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首位變性人,隱瞞男兒身嫁大32歲富商,丈夫到最后也沒拆穿她

网瘾少女 2022/06/17 檢舉 我要評論

「我要做女人!」

這五個字,張克沙在心里吶喊了21年。

1983年1月10日,21歲的張克沙終于走向了手ㄕㄨ臺,成為一個真正的女人。

同時也成為中國首位變ㄒ一ㄥ人。

金星變ㄒ一ㄥ之后,她大方的把自己變ㄒ一ㄥ的事實公之于眾。

而張克沙卻選擇低調隱瞞,甚至連生活了18年的丈夫,她都只字未提。

可當丈夫離開之后,她才發現,原來丈夫早就知道她的秘密。

張克沙變ㄒ一ㄥ前后,究竟經歷怎樣人生?她為什麼要向老公隱瞞事實?她如今又怎樣了?

男孩想做女孩

張克沙1962年出生在大連高干家庭。

家里兄弟姐妹7個,張克沙排行老小。

孩子多,母親會讓小的孩子穿姐姐的衣服。

男孩子都抗拒穿女孩得衣服,唯獨張克沙樂此不疲。

張克沙從小就不喜歡跟男孩玩耍,反而經常扎在女孩堆里 ,跳繩、織毛衣、鉤花。

家里的保姆開玩笑說:「你原本是個女孩,后來才變成男孩的!」

孩子認為大人說的就是事實,從此,張克沙更加認為自己就是女孩子。

高中時,張克沙留起了長發,并和男孩保持距離,連上廁所都是蹲的姿勢。

行為舉止就是一個女孩的做派。

也許是雌ㄒ一ㄥ激素的作用。

高中后,他的ㄒ一ㄥ器官就沒再長過,連喉結都沒有,長相清秀酷似女孩。

為此很多同學排擠他,說他「 娘娘腔」、「BT」。老師還特意找到他說:

「你要去檢查一下,看看身體是不是有啥問題?」

就為這句話,張克沙感覺到巨大的壓力。

最后他出現了低血糖、失眠經常暈倒,為此不得不辦理休學。

初戀悄然而至

休學后的張克沙,陪父親去療養院治病,偶然認識了一個叫蕭強的男孩。

兩人一見如故,很快就熟稔起來。

也許是壓抑太久,張克沙把自己想做女孩的秘密告訴蕭強,沒想到蕭強不但不笑話他,還力挺他的想法。

并告訴他國外已經有了變ㄒ一ㄥ的先例,說以后要去當大夫,幫張克沙實現做女孩的夢想。

自從認識蕭強以后,張克沙灰暗的生活,一下子亮堂了起來。

可兩人的愛情還沒來得及展開,蕭強就在家人的安排,去當了一名新兵。

臨走時,他送給張克沙一只口紅說:「等我,我退伍回來就娶你!」

可萬萬沒想的是,張克沙沒等到婚禮,而是蕭強戰S沙場的消息。

蕭強走后,張克沙整個人仿佛失去了靈魂。

天真的他,立誓要為蕭強報仇,他剪掉了飄逸的秀發,毅然去參了軍 。

到軍中以后的張克沙,并沒有改變他的女孩的喜好。

他留著長發,跟女護士走得很親近。

羞于與Z友一起洗澡,他就等Z友洗完后,偷偷跑去澡堂。

為了變漂亮,他偷偷請小護士給他注射ㄒ一ㄥ激素。

可很快發現,不僅沒有變漂亮,反而喉結越來越大,還長了胡須。

聲音也粗里粗氣的。

驚慌失措之際,張克沙跑去問大夫:

「這是怎麼回事?不是說打了會變漂亮嗎?

