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品《甄嬛傳》:甄嬛毒害孟靜嫻嫁禍給皇后,皇上真的毫不知情?

小九 2023/01/06 檢舉 我要評論

皇上等這一天,竟然等了那麼久?

今天我要解析一個困惑我自己很久的疑問,甄嬛除掉孟靜嫻的時候,皇上是否知道內情?

要說清楚這件事,首先要明白,宜修是怎麼被立為皇后的?

皇上和純元的婚姻,其本質是政治聯姻,愛情只是這場婚姻甜蜜的表象。

但是當純元不幸身亡的時候,政治聯姻還必須繼續下去,所以就輪到了純元的親妹妹宜修。

表面上看,是因為宜修是純元的親妹妹,純元留下遺言,皇上才立宜修為后的,顯得皇上情長。

但實際上,只要太后活著,皇上與烏拉那拉家族的聯盟就不會破裂,娶純元也好,娶宜修也罷,都是必須要做出的一種姿態。

所以只要太后活著,宜修的后位永遠是穩的。

但是太后死后,皇上馬上又有了其他的想法。

他親口對蘇培盛說:后宮表面上風平浪靜,實則一團污穢,朕有心清理,但是,總有純元的情分在。

大家不要以為皇上的話是隨便對蘇培盛說的,皇上從來不隨便說話。

皇上這里對蘇培盛說的話,有交代任務的意思:太后死了,朕有心要廢后,但宜修是純元的親妹妹,這麼多年朕的深情人設不能崩,你快去幫朕想想辦法。

皇上不僅暗中給蘇培盛分派任務,更是當眾給皇后沒臉。

這是一個重要的信號。

皇上不動皇后,誰也不敢動皇后。

但是皇上一旦發出信號,所有敵視皇后的人都會蠢蠢欲動。

皇上說宮里要節儉開支,從皇后宮里起,將那些愛背后生事的,打發一批人出去。

這就是借題發揮。

因為皇后管理能力雖然欠缺,但是生活并不奢華,一向是主張節儉的,即使如此還被皇上特地拎出來批評,就說明皇上不滿皇后很久了。

連敬妃都看出來:這是皇上在給皇后臉色看呢!

端妃是何等機靈之人,立刻就把純元皇后當日死的蹊蹺之事原原本本的告訴甄嬛和敬妃。

既然她偷偷去看過死嬰,就說明她早就懷疑是皇后動手殺死純元,但是憋到現在才說,就是要找一個絕佳的時機。

就像她自己說的:如果不能一擊將對手擊倒,只能竭力忍耐。

接著就發生了甄嬛誣陷皇后推了她一把的事情。

皇后斬釘截鐵地說:臣妾以烏拉那拉先祖發誓,絕沒有做過任何傷害熹貴妃腹中胎兒之事。

皇上卻懟她:這樣的毒誓,你還是沖著太后的神位去發吧。

懟的皇后啞口無言。

皇后為什麼要用烏拉那拉先祖的名義發誓?

因為她就是代表烏拉那拉家族和皇上結盟的。

而皇上的意思是:他與烏拉那拉家族結盟完全是因為太后,多次隱忍也是因為太后,如今太后已經薨逝,皇后要有什麼委屈,就直接去找死去的太后述說吧。

這里皇上已經隱晦的表達,太后死后,他與烏拉那拉家族的契約就要作廢。

然后皇后禁足之后,皇上又雷厲風行,干脆利落的革掉三阿哥的黃帶子,不給皇后一點翻身的念想,他也是怕廢后之后,會牽連到三阿哥,所以馬上斷絕了三阿哥和皇后的聯系。

剪秋要除掉熹貴妃之前,忿忿不平地說:我跟隨皇后多年,都沒見過她受到這樣的屈辱。堂堂皇后被嬪妃陷害禁足,還害的皇后沒有了三阿哥這個指望。

但是,真的是甄嬛害的皇后如此狼狽嗎?

皇上曾經說過:朕不是唐高宗,不會被輕易蒙蔽。

甄嬛流產一事本就疑竇叢生,就算有朧月撒謊,皇上也未必全信。

但那時他需要有個足夠的理由禁足皇后,盡快把三阿哥從皇后的魔爪里面解救出來。

剪秋以為皇后受了莫大的屈辱,所以才要去除掉甄嬛。

誰知這樣的屈辱就是皇上故意要強加給皇后,如果不是這樣,怎麼逼得皇后一錯再錯,露出重大的馬腳呢?

