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想跟明蘭搶男人的并不是丹橘,而是處心積慮的她

小九 2022/12/16 檢舉 我要評論

追《知否》電視劇時,就發現一個的問題,明蘭無論什麼時候都對陪著她的丫頭很好。

在盛家做姑娘時,但凡有點好吃的,她都會分給小桃,連小公爺送她的菱角都是小桃一個人剝著吃;嫁到侯府后,哪里出了新的點心,廚房做了好吃的,她都會留著分給丹橘小桃她們。

她對丫頭的要求只有一條,工作可以做不好,但心思不能放歪了,一定要忠心。

小桃雖然粗枝大葉甚至有些憨傻,但就因為一直對明蘭忠心耿耿,才成了她的心腹,擁有最好的結局。

劇中的丹橘,就跟孕期的明蘭提了個建議,讓她選個心腹丫頭給顧廷燁做妾室,怕她懷孕的時候不方便伺候顧廷燁,被其他有心計的丫頭鉆了空子。

「與其被別的有心之人鉆了空子,不如大娘子挑個可信之人送過去,將來也好控制。」

這個建議很中肯,也很實用,而且當時明蘭身邊的可信之人除了翠微只有小桃和她,翠微是管事,小桃性子直人又傻,丹橘這話說的多少有點毛遂自薦的意思。

明蘭并沒有同意,還趁著顧廷燁外出打仗時,快速讓崔媽媽給丹橘找了個青梅竹馬的表哥,查看了一下對方人品,就把丹橘嫁出去了。

顧廷燁以前有很多通房丫頭她不介意;顧廷燁有個外室朱曼娘還生了兩個孩子她也不介意;姑媽給顧廷燁送來個貴妾,她立馬滿口答應,還好吃好喝的安頓好,讓顧廷燁晚上去新人的屋里睡覺,她自己轉頭就走了,毫無任何不滿吃醋的意思;后來曼娘赤裸裸的要求跟顧廷燁共度一晚,她也不介意,還寬慰顧廷燁。

如此看來,明蘭根本不介意顧廷燁納誰做妾室,收誰做通房,可為什麼她懷孕身體不便時,卻拒絕了丹橘的建議,還把她火速發嫁了呢?這麼做不是很矛盾嗎?

后來看了原著才知道,雖然在那個男人妻妾成群是標配的世道下,明蘭也并沒有半點想給顧廷燁納妾的意思,而真正想跟明蘭搶男人的丫頭也不是丹橘,而是在盛家就開始處心積慮的彩環,當然她也沒有好下場。

1,

明蘭嫁給顧廷燁之前就知道他以前的歷史,所以也做好了接納一個二手貨的準備,在侯府第一次看到顧廷燁遺留的妾室時,她還很詫異為什麼只有兩個。

當顧廷燁問她看到紅綃和秋娘為什麼不生氣時,她還用了皇帝給臣子賜美人卻避開公主府的故事來跟顧廷燁解釋, 沒有哪個女人愿意跟別人分享自己的男人,只不過男人大多喜歡這樣,而女人無法改變現狀,只能接受而已。

秋娘搬到澄園后總想著接近顧廷燁續舊情,紅綃還指使身邊的美貌丫頭半夜去書房給顧廷燁送宵夜,被門口的小廝阻攔后,還捏著嗓子在那喊,只盼著顧廷燁出來看見自己。

結果秋娘被訓斥了幾回,那個企圖勾引顧廷燁的小丫頭被打的抬了出去,鞏紅綃被罰抄佛經,當然這些都是顧廷燁罰的。

明蘭身邊的丫頭都看的明白,現在明蘭處于得寵期,而且還沒有生出嫡子,那些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的小丫頭就想跑過來爭食兒,不是找死嗎!

可看著每日都在明蘭房間睡覺的顧廷燁突然去了書房,還沒有要回去的意思,不知情又有心勾引的他的小丫頭便以為他們夫妻鬧了矛盾,自己的機會就來了,這才火急火燎地往上趕,這里面當然也包括本來就打算給顧廷燁做通房妾室的彩環。

從盛家陪著明蘭嫁到侯府時,她就知道自己是顧廷燁的妾室候選人,看到侯府的富貴后,她更堅定了自己的想法,只等著明蘭哪天把她送到顧廷燁的床上,可左等右等也沒見明蘭說句話,還故意給她安排外頭的差事,吃飯都不讓她進屋伺候,她就是想在顧廷燁面前表現爭取也沒機會。

要不是有人攔著,她也要借著替明蘭看看顧廷燁的理由,跑到書房去邀寵了。

2,

彩環是王氏撥給明蘭的陪嫁丫頭,她的姐姐彩簪在華蘭身邊,當初華蘭頭胎生了女兒后,兩三年都沒有再懷上孩子,彩簪毛遂自薦做了妾室生了庶長子,如今雖然跟華蘭的情分淡了,當在袁府卻有了個妾室的身份,還有個兒子傍身,一輩子都不愁了,彩環也是這樣打算的。

明蘭剛懷孕時,崔媽媽就借著顧廷瑋收了新的通房的事情給明蘭提過醒。

「夫人,你現在身子不便,與其將來有個不知根底的上來,還不如叫個可靠老實的去服侍侯爺。」

「我曉得你心里不痛快,可這也是沒法子的事情。」

崔媽媽見過當年盛老太太就是因為納小的事情跟盛老爺屢次爭執,最終鬧得夫妻不和,明蘭是她從小看著長大的,她不想明蘭也走上那條路。

「盛府的香姨娘你知道吧!聽說香姨娘以前是太太身邊的替身丫頭,倆人從小一塊長大,好得跟親姐妹似的。可香姨娘開臉后,太太就開始忌憚她了,后來她生下了六弟,以前那點姐妹情分怕是一點都沒有了。」

