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藤》原著:背負藤殺詛咒,幫丈夫還債報仇的賈桂枝,從新開始

wang 2022/10/22 檢舉 我要評論

《司藤》原著中,一個堪城當代賢妻的代表她就是賈桂枝。

她與丈夫趙江龍白手起家到家境富裕,趙江龍一度留戀花叢,小三小四好幾個,賈桂枝曾經吵過鬧過,卻無濟于事。直到趙江龍自己出了事,欠了一屁股債。那些小三小四做鳥獸哄散,只有她不離不棄,變賣祖產辦法幫他渡過難關。

可這樣的賢妻也有不為人知的一面,因為這一面,間接導致趙江龍生死。

圖為《司藤》來源,侵權必刪

0.1

背負詛咒的賈家

賈桂芝祖上本是滬上人,她的太爺爺賈三是滬上的一個黃包車夫,在1937年的某天夜晚,因好奇目睹了一場殺人事件,結果被白英下了藤殺,被迫幫她做事。

白英讓賈家帶著那具女尸舉家遷往(貧窮)大西北,去了以后要給她寫信。而且不能搬家,她會在幾年后給他們回信。不識字看不懂沒關系,慢慢學,等看懂了再行事。

賈三收到那封信已經好幾年后了,當時他不敢問人,等到后來上面派人給鄉里掃盲。賈三依葫蘆畫瓢每天打亂順序寫幾個字問先生,過一過段時間,他終于弄明白信中的意思,嚇得魂飛魄散。

原著中這樣寫到: 信中白英問賈三藤殺是不是已經找到令郎了?令郎總還要生子的,不管是兒子還是女兒,這藤殺會一脈相傳,當然,不會永無止境,有一件事,要賈三的后代去做,那一晚算起,七十年起始,八十年大限,最后還做不成的話,藤殺可就要要人命了,不止是人命,還會斷子絕孫,家門死絕。可是,做成了的話,會有回報,什麼金銀財寶,要求盡管提,哪怕是死人回生呢,都不在話下…

到杭州近郊一個繅絲養蠶為業的鎮子,找到鎮上的大戶秦來福的后人。找到后把人帶到埋尸地,將他殺掉。

被下了藤殺的人,沒辦法解脫,想自盡如同隔靴搔癢,別人如果想殺他(她)一定會被藤殺反噬,七十年開始到八十年大限,如果任務還沒完成,賈家就會斷門絕戶。

從那以后,賈三整天把這件事掛在嘴邊,提醒子孫后代,也因此遭到全家人的反感。當年,賈桂芝出生時,太爺爺賈三已經很老了,顫顫巍巍杵著柺棍走到賈桂芝媽媽的房門口,當著全家人的面說道:八十年大限早晚應在這個孩子身上。

后來,賈桂芝長大些,她曾經問爺爺,八十年大限是什麼意思。爺爺憤怒道:「別聽那老不死的胡說,他說他早年遇到過妖怪,要他辦一件事,七十年開始,八十年大限,不完成這件事賈家斷子絕孫,呸呸呸……從滬上跑到這個窮鄉僻壤,腦子壞掉了。」

賈家人雖然表面上說不信太爺爺那個老不死的話,可骨子里還是相信的,因為賈桂芝的母親從小就讓她信佛,并且告訴她大主持會保佑她的。

0.2

搭救欠債的老趙,老趙投桃報李

慢慢地賈桂枝長大了,上了大學,在外地工作嫁人,家里的老人都「走」光了。

她與丈夫趙江龍結婚的時候雖然一窮二白,但感情不錯,可生意做大一點以后,趙江龍就在外面包小三小四(包括安蔓),她吵過鬧過卻無濟于事,后來干脆不管,反正她知道外面那些女人都是貪老趙的錢,她想他早晚會悔悟的。

如此過了幾年,趙江龍的生意出了紕漏,被警察盯上,欠了一屁股債,債主還揚言要砍死他,那些小三小四做鳥獸散,只有賈桂芝不離不棄想辦法救他,撈他。

原著中,賈桂枝對周安東描述過自己救夫經過:「 那時候誰救的他?我,我老家是囊謙,我幾乎是變賣家產,地、房子、牛、羊,幾代人積攢起來的,全給他還債,我太爺死前留過話,賈家不能離了祖地,怎麼著都要留幢房子留個姓,說是會有人來找,為這話,當年玉樹地震,房子塌了,好多人搬離,我都還堅持又在祖地上起了房子。結果,為了老趙,連根拔起,什麼都沒了。」

賈桂枝把趙江龍撈了出來以后,趙江龍感激涕零,當她面跪下狠打自己耳光,還說過這樣一句話:「 桂枝啊,我對不住你啊,以后你要有什麼事,你吩咐一句,水里火里,豁出命去,我都給你辦啊。」

