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原著:沈眉莊酒后成功引誘溫實初,是對皇上最狠的回擊

古月 2022/07/30 檢舉 我要評論

沈眉莊死了。

比起在傲氣的堅持中凋零至死,還不如在圓滑的妥協中好好生存。

可沈眉莊天生傲骨,如松柏般剛毅,殊不知過剛易折的道理。

對皇上的絕望

沈眉莊遭華妃陷害,被皇帝幽禁在了存菊堂。

昔日受皇帝寵愛倍加的眉莊小主,不過短短數月,卻凋零成了往日黃花。

華妃自導自演了一場沈眉莊「假孕」被拆穿的戲份,而沈眉莊卻完全被蒙在鼓里,當她發現時,早已木已成舟。

不管沈眉莊如何解釋自己的清白,可皇上就是不信也不聽,沈眉莊心灰意冷。

甄嬛偷偷去看沈眉莊時,說自己一定會讓皇上還她一個清白,早日解除她的幽禁。

可沈眉莊卻說:看來,終究是我錯了。把我捧在手心又棄我不信我,皇上他真的是好薄情啊,竟然半點不念往日的情分。 這些話你現在聽了或許覺得刺耳,但等你到了我這個地步,才會明白,君恩,不過如是。

其實,死心都是熬出來的。

我曾經聽過這樣一句話: 不愛的愛情永遠不會變壞。可見,沈眉莊最初對皇上的感情是真心的,因為只有真心被傷了,才會有死心。若一顆心對另一顆心從來沒有過歡喜與傾慕,又何來死心一說。

在甄嬛的苦心追查下,終于還了沈眉莊一個清白。

皇上親自上門向沈眉莊表歉意,并承諾會好好補償她。可沈眉莊卻變了,面對皇上的示好,她卻不肯接受,擺出一副「我不需要」的樣子,拒皇上于千里之外。

自此,皇上再也沒有去過存菊堂,沈眉莊日日過得寡歡,再不似從前那般意氣風發,滿臉寫著「無欲無求,無可眷戀」。

皇上來與不來,于她而言,并無兩樣,不悲不喜,不愛不恨。

是啊,都不愛了,結束了,恨也是多余的。

甄嬛曾經試著警醒沈眉莊,要在這宮中活下去,恩寵還是要在意的,不能總頂著高傲的頭顱過日子,沒有皇上的恩寵,在這捧高踩低的后宮中,簡直就是步履維艱。

可眉莊卻毫不在意地說: 榮寵僥幸,不過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時事遷移,并無穩固之說,既然不穩固,又何必要放在心上。

沈眉莊的所言所行,讓我想起了《知否》中同樣高傲的張大娘子,她是國舅沈從興的正室,可沈從興卻偏愛妾室鄒姨娘,張氏不屑于和妾室爭寵,更不屑于沈從興的榮寵,結婚數年,竟無一子承歡膝下,終日郁郁寡歡度日。

她高傲得就像那冬日里的梅花,即使寒風凜冽,也仍舊傲然立于風雪中,絲毫不懂得彎腰。

所以才有了明蘭那句: 比起在傲氣的堅持中凋零至死,還不如在圓滑的妥協中好好生存。

當初鄒姨娘暗中作祟,差點讓張氏難產至死,可事后,沈從興只一味認錯,卻不愿意休了鄒氏,張氏對沈從興徹底失望了,決定一紙和離書,結束這場婚姻。

畢竟是結了婚,還有了孩子,失婚的代價可太大了。

張氏的母親對張氏說了這樣一番話: 這世上哪有事事如意的,好日子要過,壞日子也得過下去,還得過好了,這才叫本事。不要總說都是命,你不壓在命頭上,命就要壓在你頭上。

由此,張氏轉變了自己的想法。男權的時代里,女人有時候難免要懂得彎腰,這不是卑微,這是為了更滋潤地活著。

而沈眉莊,永遠學不會這一點。

其實,我想了很久,沈眉莊的智商和情商不亞于甄嬛,可甄嬛都懂得在妥協中好好生存,為什麼沈眉莊就不懂得。

想來想去,原因只有一個,沈眉莊的感情 太干凈了。

人太干凈了,就沒有抵抗力,感情同樣是,把感情想得太過純粹,最后受傷的只能是自個兒。

所以,沈眉莊被皇上傷了一次,便永遠地遠離了皇上,而甄嬛卻能在多次傷害后,在圓滑中自處,成了后宮里的常青樹。

示愛溫實初

其實,在沈眉莊遭人陷害感染鼠疫時,溫實初時常照料身邊,那時,沈眉莊便對溫實初動了情。

當初所謂的皇恩浩蕩,不過是春光乍現,來得快去得更快。或許,唯有這每日的噓寒問暖,才是人間長情的靡靡情愫。

只不過礙于身份,眉莊只能將這份情愫藏于心中,她明白照不進現實的感情,不能見光,見光越快死的就越快。

可眉莊是一個重情之人,情到深處時,還是會流露出幾分。

當她得知溫實初鐘情于甄嬛時,便借園中盛開的花朵提醒溫實初: 宮外的石榴花若是受風雨摧殘,大人盡可以做個惜花之人,但是宮內的一花一木,哪怕是一片殘葉,都只屬皇上所有,大人的惜花之情再盛,也只能遠觀而不可近護。

