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三場超神宮斗局:朱砂局無路可逃,海蘭蘆花局慘遭一剪梅

小九 2022/12/13 檢舉 我要評論

如懿傳中被刪減的蘆花局到底有多可怕?

如懿傳在播出的版本里中,海蘭的黑化好像只有簡單三步:描眉,繡花,侍寢。但這期間有一場真正精彩的蘆花局,卻在劇中被刪得一干二凈。今天咱們就來還原一下,原著中海蘭的一血戰績,是怎麼拿下來的吧~

海蘭因為放風箏,被瑯嬅罰跪雨中,又聽見了高晞月謀害如懿的話,回去以后大病一場,開始黑化準備復仇。

海蘭先是遇到了家人因病去世的蓮心,通過往日如懿的幫助拉攏了她。后來在茶話會上,金玉妍又假裝不經意地暗示蘇綠筠,三阿哥永璉是因為瑯嬅的指使,才被嬤嬤們慣壞了。又假裝不經意地提醒路過的蓮心,別讓御花園的蘆花害死了二阿哥永璉。至此,海蘭已經完全掌握了參與者們的作案手法和作案動機。

回宮以后,海蘭拿著三阿哥壞掉的玩偶開始忽悠蘇綠筠,往里面縫制了一些蘆花進去,又當著蓮心的面交給了三阿哥。最后就是蓮心值夜班的時候,拿起玩偶放出了蘆花害死了二阿哥。

事后蓮心想燒掉這個玩偶,被海蘭要了去,她又在蘇綠筠面前說玩偶已經毀掉,背地里卻已經悄悄掐住了蘇綠筠的把柄。

這次蘆花局參與者主要有四位,分別是海蘭、蘇綠筠、蓮心和金玉妍,海蘭作為主要策劃者,目的是向那些害自己和如懿的人復仇。蘇綠筠是因為兒子永璋被瑯嬅算計,所以這次被海蘭拉攏,就是想讓瑯嬅母子吃點苦頭,但沒想要真的害人家性命。

蓮心當初嫁給王欽過上生不如死的日子,就是拜瑯嬅所賜,自己沒有利用價值了以后,連家人都保不住了,現在有機會報復,自然是不會放過。金玉妍則是為了肚子里的貴子,只有皇后的嫡子去世,自己的貴子才能得到更高的關注。

最后的結果就是海蘭策劃,金玉妍做場外知識援助,蓮心執行,蘇綠筠背鍋。而且海蘭還拉了一條長線,她留下了當初的玩偶,在瑯嬅去世以后拿出來對峙蘇綠筠,逼著她退出了后位爭奪賽。

這場局可以說開局即巔峰,海蘭黑化后的第一次算計,完美體現了她心思的縝密與目光的長遠,要是沒被刪減,應該是如懿傳中非常能拿得出手的一局吧?

如懿傳中如同天羅地網的朱砂局,如懿有機會躲開嗎?

如懿在前期遭遇的最精密的一場宮斗局,莫過于水銀朱砂局了吧?

這場局是從白蕊姬揣娃開場的,金玉妍為了不讓別的嬪妃提前生下貴子,便從一開始就策劃了朱砂行動。

主仆倆分頭行動,金玉妍去找蘇綠筠拉家常,散播出孕中吃魚蝦有好處的說法。

而貞淑則跑去御膳房,拉攏重要工具人小祿子。

白蕊姬揣了娃,飲食都是獨一份的,這就更方便她們在食材源頭動手腳了。

實驗出一定效果以后,執行人小祿子在貞淑的示意下,投靠了掛名老板高晞月,又通過茉心把作案手法教給了老板。這期間,金玉妍又插空救了雨中罰跪的阿箬,埋下了謀害如懿的一顆雷。

白蕊姬的娃沒了以后,高晞月第一次感受到害孩兒的刺激與快樂,但真正受益的其實是期盼貴子的金玉妍。緊接著儀貴人也揣上了娃,著急的金玉妍想用裝修的涂料,引來春蛇驚掉龍胎,結果碰上了如懿救場。金玉妍到場以后,將計就計讓如懿來照顧儀貴人,順便做自己的背鍋俠。

