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妖司藤》原著:若白英沒把秦放從26樓扔下,司藤也不會殺她

wang 2022/10/22 檢舉 我要評論

《半妖司藤》原著中,司藤的原身是白藤,被丘山用隕石強行精變,從小被丘山訓練與他合作誅殺害同類,吸收同類的妖力,慢慢地能力越來越強,名氣也越來越大。

1936年,她意外遇到來山上避暑的邵琰寬,兩人一見鐘情,邵琰寬教她讀書認字。丘山發現后,讓邵琰寬給她喝下觀音水,使她在邵琰寬面前現出原型,邵琰寬嚇得落荒而逃。

后來,司藤與丘山反目,在那個夜晚分裂出兩個妖格,司藤和白英。

圖為《司藤》來源侵權請聯系刪除

0.1

白英為和邵琰寬長相廝守殺了司藤

司藤現行之后,再也沒見過邵琰寬,直到百樂門偶然遇到他。這次邵琰寬表現的十分熱情,他說不在乎司藤妖的身份,愿與她再續前緣。分裂后的司藤對他沒有感情,白英卻對他一往情深。

因分裂屬于半妖現象,妖力,壽命都大打折扣,相當于妖的絕癥,加上還有丘山追捕,司藤愿意做出讓步跟白英和談。可白英就想和邵琰寬相守一生, 她覺得邵琰寬明知她是妖,還向她求婚,是因為愛她愛到無法自拔,更加印證了這是個值得托付終身的好男人。還勸司藤做妖千年沒有意義,不如做人。

司藤見與她怎麼都說不通,就暗中跟查邵琰寬,查了很久,終于有一天晚上,看到邵琰寬和丘山見面,得知他再次接近自己,是因為丘山承諾出錢拯救他家岌岌可危的紡織廠。

丘山還讓他與自己生個孩子,邵琰寬怕生出個妖物,丘山道:妖本不能生子,她若愿意為人生孩子,生的肯定是人,而且妖生子時必定散盡妖力,身體也最虛弱,到時候懸門中人一舉將她誅殺。

司藤把所見之事告訴白英。白英表面上說因為邵琰寬受了丘山的蒙蔽,其實已經相信的司藤的話,因不甘和一絲僥幸,依然自欺欺人。

白英堅持要嫁給邵琰寬,原著中這樣寫到,司藤譏諷道:「 邵琰寬已經有了妻室,你要去給人做小,自己就不嫌丟臉麼?何止丟你的臉,我們做妖的,都面上無光。」

白英:「 我不會丟妖的臉,我會風風光光明媒正娶,到他身邊之后,日夜廝守,還怕不能讓他回心轉意嗎?」

司藤的笑漸漸冷下來:「那就是說,沒得談了?」

在這之前,司藤也想過動手,可還沒等她反應過來,白英已經出手將她殺司,根根藤條穿去司藤的身體。

0.2

安排司藤七八十年后復活

殺死司藤不久后,白英嫁給邵琰寬,兩人一直在演戲,在外人面前裝的恩愛無比。

白英對邵琰寬蓄意討好,也沒使他回心轉意,他依然與丘山聯系。有一次,邵琰寬喬裝打扮借著夜色出了家門,白英尾隨其后,邵琰寬走到一條僻靜的巷子的那間破屋里,與丘山見面,兩人竊竊私語。

原著中這樣寫到:白英貼耳去聽, 不知道是不是丘山揶揄邵琰寬當年竟被個妖怪迷了心竅,她聽到邵琰寬尷尬地打著哈哈:「誰年少的時候,沒做過幾件荒唐犯蠢的事……」

情竇初開,花前月下,死去活來,癡心不改,原來于他,只是輕飄飄的荒唐犯蠢罷了,司藤的唇角泛起冷笑,側臉看同樣站在邊上的白英,看到她雙目含淚,嘴唇哆嗦著,一只手的指甲死死扣入掌心。

兩人始終沒撕破臉,日久天長,白英的心慢慢地涼了下來,男女之間本來就靠那點情義支撐,如今情義全無。她后悔殺掉司藤,不過好在有補救的機會,既然丘山想讓邵琰寬與她生子,她就將計就計,給自己留下血脈。

1.司藤死的那天,拉黃包車的賈三無意中[插·入]此事,白英給賈三下了藤殺,讓賈三把司藤的尸體送到囊謙埋起來,世世代代守護她,等七十年后做一件事(具體什麼事她寫信寄給他,信可能三年五年才能到)大限是八十年。如果這十年內賈家后人沒完成此事,藤殺發作,賈家就會斷子絕孫。

2.在這期間白英還懷過一個孩子,不過「無意中」流產,她將計就計,準備好一切。先留下一個血脈找一個靠譜的人撫養。經過幾年的考察,她發現秦來福(秦放太爺爺)為人善良厚道。于是,給他夫人下了藥,使秦夫人無法懷孕,讓邵琰寬還了華美紡織廠欠秦來福的錢,解決了秦家燃眉之急。

