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后早就發現甄嬛雙生子破綻,為何不揭穿?不愧是前「宮斗冠軍」

小九 2023/01/18 檢舉 我要評論

作為近年來重播率最高的電視劇之一, 《甄嬛傳》的人氣和國民度可謂是一時之巔。

它不僅讓劇中演員受益匪淺,擁有了事業上的「壓艙石」;也讓網絡版權方——樂視和優酷賺得盆滿缽滿,成為了他們旱澇保收的「定海神針」。

《甄嬛傳》會有如此強大的魅力,除了它優秀的服化道和演員精湛的表現, 更重要的還是扎實有力的劇本和意蘊滿滿的細節,比如甄嬛和太后隱形的對抗就頗值得玩味。

在電視劇中,熹妃回宮絕對是點睛之筆,至此后宮爭斗開啟了全新的局面。

明面上是皇后和甄嬛的爭斗競逐,妳來我往;暗線則是太后對甄嬛的多番試探和爾虞我詐。

其實在甄嬛剛回宮的時候,太后就已經發現了雙生子的破綻,還為此屢次試探,直到最后都沒有消除疑慮。

既然疑慮重重,太后為何不揭穿熹妃?作為深諳后宮競逐的老狐貍,她隱藏的心思到底是什麼?

情非得已的支持

在劇情前期,甄嬛的主要對手是囂張跋扈的華妃,兩人之間針尖對麥芒的激烈競逐帶來了很多精彩絕倫的對抗。

但是在主線之外,還有兩個強大勢力也曾多次對甄嬛暗中出手。

其中之一就是以皇后為首的勢力,雖然她們在前期和甄嬛是心照不宣的盟友,但是也一直暗暗提防后者。

在皇后看來,甄嬛具備華妃成功的一切要素,如果不加防范,難保不會有一個新的「華妃」。 而另一個勢力則是前期不顯山不露水的太后,她內心里對甄嬛其實是頗不待見的。

這點厭惡之情在選秀之時就有所體現,相比當時皇帝的心中暗喜,太后對甄嬛則是處處作梗,暗中刁難。

她的想法很簡單,就是一切從家族出發, 維護好烏拉那拉氏的地位,保住宜修的皇后位置。

而甄嬛眉宇間太像純元了,難保皇上不會對其寵愛過頭,生出廢后的想法。而宜修差點被廢的結局也證明了太后一開始的擔憂絕非胡亂猜測。

所以當甄嬛被廢出宮時,太后是樂見其成的,終于鏟除了那拉氏家族的一個心頭大患。

既然如此,為何到了后期她卻不顧「危月燕沖月」的天象,執意讓甄嬛回宮呢?