一問才知道,原來領導看不下去了,暗自要大夫給他換了雄ㄒ一ㄥ激素。

張克沙崩潰了,他大喊:「我要做女人!我不要做男人!」

這次之后,張克沙便明目張膽地穿上了女裝,還留起了長發。

領導對他沒辦法,只能搬出他的父母,說:「要麼領回去,要麼接受雄ㄒ一ㄥ激素治療!」

父母趕忙帶張克沙去看心理大夫,結果大夫說:

「你要是逼著他做男人,只有兩個結果,要麼自S!要麼變瘋!」

父母當然不愿意冒這個險,1982年4月,他們把張克沙領回了家。

終于成為女人

張克沙不想啃老,回家后不久,就南下跑去了東莞玩具廠做「打工人」。

時尚的打扮,靚麗的外形,加上飄逸的秀發和長裙,他很快成了萬眾矚目的「廠花」。

并且引來了諸多男孩子的傾慕。

其中就包括他的老板,一個比他大32歲的港商肖老板。

面對老板的追求,張克沙是痛苦的。

雖然她不喜歡肖老板,但是她也意識到自己沒有資格去戀愛。。

萬般痛苦之下,張克沙無意間看到一篇論文。

這時 他才知道,自己患的是ㄒ一ㄥ別認知障礙。

也就是對自己ㄒ一ㄥ別不認同,有強烈改變ㄒ一ㄥ別的想法。

文章說改變病情的唯一途徑,就是做變ㄒ一ㄥ手S。

張克沙抱著試試的心態,給文章的作者阮大夫寫了一封信,信中把自己的經歷,一五一十全說了出來。

出人意料的是,阮大夫不僅回了信,還說愿意為他做變ㄒ一ㄥ手S。

張克沙喜極而泣,21年的痛苦與煎熬,終于看到了希望。

1983年1月10日,在家人強烈反對下,張克沙走上了變ㄒ一ㄥ手S臺。

12小時后,她涅槃重生,終于變成了一個真正的女人。

隨后,張克沙回家上了新戶口,換了ㄒ一ㄥ別,改名叫張克莎。

之后又進入一家國有商場當售貨員。

本以為柳暗花明。

可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強。

很快,張克莎變ㄒ一ㄥ的事情傳開了,她工作的地方變成「展覽館」,每天人們把她當怪物一樣談論。

連她進入廁所,也有女人大罵其「BT」.

甚至下班回家的路上,也有男人圍住她 ,問一些難堪的問題。

在大家眼里,她只不過是一個擁有女ㄒ一ㄥ身體的男人而已。

剛擺脫ㄒ一ㄥ別的痛苦,現在又要遭受無休止的語言B力,張克莎痛苦不堪。

就在此時,陳平出現了。

陳平對張克莎一見鐘情,出于憐香惜玉,他充當護花使者,每天護送張克莎回家。

久而久之,張克莎對陳平的感激之情,上升成對男人的依戀。

1983年早秋,他們相戀了。

可這段戀情遭到了陳平父母的反對。

在他們眼里,跟變ㄒ一ㄥ人談戀愛,實在是難以接受。

而且變ㄒ一ㄥ人不能生育,為了不讓兒子「沒了香火」。

他們跑到張克沙的單位大鬧,并以斷絕母子關系,威X陳平。

雖然陳平始終堅持這份感情,但是張克莎不想陳平為了自己,與父母決裂。

逃避現實,嫁富豪老公

1984年,張克莎給陳平寫了一封信,便獨自一人去了東莞,匆匆結束了這段戀情。

而此前喜歡張克莎的肖老板,依舊對她念念不忘。她主動聯系上肖老板。

想起自己的遭遇,她流下委屈的淚水,對肖老板說:

「我愿意嫁給你,但是你帶我去香港,好嗎?」

肖老板大喜過望說:「只要你爸媽答應,我沒問題,你想去哪都行!」

面對肖老板的真誠,張克莎依舊沒有勇氣,說出自己變ㄒ一ㄥ人的身份。她選擇隱瞞下去。

其實,這時張克莎是自私的。

她并不愛肖老板,只是想有個貴人幫她逃離出來,找個清靜的地方好好生活。

1984年9月,張克莎嫁給了肖老板,三年后,定居在香港。

婚后 ,肖老板把張克莎當寶貝一樣寵愛著。

可張克莎并不想當全職太太,她說:「我才25歲,我要去工作!」

她先做了一段時間模特,后來又從事保險行業,上升到經理的職位。

老公看她辛苦,說:

「寶貝,你這是何苦啊,我們家不差你掙的那幾個錢,我能養你啊!」

張克莎一邊感受著老公的寵愛,一邊享受著職場帶來的光環。

本以為此生,就會這樣幸福地生活下去,然而,一個老鄉的敲Z,毀了一切。

1990年,張克莎遇見了一個長沙老鄉,起初她以家中遇到困難,一次次向張克莎借錢。但都是有去無還。

次數多了,張克莎也不樂意了,當老鄉再借錢時,她婉拒 了。

沒想到的是,老鄉轉臉不認人,說:

「出來混都不容易,你的那點事,我還給你保密著呢?」

張克莎愣住了,這不是敲Z嗎?

