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凌不疑對少商的愛那麼明顯,為什麼少商卻和樓垚訂了親

wang 2022/10/20 檢舉 我要評論

少商在陪著程止夫婦去驊縣的路上,遭遇到叛軍的襲擊,他們寡不敵眾,差點被敵人包了餃子,還好凌不疑帶著人及時趕到,才救下了程少商一行人。

凌不疑看見少商為阿飛包扎了傷口,醋意大發,執意留下來讓少商為他療傷。

接下來就是撒糖的時刻,凌不疑明明身受重傷,卻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少商的身上,先是問人家少商繩是不是她心上人所送,然后又堅持讓程少商為他拔劍頭,最后還問人家手疼不疼?

在整個過程中,凌不疑的聲音始終都是溫柔的,好像自己的聲音大點就會嚇跑了程少商一樣。他的視線更是沒有從少商的身上離開過。

他對少商的愛,明顯得不能再明顯,這要是換作其她女娘,可能早就瘋狂了。可少商對于這個,不僅帶著重傷來救她于危難中,還對她極其溫柔的男人,似乎沒有絲毫的心動。

第一次刷劇的時候,我簡單地以為,是因為凌不疑沒有對少商真正的表白過,所以少商并不知道他的心意,所以才和樓垚在一起。

可是哪怕凌不疑沒有把愛字說出口,他對少商的與眾不同,表現得已經非常明顯,對于這一點,阿起和阿飛很清楚。程少商也不可能沒有感覺到。

可為什麼少商對凌不疑卻沒有產生愛慕之情,反而選擇了在能力,身份和地位都被凌不疑甩了幾條街的樓垚。重刷劇以后,終于有了答案,原因有以下三點。

第一原因:程少商對武將沒有好感

程少商出生在武將世家,她的父母就是為了保家衛國,一直在前線拼殺,直到她15歲才回家。

本來少商小的時候對自己的父母很是崇拜,在其他小朋友玩鬧的時候,她便獨自拿著木劍練習,一心想要成為和父兄一樣的人,長大后也能上陣殺敵。

可身邊的小朋友,很快就打碎了她的這個夢想,他們殘忍地告訴她,她父母因為嫌棄她是個小女娘,所以只帶了他的哥哥們上戰場。

少商想要推翻小朋友的說法,可事實卻是,他的父母確實從來沒有回來看過她,逼得她不得不承認,他們說的是事實。

小朋友的話,扼殺了少商想要上戰場的決心,更是斷了少商對武將的崇拜之情。

在后來的成長過程中,因為父母長期的缺席,讓少商小小年紀就嘗遍了人間冷暖。雖然父母帶著赫赫戰功歸來,可卻無法彌補她成長中的傷痛。

后來她親眼看見凌不疑刀尖上的鮮血,雖然知道他殺的人罪有應得,可她討厭這樣的殺戮,對凌不疑就更沒有好感了。

第二原因:程少商不是戀愛腦

整個都城里的小女娘,沒有幾個人,不為凌不疑瘋狂的。特別是裕昌郡主,為了能讓凌不疑多看她幾眼,能用的招數都用上了,可依然換不來凌不疑的一絲好感。

少商是最特別的存在,就像她自己說的一樣,凌不疑傾慕她許久,她對他卻毫無興趣。這本是她故意氣裕昌郡主的一句話,卻成了凌不疑對她的真實寫照。

人人仰慕的凌大將軍,為什麼不能讓程少商動了芳心?因為少商不是戀愛腦。

少商和那些女娘的成長經歷不一樣,她們從小在父母,家人的關心,呵護下成長,從來沒體會過餓肚子的滋味,更沒有嘗過生病都快要死了,卻沒有人關心的滋味。

對于這些女娘來說,如何嫁個好郎君?就是她們這輩子最大的追求。可少商不一樣,如何活下去,并且不再受人約束,自由自在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才是她最終的追求。

她比她們活得更理性,更現實,也更有理想。愛情在她的世界里,只能排在理想之后。

還有一點很重要,少商之所以能活著等到父母回來,完全是靠她自己的意志力和聰明才智。本以為父母回來自己就有了靠山,可她的母親蕭元漪卻處處看她不順眼。

「挑刺」成了母女相處的常態。母親不但沒有給她任何的溫暖和安慰,還處處打擊她,對姎姎甚至都比對她這個親生女兒要好。母親一次又一次地往她傷口上撒鹽,一次又一次地忽略她早已發紅的眼眶。

少商徹底死心了,對于母親,她不再抱任何的希望。

父親雖然對她有些偏愛,可在教育子女這件事情上,一直都是母親說了算,父親能給她的愛極為有限。

少商清醒地認識到,連有著血緣至親的人都不能依靠,她這輩子只能靠自己。所以她從沒把要改變命運的事情,寄托在任何一個人身上,更何況還是一個沒見過幾次面的男人。

所以這就不難理解,為什麼雖然每次接觸,凌不疑都對少商,表現出了最大的溫柔和體貼,可少商卻依然對他無動于衷。

第三個原因:少商的自卑

別看少商平時敢想敢干,連樓垚和袁善見都佩服她的膽量和勇氣。可其實她的骨子里是自卑的。

一個人的自信,來自于周圍人對她的關愛和認可。特別是一個孩子,當她感受到家里人對她的疼愛和關心,這個孩子的臉上就總會洋溢著笑容,對外界外物的探索,也會更加大膽。

可少商的成長過程當中,更多的是饑餓責罵和貶低,除了蓮房和符登,家里沒人把她當回事,連一個老管家都敢對她指手畫腳。

萬萋萋曾問少商,「咱們以后,是不是也可以找到一個,可以以性命相托,生死不負的大英雄?」少商聽了直搖頭,說他阿母不曾教她安撫部曲,也不曾教她世家譜系,所以大英雄和她無緣,她嫁個安穩人家就行。

萬萋萋說,嫁人豈能隨便?還問少商甘心嫁到一個平常人家嗎?少商說,「我自然甘心,從我出生時,便就由不得自己不甘心了。」

在少商的心里,自己早就被養廢了,那些好的人家都不會看上她,而她的父母為了不讓她到那些大戶人家家里丟臉,也只會把她嫁給一個平凡的普通人家。

所以少商在心里便認為,自己不配嫁給那些好的人家。更不敢把自己和凌不疑放在一起想象。因為凌不疑是高高在上的大將軍,只能仰望。

所以當凌不疑跪在文帝面前,求他代父之職,向程少商提親時,少商才會如此驚訝,因為無論是從門第身份地位上來說,還是從個人的能力上來說,他們之間都相差太大。

她承認了凌不疑的美好和優秀,卻從來不知道自己在凌不疑的心里,竟也同樣美好和優秀如果不是凌不疑大膽地捅破了這層窗戶紙,如果不是凌不疑的堅持,他們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

其實少商之所以會選擇樓垚,卻對凌不疑沒有感覺,和她的家庭,成長環境有很大的關系,她從小缺乏安全感,可樓垚卻事事以她為中心,正好彌補了這一點,這讓她很安心。選擇樓垚也就不奇怪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