沈眉莊怕溫實初情不自禁,到時候對甄嬛對他,都是禍患。 可同時,她這番話也是存了一番私心的,她想借此切斷溫實初對甄嬛的感情,這樣自己才有機會。

沈眉莊既然知道宮里的一花一木都是皇上的,當然她也知道自己也不例外,可她還是對溫實初動了心思。嘴上說宮里的花兒是皇上的,可她這朵花兒從心里卻移向了溫實初。

甄嬛圣眷正隆,而沈眉莊卻在存菊堂終日冷清。

溫實初依然心系甄嬛,他給沈眉莊把完平安脈后,急匆匆地要趕回太醫院,沈眉莊不解他為何如此著急回去,一問才知,原來是急著給甄嬛熬制敷臉用的「神仙玉女粉」

沈眉莊聽聞,不由得心生妒忌,便暗含諷刺地說: 菀嬪此事頗得圣意,有雨露之恩,自然不必費心用什麼神仙玉女粉了,何況菀嬪如今炙手可熱,宮里的門檻都要被踩破了,我這個做姐姐的尚且都要避一避,大人倒是要急著去錦上添花呀。

沈眉莊話里話外的意思明顯是在吃醋,她想說,甄嬛如今用不用神仙玉女粉都不打緊,你又何必巴巴地上趕著伺候,存菊堂里如此冷清,你怎麼就沒有留意過呢。

其實溫實初一直都懂得沈眉莊對自己的情義,可現實就是這麼無奈,沈眉莊一次又一次的暗示,溫實初只能一次又一次地裝傻。

沈眉莊有點生氣地說:我只想告訴你, 錦上添花無人記,雪中送炭情義深。

沈眉莊已經把話挑明了,她在告訴溫實初: 你對甄嬛再好,那不過是錦上添花,甄嬛心里終究沒有你,裝不下你,可你對我的照拂,就像是雪中送炭的,我會銘記于心,我更是情深義重之人。

溫實初面對沈眉莊的表露,嚇得后退了三步,只能裝傻,除此,他又能怎樣呢?

每一次沈眉莊生命垂危之際,都是溫太醫妙手回春,細心照拂。或許正是那一次又一次細心的照拂,才使得沈眉莊干涸的內心又平添了幾分滋潤,支撐著她在這高墻深院內安然度日。

這世界上有很多東西,細小而瑣碎,卻在你不經意的地方,支撐你度過很多道坎兒。

溫實初對于沈眉莊而言,亦如是。

當溫實初得知甄嬛在凌云寺和果郡王生出了情愫,并好果郡王有了肌膚之親,溫實初的內心大悲,他曾經以為,甄嬛成為廢妃后,自己就有了機會,他甚至想過帶甄嬛遠走高飛,隱居山野,過安穩日子,可最后夢想還是破滅了。

他郁郁寡歡地來給沈眉莊請平安脈,說明了自己悲傷的原因「甄嬛已經不再需要他了」。

沈眉莊勸解到:既然得不到,就不要再為此郁郁寡歡了。可溫實初卻說: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

沈眉莊氣急了,大聲呵到: 你一個大男人,怎麼變得這樣啰嗦,你若喜歡她,她喜不喜歡你又何妨?你只需要執著你的本心就好;你若不喜歡她了,坦然放下就是了,又何必把自己弄得這麼憔悴難堪,白白的惹人笑話。

其實這番話,又何嘗不是沈眉莊說給自己的。她喜歡溫實初,即便她知道溫實初喜歡甄嬛,可她還是堅持本心,等待著溫實初。

所謂,勸人勸己,不過是一樣的話。

有時候,人只有在放下的時候,才能看到沿途的風景。

魚水之歡

太后賜予皇上和沈眉莊一壺「合歡酒」,想要讓兩人重修舊好,可沈眉莊就是不買賬。

她心里早已放下了皇上,不再對他有半分真情。

她不似甄嬛,她從不允許自己高傲的頭顱像曾經傷害過她的男人低下,而皇上貴為天子,亦不可能為了區區一個嬪妃,就降了身份。

兩人最終不歡而散,太后的「合歡酒」兩人誰都沒有喝。

沈眉莊在皇上走后,喝得酩酊大醉,貼身侍女叫來了溫實初給沈眉莊醒酒,在沈眉莊訴說情腸之下,溫實初難以把控自己的情感,飲下了「合歡酒」,兩人在三分醉意四分清醒中,有了肌膚之親。

沈眉莊得知自己有了身孕后,便轉變態度,向皇上示好,得了恩寵。這樣,肚子里的孩子才能保得住。

眼看孩子就要生下來了,可偏偏這個時候,甄嬛和溫實初卻遭皇后陷害,差點丟了性命,為了保全甄嬛,消除皇上心中的疑慮,溫實初選擇了自宮。

就在這時黑心肝的安陵容將此事告訴了即將臨盆的沈眉莊,沈眉莊急火攻心難產血崩至死,最后只留下一個嬰孩。

沈眉莊臨死前問溫實初:你對我有沒有過一點真心,有沒有過一點點?我不喜歡你因為我是將死之人,而騙我。

溫實初悲痛欲絕到哽咽地說: 他日那酒,并不足以讓我動情,所以,我對你好不僅僅是因為嬛兒。

這是沈眉莊在生命的彌留之際感受到的最后的愛,她是那般重情的一個女子,以至于溫實初的這句真心話,讓她不后悔僭越宮闈,乃至搭上自己的生命。

沈眉莊一生都在為一個「情」字而活,拒皇上于千里之外是為「情」,為溫實初生育喪命是為「情」,一生牽掛甄嬛的悲舛命運是為「情」。

她用盡一生,只為一個「情」字。

可人世間的事情,往往是求仁不得仁,越是用情至深,最后被傷得就越深。

我很喜歡佛語中的一個詞,叫「出離心」,意思是把心從婆娑的世界解脫出來。而在我看來,婆娑世界里,最折磨人的,無非就是「情」,就像電視劇片頭曲的最后一句歌詞「誰能過情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