其實,太后這樣做并非心甘情愿,而是情勢所迫。

一方面,甄嬛當時確實懷有龍種,強行讓她留在凌云峰極為不妥。何況皇帝迎熹妃回宮的想法頗為堅決,屢次三番在她面前提起。

在太后看來, 甄嬛被貶出宮一次后,圣心眷顧早已大不如前,和皇帝之間也有了深深的裂隙。即便讓她回宮,也不會掀起什麼風浪,沒必要因此傷了母子之情。

另一方面,缺少了甄嬛的牽制,皇后宜修的行事作風逐漸變得無所顧忌,失去穩重。

如果放任她繼續下去,絕對是取禍之道,必然會給烏拉那拉氏一族帶來滅頂之災,必須創造一個制衡她的對手。

真正讓太后下定決心放甄嬛一馬的,還是四阿哥被毒害一事。

作為劇中備受雍正厭棄的阿哥,弘歷一直生活的謹小慎微。這樣的人對皇后完全沒有威脅,按理說可以平平順順活到離宮別居。

因此,太后逐漸放松了警惕,對孫子的照顧也頗有不周之處。

結果就導致了四阿哥差點被皇后毒殺,要不是奶娘替主子扛下了禍端,雍正本就單薄的子嗣必然要再遭重創。

其實,太后一直知道皇后在暗害皇帝子嗣,考慮到她是自己的接班人,而且未出生的皇家子嗣終究沒那麼重要,所以很多次都忍了下來。

但是四阿哥這件事卻不同以往, 皇后出手對付的是馬上要成年的皇子,這就越過了太后的底線。

因此,當皇帝再次表達要接回甄嬛的時候,太后不僅沒有反對,還旗幟鮮明地表示支持,甚至出面頂下了很多皇后和前朝的質疑,大大降低了雍正的壓力。

不過,這并不意味著太后對甄嬛的態度發生了改變, 她依然對這個寵妃沒什麼好感,對她腹中龍裔的真實性也半信半疑。

多次試探難消疑心

其實太后對甄嬛有疑心是必然的,天家子嗣是皇權的有力爭奪者,不容出現一絲褻瀆。

在皇帝踏上凌云峰之前,甄嬛在甘露寺一直是避世而居,沒有人知道她每天見了什麼人,在做些什麼。

這就給人留下了遐想的空間,各種風言風語也接踵而至。 太后出于謹慎考慮,也必然要對甄嬛及其子嗣多加試探。

而且熹妃回宮之后,也確實暴露出了很多問題。畢竟她實際懷孕的時間要比皇上以為的早了兩個月份,即便有溫太醫提供的束腹之法,也依然要比平常孕婦顯懷很多。

這就讓后宮出現了很多流言,懷疑熹妃肚子里的孩子另有其父。

不過這畢竟是皇家丑事,太后就算是心有懷疑,也不能大張旗鼓去查。所以,她對甄嬛進行了三次試探,來求證問題的答案。

第一次試探來得很快,甄嬛剛剛回宮沒多久,太后召她覲見。 后宮其他人即便對甄嬛有所懷疑,也只能在私下悄悄議論。而太后則不同,她完全可以直搗黃龍。

因此在甄嬛覲見后,太后僅僅和她聊了會家常,就直接當著皇帝的面單刀直入,狀似不經意地詢問 :「熹妃的肚子看起來,要比尋常快五個月的肚子大些。」

好在甄嬛早就了解到后宮的風言風語,也想好了應對之策。面對太后的誅心之問,她淡淡一笑,佯裝一臉幸福地回答: 「太醫說臣妾懷的是雙生胎。」

這個回答完全出乎了太后的意料,即便是老成如她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情況,在確定甄嬛有太醫的背書后,這個答案暫時緩解了她內心的疑慮。

不過和皇上的大喜過望不同,太后在開心之余依然很冷靜,直到吩咐太醫復診后,才相信了甄嬛的說法。

不過,即便熹妃真的懷有雙生子,也不能證明就一定是皇上的。因此太后心中對此仍有疑影,并沒有徹底放心。所以在甄嬛分娩后,她又派了自己的貼身宮女竹息去試探。

后者在看到阿哥和公主后,給出的回答其實頗有深意,她說 :「小阿哥與小公主,眉眼之間很像熹妃娘娘。」

這句話放在后宮里是很違和的,因為一般人會先說孩子像皇上,然后才會說像額娘。

道理很簡單,一方面是因為皇上地位更高,要優先送上奉承之話;另一方面,孩子是從母親肚子里出來的,肯定會像媽媽,完全沒必要第一時間去強調。

所以,竹息這句話其實是提醒皇上:這個孩子的生母確實是熹妃,但像不像親爹不好說。

好在甄嬛的反應很快,她聽出了言外之意,立馬回了句: 「孩子還小,哪里看得出什麼地方像臣妾」,瞬間讓緊張的氣氛緩解。

有了竹息的匯報,太后依然不放心,她一定要親自看看。

因此,當皇帝和熹妃帶著孩子去請安的時候, 太后明明已經纏綿病榻,卻依然強撐著坐起來,表示要看一看小阿哥。

看了孩子后,太后幽幽地說了句:「六阿哥白白嫩嫩的,不像皇帝,生下來的時候,黑黢黢的。」

可見到了此刻,她內心的疑慮依然沒有解除,還在向皇帝暗示可能會有的問題。

不過此時的雍正還在興頭上,完全沒接住太后的暗示,還笑著回了句 「孩子像他的額娘,熹妃皮膚白」。

眼看自己的弦外之音沒有被兒子接收,太后也暫且熄了心思。她要等一個更適合的機會,查清楚所有問題的真相。

而這第三次試探就是全劇重頭戲——滴血驗親。

「滴血認親」破心結

看到這里可能有人會問:滴血驗親不是皇后主導的嗎?為什麼它是太后對甄嬛的第三次試探?

