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這是一個靈魂拷問:顧廷煜這樣的好丈夫,你敢不敢嫁?

小九 2022/12/27 檢舉 我要評論

整部《知否》劇中,好丈夫屈指可數。

盛纮雖口口聲聲「我把你放在心尖20年」,但終究掩不住內心的涼薄。小公爺高潔如玉情深似海,但做他的妻子好辛苦,郁郁寡歡還無處可訴。

賀弘文跟明蘭訂婚時,連眼神里都調了蜜。平日噓寒問暖煲湯送藥,十足的暖男人設。可真遇上什麼事,立刻就退避三舍,暗戳戳地把明蘭送去打頭陣。

至于梁晗之流的紈绔子弟,所有的纏綿悱惻,不過是情欲上頭后你儂我儂的一場消遣,不提也罷。

說到好丈夫,盛長柏必定算一個。矜持自律、克己復禮,沒有半點花花腸子。跟同樣端方的海氏,堪稱絕配,是一對相敬如賓的好夫妻。

顧二爺也得算一個。對外室曼娘,尚且情深意重,企圖為之計長遠。對明蘭更是癡心一片,活脫脫一個寵妻狂魔。

但我今天要寫的,是另一個男人。

此人是個大反派。心思刁鉆,行為卑劣。為了一己私利,做事不擇手段,毫無底線。和小秦氏一起,生生把侯府變成了顧二口中的「虎狼窩」。

沒錯,他就是侯府的嫡長子,顧二的親哥哥——顧廷煜。

為了整垮顧二,這位顧大郎可沒少干壞事。明里暗里地加害,險些讓顧二斷送了一生。這樣黑心肝的反派,簡直人人都可上前啐一口:呸!

可人家顧大郎的老婆,卻不這樣想。

面對一個朝不保夕的病秧子丈夫,邵氏是死心塌地且心甘情愿的。她嚶嚶的哭訴,就是她的心聲:「大郎,你是天下最好的夫君。若有來世,我一定要與你再做夫妻。」

邵氏固然是個沒什麼心機的女人,頭腦簡單還眼拙。在婆母小秦氏手下做了十數年的兒媳婦,始終沒看透過婆婆佛面蛇心的真面目。直到顧廷煜咽氣之際,還在將信將疑:不會吧?婆母她不會是這樣的人。

論智商謀略,邵氏跟丈夫相比,簡直云泥之別。如果顧大郎想算計老婆,估計用腳趾頭謀劃一番,都能輕而易舉地做到。

但顧廷煜沒有這樣做。這個陰郁狡猾的男人,算計了一輩子,周旋了一輩子,對憨笨的妻子卻從未用過半點機心。他對她的感激和憐愛,是真實的。他是真的很愛自己的妻女,很想能護她們一世周全。

這個病骨支離的男人,半生煎熬,氣息奄奄,生命的歡愉早已所剩無幾。妻女的未來,才是支撐他活下去的唯一力量,也是他殫精竭慮萬般算計的唯一動機。

他拼命張開他那殘破的羽翼,企圖將妻女籠罩其下。活著,做她們的頂梁柱;死了,給她們托著底。

顧家這兩個男兒,都是疼老婆孩子的人。顧二愛老婆,是「我在男人堆里老幾,你在女人堆里便是老幾。」顧大愛老婆,則是「為了你和嫻姐兒,我要活下去。」

對顧廷煜而言,死不是最艱難的,活著才是。顧二愛老婆,用的是情,顧大用的卻是命啊。

邵氏憨笨,顧廷煜心知肚明。所以他一直瞞著她,沒讓她見識后院那些刀光劍影,領略那些險惡人心。

他撐著病歪歪的身子,能拖一日是一日。他想撐到女兒成人,想替她們謀劃妥當。可他終究是沒那個命。

當聽聞自己時日無多時,顧廷煜惱恨地咆哮著,「你不該瞞著我呀!若早知如此,那便不一樣了。」他立刻改變策略,拿出家書,做了一番新的謀劃。

他聲淚俱下,曉之以情、動之以理、誘之以利,把顧二那顆早就涼透了的心,弄得七上八下。難怪顧二對這個兄長,雖痛恨卻也不得不佩服。

他的心機和手段,只在顧二之上。若不是被身體拖累,又焉能做池中之物。

或者你會說,這個男人之所以對老婆好,還不是因為他身體不行?如果像顧二那般生龍活虎,還指不定是個什麼東西呢!

