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兒的面子真大,比盛紘還會隱藏的老好人華蘭,究竟有多會盤算?

小九 2022/12/13 檢舉 我要評論

比盛紘還會隱藏的老好人華蘭,究竟有多會盤算?

顧廷燁在官家面前求娶盛家嫡女,如蘭和文炎敬私會,這一連串的事情下來,逼得盛紘夫婦倆沒辦法,只想把明蘭嫁出去平息了事。好在有真心疼愛明蘭的祖母,被欺負到頭上,還有祖母給明蘭撐腰。

上一次因為墨蘭做了敗壞門風的事,華蘭跑回家找母親哭訴,大娘子心疼閨女,沒辦法了只能找祖母出面,去梁家說和這場親事,得虧梁家理虧,要不然這一次明蘭就直接得當了炮灰。

這一次出事了,大娘子又拿華蘭當做擋箭牌,這才有了祖母怒懟兒子兒媳的名場面。次次都拿華蘭受委屈來說事,還好祖母是個明事理的,說出了華蘭到底是明媒正娶到伯爵府的,別想拿這個當幌子。

其實說到底,還是華蘭會盤算,明明早前養在祖母名下,但一有事就回娘家和母親說。這樣既顯得自己孝順,又顯得不去拿糟心事煩祖母,真是一石二鳥的好手段。

雖然華蘭沒有一次主動要求祖母為她做過什麼,可是每一次她回娘家哭訴,老太太都幫她解決了。

這就是華蘭的高明之處,她是比盛紘更精致的利己主義者。仔細回想一下,華蘭無論是婚前還是婚后的行為,處處都是為了自己謀劃。

華蘭是盛纮的第一個女兒,也是祖母的第一個孫女,她把華蘭當做自己的親孫女般毫無保留地疼愛,真心實意地付出,傾囊相授的教養著。

就連華蘭高攀的伯爵府,也是看中了華蘭是祖母養大的,出嫁時她也是在祖母屋里風風光光嫁出去的。可是到頭來祖母的真心卻換不來華蘭同等的對待。

在祖母被康姨媽下毒后,華蘭從未露過一面。站在觀眾的角度,確實可以體諒她在婆家生活的艱辛,可是和明蘭一樣,同為祖母帶大的孫女,華蘭就顯得少了很多人情味。

因為華蘭知道自己一旦摻和進去就必須要站隊,是幫著明蘭對付自己的親媽,還是幫著母親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呢?

為著自己考慮,兩邊她都不能得罪,所以干脆就當不知道這件事。就連想方設法的墨蘭都在打聽家宅發生了什麼事,而華蘭卻不聞不問。只要自己的利益不受損,這種刀切豆腐兩面光的做法,是華蘭最好的選擇。

慢慢的祖母也明白了華蘭的為人,雖然嘴上不說出來,但也寒透了心。

有誰發現了這個細節?王若弗和林噙霜的教育水平體現在孔嬤嬤的教學中。

孔嬤嬤第一節課留下的作業就是點茶。

王大娘子三下五除二的就做好了茶,而到了妾室林小娘這邊,她也只會動動嘴,對墨蘭的學茶之路,沒有半點幫助。由此也反映出來林小娘和大娘子之間的實力懸殊,對應的教育水平也是天差地別,更是導演暗藏在劇情里的細節,有第一次看劇時就發現的麼?

