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人破產后妻子失婚!8年后「東山再起」前妻:賠償200萬

hh 2022/07/19 檢舉 我要評論

夫妻本是同林鳥...

2013年夏天湖南湘潭一位40多歲的中年婦女大鬧鄉辦事處,拿著一本 沒有蓋公章的失婚證,聲稱在2007年時鄉辦事處辦理了假的失婚證,導致自己與丈夫感情破裂。

失婚證作為官方頒發的證書,又怎會作假呢?

破產

朱陽本是湖南湘潭的一個 知名企業家,在 8、90年代時年少有為, 坐擁千萬家產。

在朱陽人生最輝煌的時候,他遇到了一個農村出身,長相靚麗的女孩, 楊格平

朱陽對楊格平 一見鐘情,而楊格平在面對帥氣多金的朱陽時毫無招架之力,在經過一年多的感情磨合后雙方步入了婚姻殿堂。

楊格平

1984年,朱陽邀請親朋好友騎了 18輛摩托車到湘潭農村接取新娘楊格平,無盡的風光讓楊格平認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婚后的兩人,朱陽對妻子楊格平寵愛有加,幾乎不讓她操任何心。

朱陽以為自己會和楊格平互相廝守到白頭,可他無論如何也不曾想到,楊格平看重的并非是朱陽這個人,而是他的 千萬家產。

朱陽一家合照

90年代,朱陽在 湖南、廣西等地開設了許多工廠,一座座搖錢樹拔地而起。

掙到錢后,朱陽在老家湘潭買了一棟價值不菲的 三層別墅,更是花重金將別墅裝修成了宮殿,很多墻面都懸掛著朱陽與楊格平的結婚照。

與此同時,作為當地知名的企業家,朱陽也毫不吝嗇地買了兩輛奔馳豪車,分別作為自己與妻子楊格平的代步工具。

然而,商場如戰場,稍有差錯便滿盤皆輸。

朱陽

2005年,因為公司經營出現了問題,資金流斷裂,朱陽一夜之間從身家千萬的企業家成為了負債無數的落魄老板。

為了能緩解資金流的壓力,朱陽只能四處變賣工廠,以此來將虧空的資金補充。

就在朱陽變賣家產欲求東山再起之際,住在大別墅中的楊格平卻暴露了真實的本性。

朱陽的別墅

因為工廠遍布各地,朱陽要四處奔波處理企業問題,楊格平卻看出了朱陽 「大勢已去」,于是便選擇在朱陽最困難的時候背叛了深愛自己的丈夫。

原本只需要負責貌美如花的楊格平與朱陽最好的朋友走到了一起,而朱陽從其他朋友口中得知楊格平背叛自己的事情后,卻認為 耳聽為虛,楊格平不是那般人。

為了求證,朱陽從外地回到湘潭后,并未第一時間回到家中,而是坐在奔馳車中,靜靜看著自家別墅內 一男一女兩個身影。

得到了求證以后,朱陽再也無法忍受,無法忍受妻子的背叛,同樣也無法忍受最好朋友的背叛。

失婚

2005年,朱陽向楊格平攤牌,提出了失婚,而楊格平犯錯在先,理應被凈身出戶,可朱陽依舊深愛著楊格平,并提出了財產分割。

辦理失婚手續時, 楊格平因為沒有拿身份證,所以導致失婚證無法交給雙方,但所有的失婚手續齊全,只需 補辦失婚證即可。

失婚協議中,因為朱陽背負著巨額的債務,且屬于夫妻共同財產,需要夫妻二人共同承擔,所以楊格平為了避免承擔債務, 選擇凈身出戶。

朱陽一家合照

對于朱陽來說,十多年的夫妻感情并非能輕易割舍,在失婚后,朱陽主動找到楊格平,指著僅剩的兩輛豪車說: 「你選擇哪一輛,隨便你選。」

面對豪車的誘惑,楊格平卻做出了出人意料的決定,這兩輛豪車她一輛也不要,但隨即她的話鋒一轉,將狐貍尾巴露了出來。

楊格平雖然不要豪車與錢,但她卻提出了一個條件: 「別墅寫著你的名字,但我要和兒子在這住。」

