘不僅沒有愧疚,反而是更加珍惜林噙霜,非要讓林噙霜進門不可。

從此林噙霜成了盛紘最寵愛的妾室,原本大娘子不去理會林噙霜,過好自己的日子,估計林噙霜與盛紘膩歪幾年也就這樣了。

畢竟感情就像是冷水潑熱灶一時半會熄滅不了,但是時間一長,兩個人之間就會愛松情弛。

可是大娘子不甘心,反觀林噙霜也不僅僅是想要寵愛,她要站穩腳跟,除了依仗盛紘,還要借助大娘子的不甘心。

02林噙霜如何借勢的?

盛老太太曾對明蘭說: 「林噙霜無論內心又多張狂,從不在臉上顯露出來,更不會給大娘子留下任何話柄。」

因此她在盛紘面前努力扮演一個體貼溫柔且弱勢的女子,她要用她的溫柔來襯托大娘子的跋扈。

衛小娘胎大難產后,盛紘明白最根本的原因是他寵妾滅妻的結果。

盛紘下定決心要整肅門風,林噙霜首當其沖,他開始冷落林噙霜,反而時時去大娘子的屋里歇著。

林噙霜不甘心,她一哭二鬧三示弱裝暈要見盛紘,她故意讓大娘子的人看到她來找盛紘,畢竟少了大娘子這場戲唱不好。

林噙霜故意把自己做過的好事說一下,一來讓盛紘明白她的付出;二來挑起大娘子的怒火。

「衛家妹妹房里的人手腳不干凈,主君做主給打發了,我裁了自己的女使送去給她服侍,補品吃食,衣衫器皿一概都選最好的,這些都是從我私賬上出,這一筆一筆的,主君都是看著的。」

大娘子大怒:「橫豎她是一尸兩命,你找的好穩婆、好女使,活活斷送了她。」

林噙霜哭的梨花帶雨 「我是早早找好了穩婆,都說是最好的,我還封了五兩銀子做謝禮,就希望她在生產之時能夠快來,可她見孩子太大生不下來,沒膽識的跑了。」

「我讓女使去找好的穩婆,誰知卻是跑到城東才找到,我是一個沒有體面沒有決斷的人,但我沒有一絲異心呀!」

話說到這里,盛紘已經心軟了,他覺得林噙霜盡力了,其實這個時候大娘子看清形勢與其不斷的逼問,還不如沉默不語,畢竟她沒有林噙霜的口才,只能襯托林噙霜的「情誼」

偏偏大娘子還就著了林噙霜的道,她覺得必須趁機狠狠懲罰林噙霜才能解氣,殊不知她的憤怒以及不斷強勢的發問,反倒讓盛紘更加心疼「柔弱無辜」的林噙霜。

大娘子冷哼:「你去別處請了,那怎麼六丫頭也跑出去請了?」

林噙霜內心竊喜,面上讓然一副憂愁的樣子:

「主君,你和主母都離家了,府里的下人們都不服我,我進門不過十幾年那些婆子可是府中幾十年的老人了。」

話已至此,盛紘的心已經完全軟下來了,畢竟盛紘曾經深受府中老人的欺負。否則他也不會讓林噙霜自己養著兩個孩子,就是防備府中那些老人做怪。

林噙霜只是勾起盛紘不愉快的回憶,就已經勝利了百分之八十,但要想與盛紘回到從前活著是更勝從前,還差大娘子的一把火。

果然大娘子的火被拱到了一個頂端,林噙霜不給大娘子發火的機會,她要繼續拱火才能更加牢牢的抓住盛紘。于是她再一次使出看家本領:

「我有錯,我不該平日管家心慈手軟,到緊要關頭就指使不動人了,我該親自去請郎中,可是我絕不是有心害衛家妹妹。」

王若弗想起被林噙霜壓制的日子,忍無可忍,:「你這潑婦,巧言善辯。」

「大娘子說我巧言善辯,可我從來都是豁出一顆心,不想后事的呀,若非如此我也不會擺著外面的正室娘子不做,來給主君做小,我被人恥笑,被人唾棄被人瞧不起,這些我都認了。」

「我對你是一片癡心,情深不能自抑呀。」

林噙霜的告白讓盛紘心痛不已,他覺得他沒有護住林噙霜,也覺得自己辜負了林噙霜的真情。憤怒之中的大娘子正不知如何反駁呢。

林噙霜已經偷換了概念: 「姐姐我知道你是厭棄了我,你當我是只小貓小狗,給我一個地方縮著,只要是我能時時見到主君,我就是背千人罵萬人唾,我也無怨無悔。」

「我給姐姐磕頭了,姐姐打我罵我都行,念在我對紘郎是一片癡心,求姐姐寬厚待我。」

原本是質問林噙霜對衛小娘的所作所為,結果在林噙霜的口中成了---正室大娘子容不下她這個一心愛慕主君的妾室。

甚至在她跪著苦苦哀求的時候,正室大娘子依舊不放過她。

果然下一秒盛紘心疼了,看不下去了。自此之后林噙霜在盛紘的心中地位更高,她做的一切錯事都是因為愛慕他,都是大娘子容不下她導致的。

有了大娘子做對比林噙霜在盛紘心中的地位越發重要,而且還讓林噙霜趁機培養心腹,在盛家徹底站穩腳跟!

說到底,大娘子但凡像孔嬤嬤說的那樣,也不至于被林噙霜利用:

「丈夫寵她,她高興;丈夫冷落她,她也高興」說到底就是不在意對方對自己的態度,只有不在意了,才不會被有心人利用,才能用心把自己的生活過好。

「人這一輩子,要學會給自己找樂子,對酒當歌、人生幾何。有一天日子便要過好一天。」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