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讀《知否》,林噙霜之所以下場凄涼,主要是因為她高估了兩點

wang 2022/10/06 檢舉 我要評論

林噙霜,是《知否》前期的一個主要反派,她不僅設計害死了盛明蘭的親生母親衛小娘和盛明蘭的弟弟,而且在盛家飛揚跋扈,不把主母王氏放在眼里,教出來的女兒也是慣會裝可憐、手段不入流的人。

林噙霜之所以可以在盛家飛揚跋扈,連主母王氏都奈何不了她,主要是因為林噙霜知道該如何抓住男人的心。在盛紘的眼里,林噙霜與自己有愛情存在,地位自然不一般。

林噙霜一直讓盛紘認為,她當初之所以放棄被盛老太太安排做別人正妻的機會,也要給盛紘做妾,是因為愛著盛紘,不計較這些身份和榮辱。可實際上,盛老太太看得很明白,林噙霜也明確告訴女兒盛墨蘭,她就是窮怕了,不愿意再過苦日子,只要可以有一份安穩的日子過,哪怕是做妾,她也值得。

「女人這一輩子不就是靠個男人,男人是個窩囊廢,再強的女人也直不起腰來,那時我就想,不論做大做小,夫婿一定要人品出眾,重情義,有才干,能給家里遮風避雨……跟了你父親,雖說是妾,卻也不必擔驚受怕,至少能有一份安耽日子可過,兒女也有個依靠。」

老實說,在那個年代,林噙霜的選擇算不上錯,相反,她看事情還算通透,的確,在那個年代,女子無法從事生產,無法憑本事養活自己,要想跟孩子們一起有個安穩的生活,唯一的希望就是找到一個好男人。

實際上,林噙霜也如愿以償了。她跟了盛紘,雖然做了妾,但是日子過得很好。

盛紘是庶子出身,很清楚妾室和庶子庶女被欺負的緣由,于是,他給了林噙霜獨立的經濟來源,讓其不用受到王氏掣肘,又讓林噙霜自己撫養孩子,在盛紘的庇護下,林噙霜一個妾室過得比很多人家的嫡妻還要體面。

若是林噙霜肯安分守己,好好珍惜來之不易的幸福,教養好一雙兒女,等到盛長楓功成名就的時候,她也許就可以跟著兒子一起分家生活,過著體面的晚年生活,可是,林噙霜貪心不足蛇吞象,毀了自己的幸福。

在原著里,盛墨蘭和梁晗事發之后,林噙霜沒有被盛紘打死,而是被盛老太太處置,關到了鄉下的莊子里。

她曾聽說,林姨娘剛犯事那陣,被貶到莊子里后還不安分,不斷地尋死覓活,伺機逃出去。當時王氏正掌權,要收拾這個昔日的仇敵何其容易;便以防止林姨娘尋死為名,將她關進一間只有一扇小小高窗的小小土屋里,每日只給三碗豬油拌板。

林噙霜被關了起來后,王氏就可以找林噙霜算賬了,在康姨母的建議下,王氏讓人每天給林噙霜三碗豬油拌飯,讓林噙霜變成了一個肥豬婆,硬生生毀了林噙霜最在乎的身材和美貌。

加上菊芳等人對林噙霜恨之入骨,林噙霜徹底失去了重獲自由的機會,到了最后,連她的兒子盛長楓都被妻子柳氏說服了,放棄了營救她,她的下場只有一種,那就是被關到死為止。

3讀《知否》,我發現林噙霜之所以下場凄涼,主要是因為她高估了兩點。

第一,她高估了自己的本事,以為哪怕跟盛紘翻了臉,自己也可以重新抓住盛紘的心;

處置林噙霜的時候,盛老太太下了一劑狠藥,徹底斷送了林噙霜回來的可能性,那就是抬菊芳為姨娘。

菊芳,是林噙霜身邊的丫鬟,長得十分漂亮,在一般情況下,林噙霜是斷然不舍得讓菊芳伺候盛紘,搶了她的風頭的。可是,為了幫助盛墨蘭,她必須拿捏住盛紘的把柄,讓他對自己有求必應,因此,林噙霜設計了盛紘,讓盛紘在國喪期寵幸了菊芳,還讓菊芳懷上了孩子。

若是盛紘不肯為盛墨蘭的事情出力,成全她們母女的齷齪心思,林噙霜便拿菊芳的事情做要挾,一旦盛紘在國喪期有了孩子的事情傳出去,盛紘的仕途也就完蛋了。

盛老太太很清楚林噙霜的打算,便勸說菊芳放棄了這個把柄,讓她風風光光抬了姨娘,有這麼個美妾在身邊,林噙霜又深深地得罪了盛紘,自然不可能再回來了。

看見這一幕,林姨娘才真正怕起來,抑制不住地發抖,她本還想著盛紘會念舊情,過上一年半載,再有兒女時常求情,盛紘便把自己接回來,但若叫這麼一個年輕貌美懂風情又深深憎恨自己的女人留在盛紘身邊,日日吹著枕頭風,怕盛紘想起自己只有恨意了。

實際上,不需要菊芳吹枕邊風,早在林噙霜算計盛紘、差點害了盛紘最在乎的盛家未來的那一刻,盛紘對其就只剩下恨意了。

他可以寵林噙霜,只因林噙霜只是在內宅撲騰幾下,不會有太大的影響,可是,若是讓他在女人跟盛家前途二者間選一個,盛紘會毫不猶豫地舍棄林噙霜。

第二,她高估了盛紘對自己的愛情,殊不知,在盛紘的眼里,無論是王氏,還是她,都遠遠比不上盛家的門楣。

誠然,盛紘對林噙霜是有感情的,可是,在盛紘的心里,愛情也好,親情也罷,都遠遠比不上一點,那就是盛家的前途。

一直以來,盛紘都把發揚光大盛家門楣當作第一任務,他自己做官戰戰兢兢,從不冒進,從不參加黨爭,又對三個兒子嚴加管教,督促他們考取功名,繼續讓盛家發揚光大。對待女兒,他從未想過讓誰攀附權貴,在為她們選取夫婿的時候都是在清流豪門兩邊權衡。

拿盛老太太中毒一事來說,要不是盛明蘭態度強硬,盛紘一開始并不想把事情鬧大,只因他的老婆王氏攪了進去,他擔心事情鬧大了,會影響到盛家的發展。為了盛家,他連對自己恩重如山的嫡母都可以辜負。

直到最后,他之所以要跟王家剛到底,非要把康姨母繩之以法,主要是因為自己最器重的大兒子盛長柏的仕途都受到了威脅,這也踩了盛紘的底線。

關于盛紘是個什麼樣的人,盛長楓的妻子柳氏看得比林噙霜清醒多了。

「林姨娘,時至今日,你還不明白你當年是為什麼才被逐出府的麼?相公這人,骨子里和公爹其實是一種人,他們最看重的,既非賢妻,也非寵妾,而是他們自己。公爹一心想要光耀門第,你礙著他的路了,自然得讓開;相公呢,他喜歡吟風弄月,無憂無慮地過日子。」

林噙霜教導女兒盛墨蘭不顧廉恥,勾搭梁晗,攀附高門,要不是盛老太太處理果斷,抓住了梁家的把柄,一頂蓋頭遮掩了過去,盛家的名聲可能就被毀了。林噙霜干下這種有辱盛家門風的事情,盛紘斷然不能容她。

若是林噙霜不忘初心,記得自己想要一個安穩生活的初心,老老實實過日子,也不至于會落得這麼個下場。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