在朱陽生意破產后,楊格平選擇背叛并失婚,失婚以后為了躲避債務凈身出戶,可如今還要提出如此無理的要求。

朱陽作為一個癡情的男人,仍然深愛著楊格平,且自覺對不起唯一的兒子,于是便答應了楊格平無理的要求。

為了還債,朱陽幾乎將所有家產全部變賣,甚至連豪車都賣了還債,但唯獨住著前妻和兒子的別墅,朱陽始終沒有變賣。

朱陽

2005年至2007年,朱陽度過了人生中最艱難的兩年, 居無定所、四處漂泊,一直在謀求著 東山再起。

因為生意上的變故,讓朱陽學會了記賬,他花費的每一筆錢都會記錄在本子上。

最困難的時候,朱陽出差時甚至連汽車的油費都支付不起,可即便如此,朱陽依舊愿意為前妻和兒子支付生活費和學費。

朱陽的真心,換來的卻是楊格平的無情

楊格平

2007年12月,已經和楊格平分居兩年多的朱陽,雖然還是一窮二白,但已經將欠下的外債抹平。

事業即將回歸正軌,朱陽仍然對楊格平心有眷戀,并且放心不下自己唯一的兒子。

為了找回曾經的家庭,朱陽帶著誠意找到前妻楊格平,并提出 復婚的想法。

然而,楊格平見到一窮二白的朱陽,并未答應他復婚的要求,反而將身份證交給了朱陽,讓他補辦兩年前的失婚證。

楊格平的失婚證

遭到前妻拒絕后,朱陽心如死灰,便在 12月29日前往了當地的鄉辦事處,并補辦了遲來的失婚證。

在補辦失婚證時,因為工作人員的疏忽,忘記給失婚證蓋上公章,而這也為未來的 楊格平獅子大開口埋下了隱患。

楊格平

新歡

在朱陽最落寞的時候,一個女人卻進入到了他的生命中,并且為朱陽的東山再起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雖然朱陽失去了過往的千萬財富,但曾經的成功經驗卻成為了朱陽最寶貴的財富。

前妻楊格平狠心地拒絕,讓朱陽十分難過,既然無法再續前緣,但并不妨礙朱陽重新尋找人生中的伴侶。

經過朋友介紹,朱陽認識了一個名為 周飛的離異女人。

周飛

周飛和朱陽年齡相仿,都是30多歲,在失婚前和丈夫經營過一家汽修店,性格獨立、吃苦耐勞。

在朋友的撮合下,朱陽和周飛成為了男女朋友,而周飛雖然是一個女人,但也有不少的存款,她選擇與朱陽戀愛,看重的只是 朱陽身上那經過破產依舊堅韌不拔的品格。

周飛和朱陽戀愛時,朱陽剛還清外債,可謂是身無分文,但周飛從未有過嫌棄。

周飛

謀求著東山再起的朱陽,仍然經營著一家工廠,而朱陽工廠中的設備年久失修,根本沒辦法正常生產。

工廠里的設備,簡單維修都需要 3萬元,如果是十年前,別說3萬塊錢,哪怕十幾二十萬,對于朱陽來說都是小錢。

可如今朱陽身無分文,還要經常給前妻和兒子支付生活費和學費,他并沒有3萬塊錢來維修工廠里的設備。

萬分無奈之下,朱陽只能將希望寄托給了現任的女友周飛,而周飛接到朱陽的求助電話后,想都沒想,直接給朱陽打去了3萬塊錢。

周飛和朱陽的感情,用同甘共苦來說毫不為過,對于如此一個 體貼溫柔的女人,朱陽十分珍惜,而朱陽與前妻楊格平的感情,則慢慢的消耗殆盡。

朱陽

東山再起

有了周飛的幫助,朱陽逐漸將工廠開辦的紅火,并逐漸產生了 盈利

朱陽和周飛兩人一起 兢兢業業地經營著工廠,前期的苦難兩人一起承擔,從無到有的過程,這對情侶一起見證。

對于周飛來說,她知道朱陽還一直給住在別墅中的前妻楊格平生活費,甚至還幫楊格平交著電費,但周飛也知道朱陽對前妻已經沒有了感情,而朱陽所做的一切,只是一個男人的擔當。

