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為何說盛家離開盛老太太,滿門簪纓只能是個「夢」

小九 2023/01/06 檢舉 我要評論

原著中,盛老太太想養個女孩在身邊時,林姨娘為了說服墨蘭主動去服侍盛老太太,曾對墨蘭說:

而孔嬤嬤曾恨鐵不成鋼地,對盛老太太說:

林姨娘諷刺盛老太太是「戀愛腦」,因為,盛老太太沒吃過生活的苦頭,才會覺得「有情飲水飽」。甚至,守寡后,在盛府后宅成了「活死人」。而孔嬤嬤的話,卻直接點明,沒有盛老太太,盛紘早就沒命了,更何來盛府如今的榮華富貴。

那麼,對于林姨娘和孔嬤嬤兩種不同的說法,盛老太太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呢?沒有她的保駕護航,還會有明蘭和長柏的美好生活嗎?

勇毅侯嫡女盛老太太,任誰見了,都要給她三分薄面

盛家,不是世家大族,若果真的追溯,到盛紘這里也就三代人而已:

所以,勇毅侯嫡女盛老太太瞧上家世單薄的探花郎后,她的父母是堅決反對的。

而盛老太太嫁入盛家后,給盛家帶來的好處,也是肉眼可見的:

盛老太公趁著兒子考上探花郎,在京城買下了一處四五進的大宅,又趁著勇毅侯嫡女下嫁,順帶買下宅邸后的一處園子;如果盛老太太不是勇毅侯嫡女,那麼探花郎過世后,盛家三房定會來搶奪財產,不過,就憑盛老太太如此尊貴的身份,還是結結實實的和三房打了官司,折進去不少家產;盛老太太為盛紘求學,娶媳婦。而且,王家本來看不上盛紘。不過,盛紘有一位比王家地位還高的嫡母,盛老太太;平寧郡主來盛家時,都會主動拜見盛老太太。永昌侯府梁夫人見過明蘭后,曾親口對王大娘子說: 「你家老太太規矩最是嚴整,她教出來的女孩兒怎差的了。」

宮中的孔嬤嬤見了盛老太太,都要行大禮。而且,此時的勇毅侯府已經大不如從前。甚至,盛紘中了進士后,勇毅侯府還要親自上門來表達自家的意愿——想與盛府結親。

可見,盛老太太除去勇毅侯嫡女,她的品格依舊是受人敬仰的。

盛家三房的大局,一直是盛老太太在掌控

原著中,京城第一次發生兵變時,林姨娘說自家的禍事,是因為王大娘子引起的:「太太與平寧郡主常有往來,那郡主可是六王的親家,六王與三王是一條繩上……」

這時,盛老太太突然發怒,打斷林姨娘。把一碗滾燙的茶,連碗帶水一起摔在地上,熱水四濺,老太太直直的站起來,立在眾人面前,說了一番話:

這是明蘭第一次見到,如此威風凜凜的盛老太太。

而且,盛家看似王大娘子管家,盛紘在外邊賺錢。可是,盛家的大局,一直是盛老太太來把控的:

長柏的媳婦海氏,是孔嬤嬤推薦給盛老太太的人選。盛老太太還曾對明蘭說:「也是你老子多事,討兒媳婦本是當娘的事,卻來煩你祖母,也罷,柏哥兒到底是咱家的長子嫡孫,終是輕忽不得。」長楓的婚事,也是盛老太太覺得好,才言語果斷,不給王大娘子任何搞破壞的機會:「就對外頭說,是我實在喜歡柳家閨女的品格,是以明知是高攀,也厚著臉皮上門求娶了。」差一點淪為全京城笑柄的墨蘭,也是盛老太太出馬,把「丑事」變成了「喜事」。顧廷燁為了迎娶明蘭,怕盛老太太不同意,都用上了兵法。所以,顧廷燁勸說明蘭時,曾說:「要結一門親事不容易,但推掉一門親事卻換太難。齊大非偶,輩分有差。什麼借口都成,何況我又素行不端,你家老太太脾氣拗,硬是不肯,你父親也沒法子吧。」

