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美貌不足手段有余的柳氏,收服風流相公,一生當家做主

小九 2022/12/15 檢舉 我要評論

宥陽盛家與延州柳氏聯姻,實實是盛家高攀了。

長楓的岳丈柳銘大人,與盛紘一路同窗同科同年,然后又成同僚。兩家議親時,柳大人雖只是個正五品的大理寺左寺丞,品級官位都不如盛紘,但他是延州柳氏正牌嫡房子弟出身,真正的世代書香官宦,綿延一兩百年的世家望族。

而盛家商賈出身,直到盛紘他爹高中探花,才啟了仕途,每每談起柳家,盛紘總是掩不住一臉艷羨,畢竟延州柳氏代代簪纓,擺在祠堂里有官職的牌位就是打副牌九也綽綽有余了。

何況這次議親,柳家是嫡女,長楓只是個庶子,他的親娘還因縱女不軌,被貶去了莊子。

但這次議親,是柳大人來同盛紘提的。世家望族的柳氏嫡女,主動下嫁盛家庶子,事出反常必有妖。

要說這位柳家二姑娘,本是許的定安蔣家蔣閣老的嫡幺孫,兩家門當戶對,且是世交。奈何那位蔣公子甚是不成體統,為父守孝期間竟和一個丫頭生下兒子來了。

柳大人夫婦生平最是持禮嚴整,那蔣公子孝期生出兒子來,顯然不孝無德,柳大人夫婦已是反感。蔣家又不答應去母留子,蔣夫人擺明了持家不嚴,一味溺愛兒子。閨女嫁去這樣的人家,料來日子不會好過,因此即便蔣家連連賠禮,又追加不少聘禮,柳大人夫婦也不肯把閨女嫁過去了。

退婚之舉不體面,柳家若要顧全自己姑娘名聲,就得說出蔣公子的不孝行徑,可如此一來,那蔣公子的前程便要壞了。蔣柳兩家幾代的交情,便是結親不成,也不好結仇。可若不說分明,柳家姑娘背著個無端退婚的名聲,再議親事就頗不易了。

柳大人夫婦很煩惱,眼看著閨女歲數要過了,柳大人著急啊,這才來尋老友盛紘說親。

柳大人相中的盛長楓雖是庶出,但賣相俊秀,談吐風雅,年紀輕輕已是舉人,盛家根基雖淺,可父兄均得力,姑娘們的親事大多也結得不錯。何況蔣柳兩家之事,旁人不知底細,盛紘卻是知情的,柳大人就不必廢唇舌解釋說明那蔣公子如何如何了。

柳大人找盛紘結親家,起初還有些被形勢所迫的無奈下嫁之感,但盛家的操作,卻很給柳家面子——出身勇毅侯府嫡女的盛老太太親自上門提親。

這位柳家二姑娘,盛老太太是見過的,甚喜其人品德行,因此這門親事,不僅盛紘滿意,盛老太太也是十分心動。

當初海氏雖也是下嫁,長柏畢竟是嫡長子,又高中進士入了翰林院,而長楓庶出,論功名只是個舉子,他能娶到柳家世族嫡女自是高攀,偏這次是柳家自己求上門,不必擔心長楓高攀日后要看岳家臉色。

盛老太太覺得,既然要結親,索性大氣漂亮,給女家做足面子。因此對外稱是老太太實在喜歡柳家閨女的品格,明知高攀,也厚著臉皮上門求親了。

柳家妥善解決了嫁女難題,又得足臉面,他們念著盛家的好處,自然愿意多多提攜女婿長楓。

長楓為人素來風雅或者說風流,喜歡花嬌柳弱能與他詩詞唱和的姑娘。他對于長相尋常端方嚴肅的柳氏著實不情愿,卻又不敢反抗父親和祖母的安排,只得認命。兩人婚后頗磨合了一陣子,最后柳氏成功收服相公,日漸一日,長楓對柳氏越來越依戀,竟到了言聽計從的程度。

要說盛紘結親家的眼光,從來都不錯。他明白長楓這個庶子雖然賣相還擺得出,實則性子軟懦又風流自詡,需要有人提著他的筋過日子。因此他一直在尋找一位端方識禮賢能淑德的三兒媳,最好性子還帶點烈,既替長楓撐得起場面,又壓得住他胡來。

很明顯,柳家這門親,盛老爹又結對了,順利將督促長楓用功讀書的重任移交給了三兒媳柳氏。

女兒女婿夫妻和睦,柳大人夫婦自然歡喜。尤其在柳氏頭胎生下個閨女后,因未一舉得男,她自己有些不快,長楓卻十分喜歡,抱著新生女娃贊個不休,見誰都要獻寶般自夸一番,把他岳母柳夫人感動得一塌糊涂。

岳父柳大人雖內斂些,也忍不住拍著長楓肩膀慈愛道:「賢婿呀,好好讀書,明年春闈為妻兒博個功名回來。」

而柳氏這個頭胎閨女眉眼英氣,大方愛笑,竟比親生女莊姐兒更像華蘭三分。華蘭抱著孩子喜歡得不行,連著送了柳氏兩份厚禮,與異母弟弟長楓的關系也改善了許多,竟勝過了長楓同父同母的墨蘭。

柳氏是世家大族的嫡女,這種人家教養出來的姑娘骨子里就是典范。剛嫁入盛家時,正牌婆母王氏沒少給她苦頭吃,王氏連親兒媳婦都要做規矩,何況一個庶子媳婦?更何況還是和她斗了二十年的林姨娘那一房的庶子媳婦?但柳氏就是一聲不吭,大冷風天里,叫站就站,叫跪就跪,妥妥的名門典范,以至于盛老太太和盛紘忍不住來替柳氏出頭,反做下了王氏規矩。

后來王氏被罰去宥陽家廟「為婆母祈福」,海氏隨長柏外任,盛老太太也跟了去,三兒媳柳氏就成了當家媳婦。公爹盛紘對自己看中的這位三兒媳相當信重,有什麼要緊話要告知他那個貴為侯爺夫人的六姑娘的,往往是遣柳氏前去。便是替幺子長棟相看媳婦,也是派出柳氏,聰慧的柳氏又拉上大姑姐華蘭,畢竟她這個兒媳非嫡非長,辦的又是公爹一向重視的兒女親事,拉上華蘭好歹分擔些責任。

要說柳氏最大的心事,是她那個被關在莊子里的庶婆母林姨娘,那是沒有一天不鬧著要出來,長楓也有接親娘回家的念頭。眼下有盛老太太和長柏攔著不許,可待老太太和公爹百年之后,兄弟仨分了家,就沒人攔著長楓接親娘出來孝順了。

雖說有強大的娘家撐腰,柳氏也未必會將這個妾室名分的庶婆母放在眼里,可林姨娘究竟是相公親娘,隔三岔五作個妖,也著實腦袋疼。柳氏在她相公乖順、兒女雙全的安穩婚姻歲月里,唯一的愿望,大約就是盼著庶婆母林姨娘能死在公爹前頭。

林姨娘究竟有否從莊子里出來沖柳氏擺婆母的譜,原著并未提及,但番外中有提到墨蘭想嫁女回娘家,四個兒子的長柏和三個兒子的長棟統統拒絕,只有親哥嫂接收一個,還只肯出一個庶子,從這一點來看,后來的長楓這一房,是當家主母柳氏說了算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