另外一頭高晞月早就看如懿不順眼了,得了大皇子又協理六宮,現在又擔起了照顧有孕嬪妃的職責。

金玉妍就是抓住了這一點,就再次上前挑唆,又交出了阿箬這一條暗線。

儀貴人小產以后,兩次龍胎接連去世讓渣龍感覺到了不對勁,瑯嬅作為中宮皇后開始調查真相。高晞月又拿捏了當初的工具人小祿子,一手當場告發打得如懿猝不及防,根本沒有思考反擊的機會。

整場局中,如懿和受害的龍胎們在明,高晞月和阿箬在暗,金玉妍則在更暗的背后操控局勢。

最后東窗事發,如懿身邊的最親近的阿箬出面告發,高晞月準備證據,如懿根本沒機會反擊。

瑯嬅本來就忌憚著如懿,這次抓住了把柄,更是要把她往死里整。就連高高在上的皇帝,如今也被輿論牽著走,這一局要是不開上帝視角如懿幾乎沒有破解之法啊。

正是因為局中精巧的布置,一環扣著一環,金玉妍的實力也完美展現在了大家眼前。

就算最后失勢,如懿也從來沒有查出來過她的這些算計。若是沒有后來那些失智行為,她這種躲在最暗處的行動方式,沒準還真能讓她笑到最后呢。

衛嬿婉最出彩的一場宮斗局居然持續了整整16集!

如懿傳中除了朱砂局以外,衛嬿婉的天象局也是十分精彩。

只是整場局的時間線太長太碎了,導致很多人都沒有看清楚它的完整面目。

事件發生在衛嬿婉通過梅花舞升了炩妃以后,她發現皇后實在是靠不住,不僅拿冷屁股貼自己的熱臉,就連坐胎藥的真相都不肯告訴自己。這時候聯系一下原著,是進忠提示她還有太后可以依靠。為了抱上這條大腿,衛嬿婉開始把太后的爪牙一個個拔下并且取而代之。

首先就是當下最得寵的舒妃意歡,意歡長得好看受皇上喜歡,如今又懷了孕,衛嬿婉早在出宮前就開始搞動作了。她聯系太醫給意歡的保胎藥中加了分量,導致意歡腎氣衰弱,連孩子都有點受損傷。

但這還不夠,為了防止意歡因子得寵,衛嬿婉與進忠又走出了重要的一步,天象。她這次收買了欽天監的監正,神神叨叨地說了一通父子相克的話。本來渣龍也是個唯物主義男孩,但在永琮和瑯嬅相繼出事以后,他也開始疑神疑鬼。回宮后衛嬿婉又向渣龍暗示了白蕊姬是太后的人,這就有了白蕊姬向慶嬪下藥后又被賜死的事。

天象一事讓渣龍耿耿于懷,十阿哥的體弱和自己年歲增長后的心里不足,都能被他聯想到父子相克上面去。這也就導致了十阿哥被送出宮早夭的結局,渣龍對天象一事更加深信不疑了。而意歡因為孩子的去世和自己積年累月的深情,也逐漸打動了渣龍的心,再次得到恩寵。

衛嬿婉看見后感受到了威脅,便拿出了當年的坐胎藥真相,徹底擊垮了意歡的心理防線,最終失望自焚。至此,太后的棋子們兩死一傷,衛嬿婉也正式向太后送去了投名狀。

借太后上位以后,衛嬿婉在這局中埋下的天象一線也沒浪費。

她一邊讓欽天監吹彩虹屁麻痹如懿和渣龍,一邊又買通了田姥姥給如懿的胎做乾坤大挪移。

永璟因胎位不正沒能出世以后,欽天監與田姥姥又咬死是如懿命硬克死了祥瑞之胎,渣龍對此還跟如懿產生了嫌隙。

欽天監被革職以后,衛嬿婉又派春蟬處置了他,營造畏罪服毒的假象。到此天象局終于結束,衛嬿婉的所有罪證都被抹除,成為最大贏家。

若不是后來衛嬿婉殺瘋了要搞海蘭,恐怕如懿也很難作出巫蠱局來扳倒她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