明蘭想著,香姨娘算得上是妾室中的典范了,謹慎本分,不敢起半分歪心,在盛家就是管事婆子都過得比她體面,連著小長棟也不敢有半分主人家的架子。

可你能說是王若弗心胸狹隘容不下人嗎?女子一旦有了自己的骨肉,一切都不好說了。

「用得著的時候,叫她們做小,沒用的時候就防著,忌憚著,我不想拿她們當物件兒使喚,也沒辦法真的拿小的當姐妹。」

明蘭知道這個社會的游戲規則,男人為天的時代,他們想偷個腥實在太簡單了,反而是抗拒鶯鶯燕燕們的勾引更需要毅力。

如果顧廷燁自己找了,她坦然接受就是,何必上桿子給自己找惡心呢!

有了這樣的心理,明蘭自然不會主動把身邊的丫頭獻給顧廷燁,而彩環的心思也就被堵死了。

3,

彩環是王氏身邊的丫頭,進府比丹橘和小桃都要早,以前在盛府的時候,明蘭身邊的丫頭地位都比較低,對她只有討好的份兒,現在到侯府后,明蘭的貼身丫頭都升了職,反而比她更得臉,她心里一直都憋著一股氣。

何況,她知道自己來侯府是干嘛的,相信王氏把她給明蘭時,明蘭也應該清楚彩環是妾室候選人。

后來看到侯府的潑天富貴,顧廷燁年輕有為又帥氣,她更想早早坐上妾室的位置,可明蘭肚子都那麼大了,還沒有半點抬舉她的意思。

她都已經在侯府待一年了,還是只能在外屋打掃,平時連去主屋送個茶水都不可能,偏偏顧廷燁是個磊落之人,平日里從不多看丫頭們一眼,任她如何打扮,濃妝艷抹,也不曾引來半分目光。

同住的若眉曾勸過她幾次。

「我知道你心里打著什麼主意,不過是想學你彩簪姐姐做小吧,怕是姑娘出嫁之前,太太也是這麼提點你的。

當初大小姐是三年無出,還有個難對付的婆婆,這才抬了彩簪,如今你憑什麼?太太的手還能伸到侯府里來?

你只要好好服侍,做好工作,過幾年夫人肯定會給你尋一門好親事的。」

彩環一門心思想留在侯府,還譏笑若眉: 「你自己想嫁秀才,還以為人人都像你一樣?便是出去做了正頭娘子又怎麼樣?擋不住事兒,也一樣遭人欺負,能有在這府里舒服?」

4,

從彩環不聽指令開始在小丫頭陣營里拉幫結派阻礙和諧時,明蘭就已經對她不滿意了,可礙于她是從盛家跟著自己過來的丫頭,只要沒犯大錯,她一直都忍著。

可彩環搭上向媽媽開始給小秦氏傳遞消息時,明蘭就忍不住了。

明蘭可以容忍顧廷燁找女人,也能像對待秋娘紅綃那樣對她其他女子,可想彩環這種矯揉造作的做派,她實在是不喜歡,也不想后期在花心思對付,還不如讓她趁早死了這份心。

她能搭上向媽媽,就已經不打算拿明蘭當頂頭上司,要自己找靠山,找幫手,想借力上位了。

明蘭讓心腹的丫頭去尋找彩環的錯處,準備把她罰出去,小懲大誡一番,可剛要懲罰時,遇到了下班回家的顧廷燁。

彩環一看男主來了,居然神奇般的掙脫了左右的鉗制,撲倒在顧廷燁腳邊,哭的梨花帶雨。

「侯爺,求您開開恩,別叫夫人攆我走,我以后定用心服侍。」

說話時還不忘放兩個電波,眉眼處異常風情,她以為這次的近距離接觸能讓顧廷燁發現她的美,讓顧廷燁意識了明蘭攆走她是故意的,是嫉妒,是吃醋。

顧廷燁看著這個力氣大的差點扯歪自己官服的丫頭,腦子里搜索著似乎在哪里見過她。果然想起了某日的下午,自己喝過她上的一杯茶,還說了兩句話。

「怎麼又是你!上回不是和你說過嗎,夫人有身子,聞不得脂粉味兒,全府上下都不可涂脂抹粉,你今日怎麼又是這個模樣。」

顧廷燁當場大怒: 「這種屢教不改的東西還留在府里干嘛,攆到莊子上去,若再不聽話就直接賣掉,岳母那里我去說。」

就這樣唯一一個敢當眾跟明蘭叫板兒搶男人的丫頭,被兩邊拉著拖了出去,有了這個先例,府里怕是再沒有人敢打顧廷燁的主意了。

5,

明蘭說,我一輩子就嫁一個男人,誰也不能叫我把自己的男人讓出去,除非男人自己想偷腥。

她無法掌控男人,只能做到不給自己添惡心。

想改變甚至控制別人是件很難幾乎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能通過提高自身價值來獲得好的結果自然是好的,如若不然,也不能為了一個賢惠空名頭,委屈自己,討好別人。

就像盛老太太教育明蘭的, 「賢惠都是鍍了金的泥菩薩,平時拜拜就好了,如果真拿來要求自己,那就是真傻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