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瑯琊榜》才知:聶鋒第一次遇見梅長蘇,為何看一眼就往后躲

小九 2023/01/10 檢舉 我要評論

三月春獵,譽王上位計劃落空,很快便淪為籠中人。

這次之后,再也沒人能成為靖王升遷路上的絆腳石。

這對靖王來說,是件好事。

然而,靖王的好事還不止于此。

平定了譽王等人之后,下屬欣喜若狂地跑來告訴靖王,他們抓到了之前圍堵多時的大怪獸。

梅長蘇聽到「怪獸」二字,表面平靜,內心翻騰。

為了驗證自己的想法,梅長蘇不顧旁人的反對,走到籠子前面去長長見識。

這時候,神奇的一幕發生了。

籠中的「怪獸」看到有人靠近,馬上發起攻擊。

當時,在場的人極為緊張,他們擔心梅長蘇會因此受到傷害。

可大家奇怪的是,那個看起來弱不禁風的蘇先生此時很大膽,在看到怪獸的異樣后居然做到紋絲不動。

梅長蘇靠近籠子之后,用非常堅定的眼神,看著籠中的「怪獸」。

這時,「怪獸」在看清梅長蘇之后,立刻往后退。

即便它內心的毒已開始發作,仍然抑制住自己不向梅長蘇靠前一步。

當天晚上,梅長蘇就知道了「怪獸」的真實身份,他是赤焰軍先鋒:聶鋒。

梅長蘇是赤焰少帥,也就是聶鋒的領導。

兩人不僅是上下屬,還是生死相交的好兄弟。

所以,很多人覺得,聶鋒已憑借眼神,認出了梅長蘇。

事實真是如此嗎?

聶鋒看到梅長蘇一眼后就害怕的往后退,是他真的認出了梅長蘇嗎?

其實,那時候的聶鋒,并沒有認出梅長蘇。

首先,梅長蘇模樣已大變,很多人都無法第一眼就認出他是林殊。

其次,就算樣子變了,身上的氣息、眼神還在,可當時他們在籠子里外也只是對視了幾秒。

聶鋒和梅長蘇再怎麼心靈相通,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判斷出眼前這個人是林殊。

聶鋒不知道他是誰,但是他可以肯定,此人一定是舊人。

為什麼這樣說呢?

首先,我們要明白梅長蘇見到「怪獸」時,為什麼會靠近?

因為他知道全身長滿白毛的人,除了是真正的怪獸之外,剩下的便是和他一樣中了火寒之毒的人。

假如眼前的人真的是怪獸,靖王的部下身手那麼好,不可能抓了一年多,連根毛都沒抓住。

而且,再聰明的動物也是斗不過人的。

所以,唯一能解釋得通便是,他不是「怪獸」而是人。

梅長蘇為了證明自己的判斷,只身一人來到籠子前面細細地觀察,之后假裝不經意,悄悄地地握住「怪獸」的手。

當摸到「怪獸」腕上的手環時,梅長蘇的內心有了答案。

在場的人不知道,只有梅長蘇明白赤焰軍只有當上了領導,才有資格佩戴屬于他們名字的手環。

而這一點,聶鋒也知道。

對聶鋒來說,這輩子有兩樣是他難以割舍也絕不割舍的寶貝,一是妻子夏冬,二則是腕上的赤焰手環。

如今,眼前這個滿眼堅定的人緊緊地握住他的手環,說明此人也知道這個秘密,而他一定是自己人。

因此,當梅長蘇對聶鋒說:「我知道了,你放心,有我在你再也不用受苦了」時,聶鋒也驗證了自己內心的想法。

隨后,便聽話地走出籠子,跟著梅長蘇走了。

說實話,如果光靠手環,還不足于讓聶鋒相信。

但在此之前還發生過一件事,正是這兩件事加在一起,才讓聶鋒信任了眼前這個看起來病怏怏的人。

夏冬收到聶鋒去世的消息之后,每年初五,不管多忙都會放下手中的工作,來到墳前看望亡夫。

這個習慣,聶鋒知道的。

因此,他經常躲在暗處悄悄地看著夏冬在思念自己。

後來,梅長蘇來到金陵之后,聶鋒的墳前多了一個看望自己的人。

梅長蘇進入金陵第一年,便以徒步健身為由,暗中帶著下屬來到山上。

梅長蘇的意圖很明顯,他就是想拜一拜聶鋒。

所以,梅長蘇表面上對夏冬說是今天是偶遇,實則不排除他跟蹤夏冬來到聶鋒的墳前。

隨后,梅長蘇在墳前跪拜聶鋒,這一幕被躲在樹林暗處的他看見了。

梅長蘇的拜,夏冬可以看成是禮貌,是對亡夫的仰慕。

但聶鋒卻不這樣認為。

聶鋒一生的光陰幾乎都在赤焰隊伍中度過,可以說,他的朋友全是戰友。

因此能來看他的人,說明也是以前的舊人,只是聶鋒不知道這個人到底是誰。

就這樣,結合兩次的見面,聶鋒基本能斷定,梅長蘇也是赤焰軍的人。

所以這時候,我們就能知道聶鋒為何看他梅長蘇之后,要往后退?

聶鋒的退不是害怕,而是無顏以對。

當年,由林家帶領的赤焰軍平定大渝之后,他們正在原路返回。

戰士們還沒來得及休整,又接到朝中戰報。

林殊父子并不知道這是夏江和謝玉的陰謀。

他們派出先鋒聶鋒前去接應援軍,沒想到,聶鋒去了許久卻遲遲未歸。

而林殊也不知道聶鋒已遭到謝玉的暗算,更不知道夏江借聶鋒之手寫了一封假的檢舉信。

正是這封信,讓七萬赤焰軍命喪梅嶺。

這些事,聶鋒完全不知情。

這個結果,也不是聶鋒的錯。

可作為忠義之人,聶鋒認為自己是整件事的起源。

如果不是他,七萬將士不可能戰敗。

作為將軍,他不僅營救不了出生入死的兄弟,還讓大家從此蒙冤受屈,永不見天日。

衛崢存活下來之后,只能躲到藥王谷,然后換個新身份悄悄地活著。

其他活著的舊人,也只能進入江左盟,過著東躲西藏的日子。

這個結果,聶鋒覺得都是自己引起的。

所以,聶鋒很懊惱,也自認愧對舊人。

即便活著,也沒有勇氣去面見家人。

聶鋒死了,最傷心難過的人,莫過于妻子夏冬。

每年初五,看到夏冬在墳前落淚的樣子,聶鋒何嘗不想沖出去與她相認。

可以前的他是威風凜凜的大將軍,如今的他一身白毛,舌根僵硬,連話都講不清楚,他要如何面對夏冬?

再說,其他人都犧牲了,只有他活下來,聶鋒又該怎麼面對舊人的家屬。

因此,聶鋒選擇躲起來,可他又放心不下夏冬。

不管他變成怎麼樣,守護夏冬的心永遠不改變。

春獵的時候,聶鋒以為夏冬也隨駕而行,因此悄悄地跟到郊外。

也正是這次不經意,才被靖王的手下抓住。

這次被抓,讓在外流浪了十三年的聶鋒,真正地回了家。

聶鋒能夠堅持這麼久,實屬不容易。

如果沒有勇士的體魄和堅定的意志,聶鋒早就死在荒山野嶺。

是赤焰精神,讓聶鋒堅強地活下來。

也是赤焰精神,讓洗白之后的他,在聽到北平出事后不計前嫌,再次穿上戰袍,帶上夏冬一同前往戰場奮斗。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