這種設想,的確很有可能,但畢竟未發生。值得注意的,倒是這個男人的選擇。

要知道,身體羸弱的男人,花心是困難了些,但未必會愛老婆。又弱又薄情的丈夫,貌似也并不少呢。

何況,除了體弱多病,顧廷煜可是襲了爵的侯爺。才華樣貌,又是一等一的好。滿汴京城里,也只有玉樹臨風的小公爺,是能與他比上一比的。

如果顧廷煜對妻子無情,他是能輕易把邵氏踩在腳下任意蹂躪的。就像電影《菊豆》里,那個無能又惡毒的老男人一樣。他也可以納妾,不過是花些銀子,只要他愿意,照樣可以催折掉一個女子的青春。

但他沒做這樣的選擇。

即便邵氏因膝下無子勸他納妾,也被他拒絕了。「你跟了我,已是毀了一輩子。就不要再去禍害別人家的姑娘了吧。」

顧廷煜,骨子里是驕傲的。命運跟他開了個太大的玩笑,讓他身與心為仇。他的身體,讓他無法施展抱負。他的驕傲,讓他不能自暴自棄。從小被灌輸的仇恨,又讓他把所有的怨毒,都傾倒在了顧廷燁身上。

等他看穿小秦氏的嘴臉時,他的心早已被仇恨和嫉妒,折騰得千瘡百孔,回不了頭了……

這個男人,可恨里藏著太多可悲。他對妻兒的深情,又令人動容。周全了夫妻意,卻辜負了兄弟情。顧廷煜的人生,如他的身體一般,是殘缺的。

像顧大郎這樣的男人,現實中真的有。對妻兒深情厚意,卻對他人刻薄寡恩。

我姥爺的弟弟(我叫他二姥爺),就是這樣的人。

我二姥爺是家里的小兒子,很得父母偏愛。無論分家前后,便宜從來都是他負責占的,兄弟姐妹們就只有吃虧的份兒。

我姥爺思想傳統,總覺得做大哥的,就得不顧小家顧大家。為此,我姥姥沒少受委屈。受了委屈也得忍著,因為得有個大嫂的樣兒。賢惠謙讓,隱忍大度,所有這些夸人的詞,都是要付出代價的。

跟我姥姥的委屈構成鮮明對比的,是我二姥姥。

二姥姥因為被二姥爺護著,在家里誰也不敢惹。即便在那個年代做媳婦兒,也照樣活得自由自在無所顧忌。

那年代還沒有「寵妻狂魔」這個詞,能這麼做的男人更是極其罕見。但二姥爺就是這麼干的。

他對兄弟姐妹很涼薄,對外人更是自私算計。誰要是觸碰到他的利益,哪怕是一點點,他也一定不依不饒,非得去找補回來不可。有時還要耍耍心眼,甚至是使點壞,去算計算計別人。

所以,二姥爺的口碑一向不咋地。人們都夸我姥爺,夸他厚道,夸他肯犧牲小家利益顧著大家族。

但我姥姥是不是也這麼想呢?我不知道。倒是聽姥姥說過,「你二姥姥呀,做女人是好命的。」

二姥爺對老婆,是出了名的好。跟曹操有一拼。曹孟德是「寧肯負天下人,不能天下人負我」,我二姥爺是「寧肯負天下人,也不能負老婆」。

所以,我一度認為,嫁人當嫁這樣的人。管他對別人如何呢,只要對老婆好就行。

可在看多了世事人心后,我不再這麼想。

邵氏和我二姥姥,都是幸運的女人。她們的丈夫算天算地,唯獨不算計老婆孩子。但,人生在世,你敢只寄望于運氣嗎?

如果那個精明自私的男人,調轉槍頭呢?你該如何應對?你能是他的對手嗎?細思極恐。

想來,還是明蘭那句話,更靠譜。

「選人,要看他的最低處。」

人品的最低處,便是做人的底線。你能否接受,取決于你是怎樣的人。若你能接受,那個人,才是能讓你安心的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