另外我來說說,皇上對孟靜嫻的態度。

甄嬛除掉孟靜嫻,蘇培盛是全程參與的,沒有蘇培盛的幫忙,這場戲絕對唱不圓。

所以以前我覺得詫異,難道這件事,蘇培盛完全瞞著皇上?

因為孟靜嫻是皇上派到果郡王府監視果郡王的人選,甄嬛要殺她,難道蘇培盛不和皇上通個氣?

現在我想通了。

皇上需要這件事扳倒皇后,而孟靜嫻,皇上默認是可以犧牲的。

因為孟靜嫻其實在懷上果郡王的孩子的時候,就背叛皇上了。

浣碧說過:孟靜嫻她太聰明,她的猜忌,遲早會害死王爺的。

甄嬛卻說:她深愛王爺,會以王爺的利益為重的。

孟靜嫻若是以王爺的利益為重,那把皇上的利益放在哪里?

孟靜嫻若是生下果郡王的世子,孟國公府還會站在皇上這邊嗎?

所以當孟靜嫻懷上果郡王的孩子之后,她就注定成為皇上的棄子。

而且,皇上也得到了他想要的信息:果郡王根本不愛浣碧,所以孟靜嫻這麼快就有了孩子。

皇上那個時候就懷疑六阿哥的身世,只是他沒有點破而已:弘曕這麼小就喜歡孟氏的孩子,只怕有緣呢!

然后孟靜嫻中毒后,皇上就說:查,給朕查!朕倒看看誰那麼大的膽子。

蘇培盛心領神會,這是他和皇上在唱雙簧呢。

前面皇后毒害四阿哥的時候,太后就說過,一碗綠豆湯,多少人經手,只怕很難查到真兇。

但是這次查六阿哥湯碗里的毒,卻是十分神速,皇上就一點沒起懷疑?

蘇培盛還加了一句:是景仁宮的剪秋,除此以外,別無旁人。

就是鎖定要冤枉剪秋了,別無旁人。

然后,如果皇上不知實情,看見剪秋,通常會問作案動機:你為何要毒害熹貴妃和六阿哥?

但是皇上沒問動機,一上來就攀扯到皇后頭上:是誰指使你的?

剪秋:無人指使。

皇上:是皇后嗎?

剪秋:皇后還在禁足,根本不知曉此事。

然后剪秋為皇后喊屈:皇上,您為何就是不相信娘娘?她是您的妻子,大清的皇后呀!

不是皇上不相信皇后。

前面甄嬛流產,現在孟靜嫻被害,皇上都知道與皇后無關。

只是這時候,需要有些人做出這種事而已。

他背棄烏拉那拉氏家族的盟約,一定需要過硬的理由。

抬舉甄嬛,也不是完全因為愛情。

因為甄嬛無過硬的家世,無法真的與皇權抗衡,上位貶斥只是皇上的一句話而已。

再說甄嬛有陷害皇后,除掉孟靜嫻,雙生子疑云眾多把柄在皇上手里,真不怕她翻上天去。

然后皇后身邊的江福海和剪秋被拖去慎刑司嚴刑拷打,江福海受不住刑,終于吐出了皇上想要的「真相」。

後來蘇培盛向皇上匯報:有件事奴才不敢不報,純元皇后的死因,與皇后有關。

其實,這是一次工作匯報。

因為皇上日前給蘇培盛下來任務:朕有心清理后宮(廢后),但是總有純元的情分在(只有證明皇后背叛過純元,朕才能堵住悠悠之口),你去想辦法。

所以在孟靜嫻之死這件事上,蘇培盛會如此配合,如此出力,根本不是因為他投靠了甄嬛,也不是為了崔槿汐,他是為了給皇上復命的,只有這樣,皇上才能名正言順的廢了皇后。

而皇上聽完蘇培盛的匯報之后,說了一句:果真是她。

說明皇上早有懷疑,純元的真正死因,與宜修有關。

之所以隱忍不發,是因為當時他與烏拉那拉家族的聯盟一定要繼續,即使有懷疑,他也不得不捏著鼻子娶了宜修,既然如此,當時自然不便深究。

但是今天,已經到了一擊必勝的時候。

這一天,皇上竟然等了那麼久?

帝王之心,可怕如斯!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