雖然,這看似是一件件的兒女婚事,卻關系著盛家的前途命運:

而且,在盛家滿門姻親貴重后,華蘭和墨蘭在婆家也受益了:

忠勤伯府袁家:盛家日益顯貴,讓忠勤伯爺越發看中了二兒媳婦華蘭,哪怕之前對于忠勤伯夫人欺負華蘭,他是睜一只眼閉一眼,現在卻是拿出了休書來鎮壓忠勤伯夫人;永昌侯府梁家:梁夫人一直對墨蘭不冷不熱,而在梁晗的妻妾斗爭越發不像樣子的時候,永昌侯爺坐不住了:想著墨蘭賢惠,又見盛家日漸有勢,便叫梁侯夫人著力安撫一番。

有盛老太太把持盛家大局,不僅子孫們受益,連盛家大房也跟著受益:盛家大房老太爺寵妾滅妻時,是盛老太太一心護著嫂子,才不至于盛大老太太被休。才有後來的盛家大房老太爺過世,盛大老太太帶著子女殺回來,把偌大的家業賺了回來。

而且,淑蘭的和離,也離不開盛老太太。盛大老太太曾和女兒盛紜說過:

盛大老太太病重時,三房來大房家鬧騰:一會兒說老太公還留了財物在盛家大房處,現在要分銀錢,一會兒又說,要替盛維夫婦當家操持。

最后,盛家大房請了盛老太太去坐鎮,才不至于讓三房鬧出大笑話來。

盛老太太的手段,林姨娘至死不懂

原著中,對于盛老太太的性格,明蘭曾做過總結: 若是人家不要她反而愿意給,若是人家處心積慮來算計,她反而死活不給。

所以,林姨娘覺得盛老太太手里沒有多少錢,肯定不會給她多豐厚的嫁妝,自己又窮怕了,才為了富貴榮華,給盛紘作了妾。甚至,把自己做妾的事情,也賴在盛老太太頭上:

可是,林姨娘至死不知道,是盛老太太保全了盛家的平安:

雖然盛紘在官場上左右逢迎,可是,衛姨娘過世后,他想立刻汰換人手,是盛老太太阻止了他,不能在泉州徹查衛氏的死因,更不能汰換人手:

于是,在去登州的路上,盛紘才開始著手調整后宅。到了登州,更是對林姨娘和王大娘子重申:長幼嫡庶。不僅恢復了王大娘子給盛老太太的請安,還撤了林姨娘的小廚房。

盛老太太從來沒有想過針對林姨娘,是她高估了自己。甚至,對于林姨娘,盛老太太根本不用請孔嬤嬤來教化盛紘:

就輕松的把長楓,從林姨娘的院子里,挪了出來。

盛老太太請孔嬤嬤來盛府后宅,也真的是想她教華蘭禮儀規矩。而孔嬤嬤向盛紘講述了長幼嫡庶,是林姨娘自己臆想出來的,盛老太太針對她。因為:

而且,申時之亂后,盛紘回到家中,是抱著盛老太太的膝頭哭泣。可見,盛老太太一直是盛府后宅的主心骨!

編后語:原著番外中,長柏的孫女對于家族的發達,曾有過這樣的描述:

此時,盛府已經滿門簪纓,而盛老太太,已經是一位高齡老人了。可是,明蘭幾次跟長柏搶奪奉養盛老太太,卻被長柏數次擊退。

其實,哪怕盛老太太已經成了名副其實的老壽星,無法在仕途上指點子孫。可是,盛老太太是盛家的嫡母,滿門子孫,更無一個是她的骨血。可是,有盛老太太在,盛家的「孝」名就會名震京城。

可是,如果沒有盛老太太的話,盛紘早就被家族里的「吸血鬼」吃的骨頭渣子都不剩,更不可能有盛家大房的起復。

所以說,盛府滿門的尊貴,如果沒有盛老太太,恐怕始終是一個「夢」。

您覺得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