夫妻倆的感情經過這件事后迅速深溫。老趙還曾經發過這樣一條微博:「 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若不各自飛,才顯難能可貴。得妻若此,夫復何求,日后必然肝腦涂地,報答發妻的恩情…

或許是命運使然,賈桂枝為趙江龍傾家蕩產,趙江龍用命還了她。

有一天,趙江龍發現賈桂枝背上有幾個不太明顯的「疤痕」。賈桂芝讓老趙拍了照片一看,那個「疤痕」像一根根藤絲,而她與趙江龍結婚多年沒有孩子,兩人檢查身體都正常,她終于明白是這太爺爺所言非虛,完成不了任務,賈家要斷子絕孫。

后來,她請帶她入佛門的師父幫她引大住持,發現幾乎不可能。曾經一個虔誠的富商給廟里捐贈了100萬,才換來與大住持說幾句話,她賈桂枝何德何能讓大住持幫她化解詛咒呢?

說來真巧,趙江龍因為外債沒還完,幫黑道走私,運輸「九眼天珠」。賈桂芝就對趙江龍說她想要「九眼天珠」。趙江龍為了還發妻的恩情,于是就監守自盜,演了一出苦肉計,還把「九眼天珠」的丟失嫁禍給安蔓。

周齊二人連夜追到安蔓,把安蔓打的半死,還把秦放連人帶車推下了山崖,以至于后來發生了那麼多事。

0.3

擺脫詛咒,為老趙報仇

賈桂枝也沒想到,自己要個天珠會使丈夫付出生命的代價。當周安東和姓齊的兩個亡命之徒帶著安蔓找上門時,她和單志剛被趙江龍推到衣服柜里,她眼看著周安東把老趙打死。

當她沖出去后,姓齊的對她下死手,反被她身上的藤殺所殺。后來,警察來了,周安東已經逃了……

賈桂枝這時候才明白自己身上的藤殺這麼厲害,她又想到太爺爺留下的信,如果按照白英小姐信中所做,不但能解除詛咒,還能救回老趙。

因為死了三個人(老趙,安曼,姓齊的),這件事已經上升到刑事案件,警察一直在查也派人暗中保護她。賈桂芝想辦法用別的東西代替老趙的尸體火化,把老趙用冰柜冰在家里,靜靜地等待周安東的到來。

果不其然,沒過多少日子,周安東半夜溜到她家被她發現,當時周安東還想殺人滅口,她當著周安東的面毫無顧忌地掀開自己的內衣,拿刀對準心臟狠狠地刺了下去。原著中這樣寫到: 周安東看到賈桂芝的皮膚之下,像是有無數細條涌動,在刀尖下插的剎那,迅速結成盾形,瞬間抵住了刀尖的侵入。

賈桂芝說:「這是我自己動手,如果換了是你動手殺手,現在,你已經在地下找你的搭檔了。」

又說:「你動不了我,就沒法威脅我交出九眼天珠。你想要天珠嗎,可以,幫我做一件事。事成之后,我就把天珠給你。」

于是,這兩個有著深仇大恨的男女,變成了一個奇異的組合。

他們先去信中提到的杭市那個鎮上打聽到秦來福的后人叫秦放,又查到秦放與單志剛合伙開了公司,找到單志剛家,把他綁起來,拿著他的手機與秦放聊天,得知秦放還在苗寨,他們像苗寨出發。

周安東每天發信息問秦放在哪兒?秦放察覺不對,因為單志剛習慣打電話,不怎麼發信息。于是,他打電話去公司才發現果然是有人拿單志剛的手機給他發微信。

雖然秦放有防備,但還是在蘇州自己的家里被他們找到帶走了。

賈桂枝租了一輛紅十字會的捐書車,給周安東畫著大餅,帶著秦放,還有冰柜里老趙的尸體開往囊謙。

0.4

寫在最后

賈桂芝也算聰明,知道利用仇人幫自己做事,只是她不知道她想要做的事,那兩個亡命之徒早在幾個月前陰差陽錯做完了。

白英自然是騙賈家,秦放也說過就算賈家完成任務,那一口還陽之氣也是復活他而已。所以,老趙不可能復活。

不過,好在司藤幫賈桂枝把藤殺解了。她還跟司藤要了藤殺,放到了已經癱瘓的周安東的身體里,原著中這樣寫到:「 我想著,你這種人,一定干過很多壞事,手上,也不止我們家老趙一條人命,一刀捅死你太便宜你了,你就該活著,長長久久地受活罪。」

我求白英小姐給我藤殺,你死了太便宜,癱瘓了也太便宜,憑什麼下半輩子太太平平地躺著呢?我給你找個朋友,你們相親相愛,不離不棄啊。」

還把「九眼天珠」「送」給他,然后報了警。

沒有藤殺詛咒,又為老趙報了仇,賈桂芝來沒有那麼輕松過,現在應該好好開始新生活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