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番外篇:浣碧為果郡王殉情,被追立嫡福晉,冥府婚姻如何?

小九 2022/12/13 檢舉 我要評論

導語:上一回說道,端妃與甄嬛共同審理了夏冬春一案,開解了夏冬春的心頭疑惑以及滿腔怨恨,夏冬春自請去陽間做父母親人的守護靈。端妃應允,并警告再三,不可現身嚇唬世人,更不可作孽,否則便會被打入地獄永世不得超生。夏冬春領命而去。

端妃連審兩案有些勞乏了,便宣告退堂,讓諸位姐妹回各自的冥宮休息,有事明日再議。遂又對甄嬛道:「妹妹如今還是居住在永壽宮,只不過,這里是地府冥宮,其陳設布置與陽間是一樣的。并且,吉祥方才悄悄告訴我,有妹妹的兩位故人前來拜訪,不知有何話說,你且隨我來后堂,咱們見了便知。」

1:人世輪回非訛傳,終止關節是起點,從頭來過細思量,陰陽往復皆畫圓。

甄嬛滿腹狐疑,暗自思忖道:「故人?是哪兩位故人,是敵是友,難不成是眉姐姐或安陵容?不對,方才眉姐姐就坐在堂下, 卻并未有生前的親切厚密,而是一臉漠然,冷若冰霜,看自己的眼神形同陌路。安陵容就更別提了,竟似初見一般,看不出半分故人的情緒,不喜不嗔,不卑不亢,似從未相見過……」

一面想著,一面隨端妃前往她的寢宮,頃刻間便來至端妃的宮中。端妃命人上茶,甄嬛便坐著吃茶,并與端妃寒暄了幾句。端妃卻忽然提高了聲音道:「既然已經來了,何不出來相見?」

甄嬛心中詫異,不知她此言何意,正在此時,卻見幔賬一挑,從后面走出兩個人來,笑容可掬地及至甄嬛與端妃近前,屈身下拜:「見過端妃娘娘,見過小主。」

甄嬛細一打量,不禁失聲叫道:「 槿汐,浣碧,是你們?」

槿汐笑道:「 我稱娘娘小主而非太后,娘娘可怪我?」甄嬛忙道:「哪里會, 這倒讓我想起了剛進宮時的情景,親切得很。我倒很喜歡稱呼。極好,真真是極好的。只是,浣碧怎麼也來了?」

浣碧道:「長姐,從此以后,我跟槿汐依然跟隨著你,不回果親王府了。」

甄嬛嗔道:「胡說,你目前已經是 果親王的嫡福晉,理應與他夫唱婦隨,舉案齊眉,跟著我算什麼,沒得倒讓我落一個棒打鴛鴦的罪名。」

浣碧愁苦滿面,卻欲言又止。看了看端妃,苦笑道:「端妃娘娘有所不知,我自小與我們小姐一起長大,雖是義妹,卻親如手足。怎奈我命小福薄,年紀輕輕就隨了王爺入了地府。與長姐多年未見,甚是想念,因此才情愿與她形影不離,朝夕相處。」

端妃看透不說透,點頭道:「 你們姐妹多年未見,自然會有許多體己話要說,等回到你們自己宮里,有多少說不得呢?今日來我這里,便是我的貴客。一會子讓小廚房給咱們預備一桌酒菜,用過再回去,只是家常便飯而已,望各位不要客氣。」

槿汐道:「多謝端妃娘娘盛情,只是,永壽宮里已經預備了茶飯,專門等著給我們小主接風洗塵。端妃娘娘的盛情還是改日再領吧,望娘娘容諒。」

端妃笑道:「既是這樣,那我也不多留了。只是,妹妹用過飯后,還是要來我這里‘應卯’,還有公務要辦。若沒有其它的事,妹妹只管自便。」

甄嬛點頭應諾,起身領了槿汐、浣碧告辭而去。

2:貌合神離積怨深,捆綁夫妻難成真,縱然殉情表心意,尋愛亦如海撈針

回到碎玉軒后,甄嬛見生前服侍自己的小允子、佩兒等人俱在,一時亦欣喜不已。見諸位均已備好茶飯,也不再細問他們的生死根由,別后瑣事,簡單用罷了飯, 便支開眾人,細問浣碧的來意。

