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甄嬛第一次被禁足真的是誤穿純元皇后故衣嗎?其實不是的

古月 2022/07/25 檢舉 我要評論

甄嬛封妃時因為誤穿純元皇后故衣導致皇上大怒,最后被禁足碎玉軒,而且皇上還發話說東西只能按照答應的位份給,可以說是再無翻身的希望。只是誤穿純元皇后的故衣,就算皇上再怎麼愛純元皇后應該也不至于如此吧,我們來分析一下,其實這里還有很多前朝的因素。

年羹堯失勢后,華妃也被扳倒,由于甄遠道和瓜爾佳鄂敏都是彈劾年羹堯的功臣,所以瓜爾佳氏的女兒祺嬪就這樣依仗著家里的功勞進宮了,甄嬛也因為這樣即將封妃。這個時候封妃,又有家里人的功勞,她的存在已經對皇后來說構成了威脅。

偏偏這個時候甄嬛自以為和皇上交了心,皇上允許她議政,她就開始有些知無不言了,不按照皇上的心思去說話了。再加上前面年羹堯事件,皇上對于有功之臣始終是存在戒心的,他和太后也說過,對于功臣之女不會再給予太多的寵愛。所以說皇上最在乎的是君權,誰要動搖他的君權,哪怕是有一點點異心都是寧殺錯不放過的。

偏偏在這個時候,甄遠道因為是讀書人出生,一向有點悲天憫人的性格,偏偏又出了汪景其的事情,汪景其寫詩贊美年羹堯是宇宙第一偉人,這不是對皇上【啪☆啪】打臉嗎?不就變相說皇上殺了年羹堯是天下的罪人嗎?所以皇帝就殺了汪景其,并將其首級掛于菜市口以儆效尤,而且流放了他的家人妻兒給披甲人為奴,連遠親也沒有放過,顯然皇帝是真的震怒了。

這個時候甄遠道對汪景其家人有點不忍心也就算了,你自己知道就好了偏偏在鄂敏面前說了,為官這麼多年不知道這樣做是被人抓住了把柄嗎?所以鄂敏轉頭就告訴了祺貴人,祺貴人和皇后是一伙的,顯然皇上也很快就知道,這個時候皇上問甄嬛其實就是試探了,試探她和她的父親是不是和自己一條心,偏偏甄嬛說出了和甄遠道一樣的話,皇上本就多疑,這時就會想到是不是甄遠道和甄嬛在暗中有聯系,所以才會這麼一條心。

這就犯了皇上的大忌諱了,我信任你的時候和你談論朝政是閑聊,現在我慢慢不信任你了就是干政了。所以皇上才會對甄嬛說:「你到底是閨閣女子,不懂得男人的殺伐決斷。」意思已經很明顯了,而且皇帝在前面也和甄嬛說過:「嬛嬛,朕更在意的是天下悠悠之口。」意思是只要是動搖我江山損害我名聲的我是一定不會放過的,你這麼說明顯不是和我一條心。但是這時的甄嬛好像被愛和勝利沖昏了頭有點小膨脹沒有聽出皇帝的意思,依然保持自己的意見。

所以到鄂敏向皇上舉報甄遠道私藏錢名世的詩集,錢名世與年羹堯是好友,在詩中又對年羹堯有贊美之詞,所以皇帝就更疑心了。過去問甄嬛的時候是特意試探了,前面皇帝已經和甄嬛說得那麼清楚了,但是甄嬛的情商顯然是不在線了,她沒有順著皇帝的心思去講,而是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因為這個時候她太自信了,她把皇上當成了喜歡她的實話實說的枕邊人,完全忘了對面這個人是君權至上的皇帝,而且皇帝前面還特意和她說過對于動搖他江山的是寧殺錯不放過的,她還是沒記住。她居然讓皇上放過錢名世不要追究,而且說了:「如果在處罰藏詩集之人,反倒讓人覺得皇上對這件事抓住不放。」在皇上心里,這是甄嬛為甄遠道開脫,更證明了甄嬛和甄遠道私下有來往,所以皇上當晚都沒有留宿碎玉軒去了祺嬪那里。

所以第二天甄嬛冊封之時誤穿了純元的故衣,才引來皇上的雷霆之怒,你看皇上罵她的話語都是這些「大膽」「放肆」后來蘇培盛給皇上敬茶的時候皇上說的是「放肆,你們都放肆。」由此可見這次甄嬛的禁足誤穿純元皇后的故衣只是導火索,實際是皇上忌憚功臣之心,早就疑心了甄遠道和甄嬛兩父女。

所以說劇如人生,人生如劇,劇中甄遠道和甄嬛未真正體察上意,最后甄嬛被禁足,甄遠道全家被流放。在生活工作中也一定要察言觀色,不一定要阿諛奉承,但至少要做到耳聰目明,不至于到時手足無措。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