羋月傳:當魏美人說出這句話時,就已經注定必死無疑了

小九 2022/07/20 檢舉 我要評論

導語:很多人以為,魏美人只是死于輕信,不該被鄭袖的花言巧語所蒙蔽,以至于死心塌地地與她成為知心姐妹。而且,還不聽羋月的警醒與勸告,一意孤行、自尋死路。

其實,即便魏美人暫時不上鄭袖的「那次當」,也只能逃得過一時,而逃不過一世。畢竟,鄭袖作為「王后」,有的是辦法「請君入甕」。也別說涉世不深、單純幼稚的魏美人了,就 算是老謀深算的楚威后,還不照樣被鄭袖斗的節節敗退、狼狽不堪嗎?

鄭袖可是莒姬親自在幕后「指點調教」出來的人呢,心機深得不得了。也別說泛泛之輩,就算聰明機智的羋月,真要與鄭袖交鋒,也未必會有勝算。更何況是初來乍到、又無任何人生閱歷的魏美人?

1:魏美人的對手不是一般的強

或許大家不知道,鄭袖初入宮時,只是一名普通的妃子,并非是楚懷王的嫡妻。楚懷王的嫡妻另有其人,她是太子羋衡的生母,也是第一任「南后」。南后生下太子羋衡后,不幸身患頑疾常年臥病,也只能任由其他嬪妃「伺機爭寵、趁虛而入」了。不過,南后心機頗深,很懂得在后宮中鞏固自己的勢力與地位。

原著中,那位南后雖然生病,卻知道如何利用自己的優勢去把控羋槐的心,不但巧妙地進行道德綁架與良心拷問,還時不時的與羋槐來一次深情款款地「憶往昔」。 弄得羋槐對她既愧疚又心疼,覺得自己責任重大,不可辜負原配嫡妻。

因此,縱然鄭袖千嬌百媚,也依然難撼動南后寶座半分毫。

南后雖然生病不能侍寢,但每次見約楚懷王時,都打扮得美麗異常,憔悴中透著嬌弱嫵媚,病態中含著殷切深情,仿佛是病西施一般。楚懷王意欲親近卻又不得近身,心中越發對南后眷戀不舍難以放下了。

南后為了確保自己的兒子羋衡不被鄭袖的兒子子蘭所取代,千方百計拉攏楚威后與羋姝。甚至還把太子羋衡的姻緣交給了楚威后。聲稱自己身染重病不能親自操持,所以,只能請母后代勞了。

楚威后原以為自己目前只是個退居二線的「廢物」,不料,南后卻把這麼重大的事托付給自己辦理,這既是信任,又是倚重。楚威后心中亦是求之不得,自然會竭盡全力幫羋衡選一位權臣的千金了。而且,這位權臣也肯定是楚威后的嫡系親屬。

拉攏 了楚威后,也就等于為太子羋衡的儲君之位多加了一重保障。不僅如此,南后還拉攏羋姝,以備她出嫁之后,能借助羋姝夫君的勢力保全自己兒子的地位。為表誠意,南后甚至不惜把自己最珍貴的嫁妝——世上絕無僅有的「繞梁琴」贈給了羋姝。

因此,楚威后與羋姝都是在力保太子羋衡的儲君之位不被鄭袖所撼動。并且,為保萬全,南后臨死之前還設法讓羋槐許下諾言:「她死后確保將來讓羋衡繼位,也不再立新后,」一旦再立新后,新王后的兒子就是名副其實的「嫡子」了,這會嚴重威脅到羋衡的安全與太子之位。

羋槐原本答應得好好的。最終卻還是在鄭袖的各種攻勢籌謀下,自食其言了。

南后死后,鄭袖更是不擇手段地打敗了一切競爭對手,并很快讓羋槐立自己為新后。并且,在生下兒子后,還試圖讓子蘭取代羋衡。然而,這卻是楚威后堅守的最后一道底線,絕對不能易儲。

所以 說,鄭袖在與高手交鋒的過程中,積累了相當豐富的宮斗經驗,即便楚威后應付起來都有些吃力,更別說魏美人了。

再說,鄭袖也并未費太大的心思去設計魏美人,倒是魏美人自己要飛蛾撲火的。

2:孤獨比死亡更可怕

有人說,其實孤獨有時候比死亡更可怕。不記得具體是從哪本書上看到的,總之這是一個令人動容的故事:

一只與狼群失散的小狼,獨自在森林中尋找游走,幾天下來,又累又餓,又困又乏。某一天,它突然發現了一只腿部受傷的兔子,正欲往叢林里躲,如果它此時獵捕那只兔子,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可是,狼卻興奮地跑到兔子跟前,并沒有吃它,而是選擇了與它結伴而行。并在此后做起了兔子的「保鏢」,還把自己獵捕來的其它食物與兔子「分享」。

當然,它的好意兔子心領了,卻不會吃它提供的那些食物,兔子是素食主義者,這個自然法則它不想違背。

此可見,無論動物還是人類,都需要朋友和陪伴,那種孤獨帶來的恐懼與絕望,真的比死亡更可怕。你活著卻感受不到其它同類的存在,這才是令人極端崩潰的

而魏美人就處于這樣的境況。最初,魏美人被楚懷王藏匿在一處秘密的「離宮內」,也就是遠離鄭袖居住的楚國后宮,在別處金屋藏嬌了。而且,除了隨身侍女,魏美人平時見不到任何宮中的其他人。

雖然這樣活著可確保安全,可這樣活著跟死了又有什麼區別呢?遠離父母,身邊也沒有朋友和家人,有的只是各種各樣的規矩禮數。盡管身邊侍女隨從一大堆,但那些人,幾乎是一些冷血無情的機器人,只干著分內的事,和說著分內的話。所有的恭敬順從都是機械化的,不帶有任何人類的感情。

這種氛圍,壓抑得令人窒息。甚至讓正當韶華的魏美人一度感到萬念俱灰,生無可戀。 下人們只負責照顧她的衣食起居,卻并不能去填補她的感情空白和精神需求。

身邊這些人,就像沒有感情的行尸走肉一般,按部就班地干著分內的事,說著千篇一律的職業用語。而魏美人需要的是朋友,是家人一樣親切有感情的人。

羋槐雖然寵愛她,卻也不能夜夜都來她這里,不僅白天要上班,還要應付其它的女人,比如趙姬、鄭袖等等。總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時都陪伴著她吧?所 以,在羋槐之外,她幾乎見不到任何可以正常交流的人。

因此,在見到羋月后,她才會不由分說地就與人家成了朋友,根本不去思考羋月是敵是友,對自己有沒有威脅。由 于自己感情世界的過于匱乏,她急需要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來「證明自己還活著」。

羋月看到她的第一句話就是:「你好美呀?我從來沒見過像你這麼美麗的女子。連老天見了都會嫉妒呢!」

魏美人聽罷這話,非但沒有絲毫喜色,反而神色黯然地答道:「別這麼說,就因為如此,我從小 連一個朋友都沒有。很孤獨,我不過是魏國送給大王的禮物而已。」這就是傳說中的「美到沒朋友?」還真的有這種事啊!

正因為孤獨,致使她整個精神世界都陷入一片無望的黑暗之中。所以,當鄭袖恰如其時地給她送來一束「友情」的光亮時,她就迫不及待地撲上去了,哪怕明知是飛蛾撲火、自投羅網呢,此時也顧不得許多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