3.九年里與秦家保持良好的關系,還給秦來福給送了一個兒子(她自己的兒子),做這麼多,就兩個要求:1.讓秦家后人有機會囊謙給她磕個頭。2.讓秦來福在一個道士手里「取」下一個藤條箱,將箱子埋到西湖底。

白英心思縝密,步步為營,精心計算。她讓孩子提前生產早已送給秦來福,又找一個與自己孩子差不多大的嬰兒冒充,然后住在一個破落村子里,安靜地等待著丘山的到來。

一切都如她所料。七十多年后秦放掉下山涯被刺破胸膛,他的血無意中救活了司藤,司藤的妖氣救了他。司藤是半妖,沒辦法久存與世,必須要找到白英的尸體骨與她合體才能長長久久存在人世間。

司藤根據她留下的線索,找到她的埋骨地,將她救出,還給她渡了一半(其實不到一半)的妖力。

可白英千算萬算沒算到司藤不愿意與她合體。

惱羞成怒的白英一下把秦放從26樓扔下,給司藤一個教訓,還道: 你說不合體就不合體,沒有這種好事的。

因為白英被丘山燒死,沒有皮囊,只有一副骨架,所以她不停占據別人的身體來隱藏自己,但被她附體的人都必死無疑。

0.3

司藤為救秦放殺掉白英

白英粗暴狠辣的行為惹怒了司藤,秦放只剩下司藤的一口妖氣吊著,為救秦放,也為了不讓白英再害人,司藤準備殺掉她。

在秦放家,司藤讓王乾坤穿自己的衣服鞋子假扮自己,顏福瑞幫忙打掩護,她在秦放的房子外面墻上和窗子上畫上「眼睛」,白英一看見這些「眼睛」就會中幻術,把王乾坤看成自己。蒼鴻觀主去黃家借追蹤妖跡的黃泥燈,秦放依然躺在自己的臥室里,司藤躲在暗處到時候給白英致命一擊。

蒼鴻觀主拿著黃泥燈回到秦放家小區門口被白英附體,附體后的蒼鴻觀主故意撞車受傷,門衛打電話讓顏福瑞將他背回去。回家后,顏福瑞在老觀主的背包中拿到黃泥燈,跑到秦放的臥室里點著燈,根據燈光所指,他發現客廳躺著蒼鴻觀主其實就是白英。

他把這事簡單和跑進來的王乾坤說了一下,兩人都嚇得魂飛魄散。顏福瑞鼓起勇氣去外面拍了幾張墻上的照片,讓后給剛剛醒來的「蒼鴻觀主」看(想讓她中幻術)……

一陣追打后,白英來到秦放的房間(扮成秦放躺在床上的)司藤給她致命一擊, 三根尖樁分別從心口和左右肋下硬生生刺穿了白英的身體。隨著白英的慘叫,司藤迅速拿出一個像縫制好的麻袋,兜頭就把白英的骨架罩了進去,收口處卷成一攥,臉色鐵青,毫不猶豫,掄大錘一樣,將麻袋狠狠撞向邊墻。

一下,二下,三下……

然后,司藤吩咐顏福瑞和王乾坤把秦放從柜子里抬出來,放在地上與白英的骨架頭對頭,司藤施法將白英的妖力傳給秦放。秦放是白英的后代,完全能接受她的妖力。

在這過程中,秦放臉色慢慢好起來,原著中這樣寫到: 那是斷裂的骨頭被妖力迫使著重新接合,類似的細胞重生和器官粘合應該也發生在體內,妖力在這個時候,像是生命力的代名詞,將這副無可救藥的身體整舊如新。

沒有妖力的白英很快就會消失,與平常骨架沒有區別,結束前司藤問她還有沒有話可說,白英質問她:為什麼不合自己合體。

司藤答只想做自己,不想再摻和一個你。

原著中這樣寫到: 白英的口氣異常怪異,聲音忽然尖細到刻薄:「自己?」

司藤道「那時候,我分了一半妖力給你,事情本來不至于不可收拾,你是你,我是我,但你不該到處害人,還差點殺死了秦放。」

0.4

寫在最后

妖力傳完后,司藤用額頭貼著白英的額頭骨,準備將她合入自己的體內。妖分裂像動物界的肉弱強食,總是強的一方吸收弱的一方,此時的白英毫無疑問就是被吸收的那方。

合體時,司藤看到了白英的記憶,白英對邵琰寬心灰意冷,后悔殺了自己,每天晚上對著印著司藤的唇印的手絹,事無巨細地告訴司藤,每天不住地喊著司藤司藤……

司藤停止了合體,白英煽情幾句,趁司藤不備時,用自己那根一頭壞死的肋骨刺向她的咽喉……那根是用 佛前香,道觀土,混由朱砂煮一煮,靈符一對,舍利白骨

司藤這才看清楚白英的嘴臉。當年分體時,白英妖力強,司藤一點不如她意就被她殺掉,七十七年前為邵琰寬如此,七十七年后因自己不愿意合體又是如此……

最后白英消失,司藤受傷離開秦放,回青城山變回白藤繼續修煉……

當然,醒來的秦放從沒放棄尋找司藤,幾經周折后他終于找到了司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