「滴血驗親」的發生其實是必然,在誕下雙生子之后,熹妃在后宮的地位就已經徹底夯實,即便她未來和皇上出現嫌隙,也依然會對皇后造成很大威脅。

所以對皇后一黨來說, 剝奪熹妃雙生子的「合法性」就是當務之急。

她們的一番算計不可謂不精妙,把宮內和宮外的所有反熹妃的力量都利用了起來,形成了泰山壓頂之勢。甚至皇后自己都親自下場,利用混了白礬的水來完成致命一擊。

可惜的是, 皇后一黨犯了一個致命失誤,她們錯判了甄嬛真正的鐘情對象,對溫實初喊打喊殺,浪費了所有的火力。這才讓甄嬛找到了可以利用的漏洞,完成翻盤。

在「滴血認親」這次行動中,其實一直都有個隱形的參與者,她就是太后。

這樣一件牽連甚廣、聯動宮內宮外的大事情不可能做到滴水不漏, 太后的勢力遍布后宮,早就洞若觀火。

但是面對可能出現的皇家丑聞,太后卻選擇默不作聲,甚至很有可能在背后提供了幫助。要知道,甄嬛回宮之后獲得了協理六宮之權,對內廷的掌控早已今非昔比。

能夠把她瞞得嚴嚴實實,單靠皇后一黨是不夠的,還需要太后的支持。

太后的做法是完全合情合理的,為了保證皇家血脈的純正,她必然要想方設法去搞清楚事情的真相。既然皇后已經動手了,那太后正好不必親自下場,只需要從旁協助就行了。

當然, 太后的這次試探最終還是失敗了。這也很正常,因為她也和所有人一樣,把懷疑的重點放在了溫太醫身上。

畢竟果郡王一直以來都和甄嬛保持了相當的距離,沒有人會平白無故懷疑到他身上,這才讓熹妃逃過了一劫。

在排除了溫實初的嫌疑之后,其實太后心中對此事已經基本接受了。雖然還有一些細節之處存在疑點, 但是此時的她已經不愿再糾結,所以之后甄嬛在后宮基本上沒遇到什麼威脅。

太后為何輕輕放過

作為皇帝的母親,太后絕對是站在后宮權力巔峰的女人。所以,她看待問題的時候,眼光其實比所有人都要長遠。

太后之所以放過甄嬛,首先就是之前提到的原因:留下她制衡宜修。在甄嬛回宮之前,諾大的后宮里皇后已經沒有對手, 她不僅肆無忌憚地害人,對太后的尊重也幾乎蕩然無存。

在這樣的形勢下,她當然要給皇后找一個實力可以匹敵的對手,這樣才能牽制后者的注意力,避免她不斷膨脹后野心失控。

而有了雙生子的甄嬛無論是地位還是榮寵都足以對抗皇后。除此之外,太后會選擇大事化小, 是因為她認為四阿哥即位的可能性遠遠要高于六阿哥。

既然如此,后者是不是皇帝的兒子就不再重要。因為阿哥無法承繼大統的話,不是過繼給某個王爺,就是搬出宮另立府邸,探究他的生父是誰毫無意義。

會做出這樣的判斷,是太后深思熟慮的結果。 首先甄嬛自己并不想六阿哥即位,她一心一意支持弘歷上位。

而且后者在「成為」甄嬛的兒子后, 雍正的態度發生了一百八十度轉變,不再厭惡這個「意外」而來的阿哥,對他也是悉心教導。

其次,六阿哥的年紀畢竟太小了,就算甄嬛有心讓自己的親生兒子即位,皇帝采納這個意見的可能性也很小。

即便皇上也心有所屬,要想說服皇親貴族和滿朝文武也并不容易。

而且放過甄嬛其實是雙贏的選擇:若是后者心中有愧必定會竭盡全力輔佐新君上位;若是行得正坐得端,以甄嬛的聰慧,也必然會做到一碗水端平,不會阻撓四阿哥上位。

不揭穿甄嬛,就能讓六阿哥身世之謎就此消散,所有的非議之聲會隨之停止,這樣也能保住皇家聲譽,避免丑事外傳。

至于烏拉那拉氏的地位,太后就更不擔心了。她太了解自己的兒子雍正了,只要皇后不犯下滔天大罪,有自己的遺詔和純元臨死的懇求,無論如何都能保住家族榮耀。

作為曾經的「宮斗冠軍」,太后的想法自然是以全局出發。放下對甄嬛的疑慮是一箭三雕的做法,她有什麼理由不這麼做呢?

結語

《甄嬛傳》作為一部優秀的群像劇, 它對于配角的塑造堪稱入木三分。太后出場的戲份雖然不多,但絕對是字字珠璣、暗藏智慧。

編劇只通過寥寥數筆就塑造出了一個優秀的前「宮斗冠軍」。她和甄嬛在「雙生子」身份之謎上的對抗,絕對是劇中濃墨重彩的一筆, 在不見硝煙的戰場里,兩人妳來我往,互有勝負。

而甄嬛能笑到最后,并非太后這個老狐貍謀算不足,只是前者很好地利用了信息偏差,才能屢屢化險為夷。

但太后還是不勝而勝,畢竟結局都掌控中。既然四阿哥順利登基,那六阿哥的生父是誰自然變得無足輕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