除了這次點茶之外,茶文化在《知否》中還有很多體現。

包括祖母在內的每個貴婦都愛雙手捧著建盞吃茶,甚至肚子餓了都要拿茶來墊肚子。

如蘭被母親安排在房間等著見客,眼看到用飯的點了,可左等右等也不見人來請,小吃貨如蘭早已餓的肚子咕咕叫了,這才讓丫鬟去準備七寶擂茶。

這種擂茶和我們平時喝的茶可不一樣,是由很多原料組成,基本上相當于一種小吃了,所以說是吃茶而不是喝茶。

而如蘭心心念念的七寶擂茶屬于擂茶的一個小分支,用綠茶舂搗過程中加入芝麻、花生、綠豆、葛粉、糯米、紅豆、生姜,搗碎成泥狀,加沸水過濾后即可食用。

這樣做出來的茶,既有綠茶的清香,又有芝麻和花生的美味,是不可多得的一種好茶。所以明蘭在老爹盛紘來看望她和衛小娘時,就興高采烈地為父親奉上了親手烹制的七寶擂茶。

在劇中我們經常可以看到做茶的畫面,盛家的三個蘭長大后,祖母還特意請了孔嬤嬤來家里教孫女們做茶,可見點茶在當時的重要性。

宋代是中國茶文化的鼎盛時期,上至王公大臣、文人僧侶,下至商賈紳士、黎民百姓,無不以飲茶為時尚,點茶為流行。

我國古茶道中最值得研究和推崇的其實就是宋代的點茶,所以導演才在劇中加入了大量的做茶環節。

同樣是宋朝背景的《夢華錄》中,趙盼兒也做得一手好茶。那時候自上而下的階層都愛喝茶做茶,很多文人雅士多以斗茶為生活樂趣。而有的官員因為向官家進獻好茶,而得到賞識,以至飛黃騰達。

咱們的點茶文化博大精深,后傳入其他國家。如今點茶非遺申報成功,也是茶道和茶藝得到認可的一大表現。

等同于我們用筷子吃飯,用毛筆寫字一樣,點茶也曾經是古人的日常生活方式,它的重現可以說是具有里程碑的意義,也更期望茶文化得到進一步的弘揚和發展。

明蘭的馬球到底是誰教的?

要說明蘭的童年,那是比我們現代人都過得精彩,什麼投壺、捶丸、蹴鞠 、打馬球,各種活動應有盡有。沒有手機、電腦和WIFI,明蘭的小日子可是被各色的娛樂方式充斥著。

《知否》一開場就給我們展示了第一個娛樂項目:投壺。明蘭的投壺是衛小娘教的,在這場對弈中,明蘭替大姐姐華蘭贏回了聘禮,也結識了顧二。

投壺是古代的一種投擲游戲,屬于一項高雅的娛樂活動。除了官員家眷愛玩,連宮里的貴妃都愛玩這項娛樂活動。

古代的君子六藝中就有提到,「禮、樂、射、御、書、數」,其中射就是投壺。

第二個娛樂項目就是打馬球了,快到開春的時候了,如蘭一邊篩選著精美的襻膊,一邊和母親嘮家常,可見打馬球也是承擔著古代男女相到對象的重任。

盛家女兒都不會打馬球,那明蘭的球技是怎麼練成的?在原著中體現得更為明顯,明蘭到了祖母身邊后,祖母找準機會就帶著明蘭去莊子上玩,也教會了明蘭一手的好球技!

劇中第一次馬球會上,明蘭開始正面接觸齊衡,而齊衡卻被縣主和榮飛燕看中,墨蘭和梁晗也有了進一步的發展,這場意義深遠的馬球會,也奠定了劇中角色未來的發展方向。

馬球起源于蹴鞠,類似于今天的足球比賽。可以想象如今的世界盃,在過去的古代人早就經歷過啦。

第三個娛樂項目捶丸,這是如蘭提及過很多次的體育項目。以球杖擊球入穴的一種運動項目,是古代的高爾夫了。

這是一項連孩童和女子都癡迷的戶外活動,宋代佚名作者繪的《蕉陰擊球圖》,圖中兩個孩童玩的就是捶丸游戲。

這種小資的休閑娛樂活動,也體現了古人生活的愜意。

第四個就是雙陸拆白了,這是明蘭被賀弘文傷心后,回到家明蘭為了安慰祖母說,這是明蘭打發時間的休閑活動。

雙陸是一種棋盤游戲,拆白是一種文字游戲。在《紅樓夢》中有過雙陸的描述,看見賈母與李紈打雙陸,鴛鴦旁邊瞧著。

而拆白是把一個字拆成一句話的一種文字游戲,類似謎語的謎面,被拆開的那個字,就像謎底。目的不是讓人猜謎語,而是想告訴對方自己想說的話,卻不明言,變個說法道出來,要人猜。

總之也是一種可以和朋友玩耍的娛樂活動,除了單人可打發時間的插花焚香點茶,這種多人的娛樂方式要更精彩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