嬛邀浣碧坐下,一起吃茶,見此處并無旁人,方沉聲問道:「 剛才在端妃宮里不方便細說,既已回到咱們自己宮里了,你就實話實說罷,不在果親王府做你的嫡福晉,卻來我這里做什麼?」

浣碧垂下眼簾黯然道:「長姐,雖然我已經被皇上追立為‘嫡福晉’,可王爺并不認可,反倒越發寵愛孟靜嫻了。也是,畢竟孟靜嫻給他生下了元徹,我比不得她。如今,我在果親王府也不過是個擺設罷了, 王爺一天到晚都不與我說話,也從不進我的房間,跟守活寡沒兩樣。」

甄嬛冷冷地道:「 這能怪誰,當初是你自己選的。長姐也曾提醒過你,捆綁不成夫妻,何必強扭?你偏不聽,說不求別的,只要能天天待在王爺身邊就好。如今你心愿已遂,可以日日陪在王爺身邊了,又得隴望蜀地要寵愛,可見人心不足。如今,地府戒律森嚴,長姐也幫不了你。」

「所以,我寧愿跟隨長姐,也不想再回果親王府了,日日見他與孟靜嫻雙宿雙棲、你儂我儂,真是受不了,來長姐這里,至少眼不見心不煩。」

甄嬛沉吟道:「他與孟靜嫻當真的‘郎情妾意舉案齊眉’了?」

浣碧忿忿道:「可不是,我看王爺已經把長姐忘了,滿眼里就只有孟靜嫻。真是個無情無義的, 那孟靜嫻不過只給他生了一個兒子,長姐卻給他生了一雙兒女……

「住口,休要胡說。」甄嬛厲聲喝止。「你當這里是什麼地方?不要說隔墻有耳了,就連你我的身邊,都有可能站著鬼使神差,或隱形的宮人,怎麼敢如此口無遮攔污蔑本宮!」

浣碧錯愕地望著甄嬛,一時不知所措,喃喃道:「長姐……?」

甄嬛緩和了語氣,徐徐道:「你要記住,我是皇帝的女人,只是皇帝的女人,果親王與孟靜嫻相親相愛、琴瑟和諧,這原本就是夫婦之道。你捫心自問,是你自己費盡心機, 剪除異己,才落得這般落魄孤立,能怨誰?王爺沒有追責,已經仁至義盡,你還要他怎樣?」

浣碧反駁道:「剪除異己的事,難道長姐沒做過?為何長姐就能功成名就、善始善終?都是一個父親的女兒,即便要享受祖宗的余蔭,我也該有份兒。」

甄嬛冷笑道:「我剪除異己是被動還擊,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何曾主動去謀算過別人?而你,卻純粹是出于嫉妒,孟靜嫻已身懷六甲,你卻在她的安胎藥里下鶴頂紅,這件事你以為王爺會不知道?」

浣碧駭然,良久才若有所思,低聲問道:「難道長姐已經告訴王爺了?」

甄嬛從鼻腔里哼了一聲,道:「哼,你真的以為別人都是傻子?這種事,哪里用得著我來告訴?更何況,你是我的親妹妹,我即便再怎麼恨你不爭氣,也不會做這種事。是孟靜嫻臨死之前暗示王爺——有人在她的湯中下毒。王爺一聽便明白了。他顧及你是我的親妹妹,投鼠忌器,因此才假裝不知, 你卻還在那里自作聰明,以為可以瞞天過海呢,真是可笑。」

浣碧聽罷此言,臉色大變,不由得渾身戰栗起來。

甄嬛站起身,走到她的近前,用手輕拍她的肩膀,安撫道:「罷了,你與王爺終究是沒有夫妻的緣分,就忘了吧。既然不愿回王府,那就在我宮里,跟著我安分守己、勤謹度日。要知道,這件事倘若被王爺和孟靜嫻舉報揭發,恐怕你要被打入地獄、萬劫不復了。細想想, 這孟靜嫻果真比你慈悲善良有胸襟,她不告你,不過是愛屋及烏不愿讓王爺為難。你也該心懷感恩、悔過自新才是。」

話音剛落,卻聽得小允子在外高聲叫道:「端妃娘娘差吉祥來問小主,用過膳了沒有,說有急事商量。」

要知端妃那邊有何急事,甄嬛又要經歷何事,且聽下回分解。

聲明:才文乃小編自續之——浮想聯翩,請大家理性觀看,切莫較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