她丈夫一直不知道自己是變ㄒ一ㄥ人,萬一他要是知道了,跟以前商場同事一樣遠離她怎麼辦?

這可是她好不容易拼來的幸福。沒辦法,她賣了丈夫給她買的首飾 ,加上自己的存款,湊了6萬塊錢,全部給了老鄉。

可人心不足蛇吞象,老鄉很快又來了。

為了逃避老鄉的糾纏,張克莎找了一個牽強的理由,離開丈夫,踏上了去台灣的飛機。

剛到台灣,人生地不熟,張克莎不得不去歌廳,憑借著自己的美貌,很快就在歌廳站穩腳跟。

1997年,35歲的張克沙,在朋友的鼓勵下,她參加了台灣小姐選美比賽。

雖然沒有拿到冠軍,但是憑借著獨特的氣質 ,很快就成了名人。

當時很多富商提出要養她 ,但她都拒絕了,她不想靠美貌吃飯,更不想當男人的金絲雀。

從舞廳退出來后,她開了一家湘菜館,生意經營的很紅。而此時丈夫的身體每況愈下,生意也一落千丈。張克莎堅持每個月給丈夫匯錢,打電話慰問。

2002年2月,張克莎的丈夫突然病重,接到保姆的電話,張克莎慌了,邊收拾行李,邊回憶與丈夫十多年的點滴。

她說:「要不是他的包容,就不會有我的今天!」

她恨不得馬上趕回去,把埋藏在自己心里18年的秘密,全部告訴丈夫,祈求他的原諒。

可當她趕到丈夫的病榻前,他已經永遠閉上眼睛。

張克莎在給他收拾遺物時,發現了一張報紙,上面有一家內地媒體,報道了張克莎變ㄒ一ㄥ的故事。

原來他早就知道妻子是變ㄒ一ㄥ人,可為了不妻子難堪,他至S都沒告訴她。

釋懷心結

丈夫走后不久,張克莎的母親也離開了,一連失去兩個至親,張克莎受到很大的打擊。

落葉總是要歸根!

2003年,她關了餐館,回到長沙陪伴年邁的父親。

并且寫下了《女人夢》的自傳。

張麗莎說:「如果不是變ㄒ一ㄥ,我活不到今天,即使受盡磨難,但我不后悔,變ㄒ一ㄥ沒有錯,錯的是偏見!」

張克莎出書以后,收獲全國2000多封信,其中就有50封求愛信。

諸多追求者中,張克莎被一個江蘇作家協會會員的信感動了,信中說:

「我覺得,本質上,你就是女孩子,你只是借助Y學進行復歸。你不能生孩子,但并不意味著你沒有追求幸福的權利.........不知我們是否可以成為戀人,甚至結婚.....」

經歷諸多過往,彼時的張克莎已經釋懷。她愿意不懼世俗,接受新的生活,新的戀情。

如今已經年過六旬的張克莎,鮮少出現在公眾面前,但她注定是個 不被遺忘的勇者 ,她的故事一直在被外人接力宣傳。

金星說:「上帝跟我開了個玩笑,將女人的靈魂安置在男人的軀殼里!」

可當靈魂復位的時候,總會遭遇諸多的非議。

變ㄒ一ㄥ人也是人,他們有選擇幸福的權利。張克莎為了追求自己的夢想,受盡磨難,但是她始終堅持自己,成為生活的勇者!光這份勇氣就值得尊敬!

希望未來我們不要對變ㄒ一ㄥ人另眼相待,也不要逞口舌之快,對他們進行語言上的嘲諷。

祝福張克莎余生狠狠幸福快樂!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