朱陽的點點滴滴都被周飛看在眼中,如此一個對事業有上進心,對感情負責的男人,周飛愿意和朱陽走到最后。

朱陽憑借著過去的 人脈、資源,在短短6年時間便實現了東山再起,不僅身價資產比過去更高,甚至生意也比過去更加紅火。

朱陽的成功,離不開自身的努力,更離不開周飛的鼎力相助。

然而,隨著朱陽的身價不斷飆升,曾經的愛恨糾葛也隨之浮出了水面。

楊格平

東山再起后,朱陽替兒子辦了一場轟轟烈烈的婚禮,并送給了兒子一輛價值不菲的 路虎當做新婚禮物。

朱陽所做的一切,都被楊格平看在眼中。

見錢眼開的楊格平為了能重新過上富裕的生活,果斷聯系上了朱陽,并提出 復婚的想法。

朱陽和楊格平

分居8年,朱陽對楊格平早已沒有了任何感情,在楊格平提出復婚后,朱陽想都沒想,直接回絕了楊格平,堅決不同意復婚。

朱陽對楊格平的態度十分堅決,他也看清了 楊格平只能同甘不能共苦的品性,如果朱陽沒有東山再起的話,楊格平絕對不會提出復婚。

即便朱陽再三拒絕楊格平復婚的要求,但楊格平卻絲毫沒有放棄, 甚至不惜毀壞朱陽的名聲來達成自己的目的。

楊格平

圖窮匕見

2013年夏天,楊格平為了逼迫朱陽就范,她主動聯系了湖南的一家欄目組,并將自己的遭遇告訴了記者。

在楊格平的描繪中,朱陽是一個忘恩負義的 負心漢,雖然身價千萬,但他總是在外面沾花惹草。

楊格平聲稱: 「我丈夫有錢之后買了輛豪車,經常去一家汽修店做保養,并認識了汽修店離異的女人,至此以后,我丈夫就會經常外出,三天兩頭不回家。」

楊格平

除了汽修店的離異婦女之外,楊格平還聲稱朱陽經常出入一家 洗腳城,和里面的姑娘糾纏不清。

根據楊格平的描述,朱陽是因為外面亂七八糟的女人,所以才會給自己辦理了 假的失婚證,否則 失婚證怎麼會沒有公章。

為了求證楊格平對朱陽的描述,記者和楊格平一起前往了朱陽如今住的高檔小區,并找到了朱陽和周飛同居的房子。

楊格平和記者

當房門打開后,周飛看到楊格平的到來一臉不解,而楊格平卻信誓旦旦地指著周飛說: 「她就是我丈夫在外面的女人。」

周飛聽到楊格平的話后,一臉不可置信,她確實是朱陽的女朋友,并且已經交往了6年,但周飛一直都知道朱陽早已和前妻楊格平離了婚,如今怎麼又說沒失婚呢?

為了盡快弄清楚真相,周飛撥打了朱陽的電話,而朱陽則在半個小時后趕回了家中。

朱陽

在面對記者的詢問時,朱陽再三確定自己早在 2005年時便和楊格平離了婚,而楊格平口中所描繪的朱陽是一個到處沾花惹草的男人,在朱陽口中卻是另一個答案。

朱陽面對記者說 :「我在湘潭是有名的實業家,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楊格平的事情,出門在外十分注意我的形象,而我和楊格平之所以會失婚,一是因為我破產后欠下了很多錢,不愿意拖累楊格平和兒子,二是因為她背著我在外面找男人。」

朱陽口中楊格平找的男人,正是朱陽曾經關系最好的朋友,也正是楊格平出格的舉動,導致朱陽忍無可忍提出了失婚。

朱陽

楊格平和朱陽的描述完全不同,但沒有蓋公章的失婚證就擺在眼前,是否是朱陽偽造的,只需要到有關部門查證即可。

真相即將浮出水面,記者帶著楊格平前往了鄉辦事處查證,而鄉辦事處的工作人員看到朱陽和楊格平沒蓋公章的失婚證后,仔細查看了一番后說: 「這是真的失婚證,沒有偽造。」

鄉辦事處工作人員的話,讓楊格平惱羞成怒,拿著失婚證便砸在桌子上,大聲嘶吼道: 「這就是你和朱陽偽造的失婚證,要不怎麼會不蓋公章?」

面對咄咄逼人的楊格平,鄉辦事處的工作人員從資料庫中拿出了2005年時朱陽和楊格平的失婚證明以及資料,上面清楚的有著楊格平的 簽名和手印。

失婚證上沒有公章,只是因為鄉辦事處的 工作人員瑕疵操作,忘記了蓋公章,并不代表著這個失婚證是偽造的,也就是說,楊格平和朱陽的失婚是 合法且成立的。

即便鄉辦事處的工作人員拿出失婚資料,可楊格平始終無理取鬧。

無奈之下,記者帶著楊格平前往了湘潭市民政局查證,并且從市民政局的工作人員口中得知,楊格平的失婚證是政府頒發的, 沒有絲毫作假。

不過按照我國的法律規定,夫妻辦理失婚手續后,必須夫妻雙方都在場,但給楊格平補辦失婚證時,楊格平并沒有在場,而是由朱陽帶著楊格平的身份證進行補辦的,且出現了程序瑕疵。

根據相關法律,楊格平辦理失婚證時存在爭議,她 有權上訴撤銷與丈夫朱陽的失婚。

如果楊格平成功提起上訴駁回與朱陽的失婚,那麼楊格平則可以重新成為朱陽的合法夫妻,而朱陽的所有財產也都屬于 夫妻共同財產。

得知這個辦法以后,楊格平立刻返回到了朱陽家中,并對朱陽說: 「我要起訴撤銷失婚,然后再失婚!目的不是為了別的,就是為了重新進行財產分配。」

已經對楊格平沒有絲毫感情的朱陽,堅決認為兩人已經失婚,楊格平此舉就是為了貪圖如今朱陽的千萬身家。

對于能否成功起訴撤銷失婚,楊格平并不能百分百保證,所以她開始 圖窮匕見,逼迫朱陽就范。

楊格平重新找到朱陽,并鬧到當地媒體,目的不是為了別的,主要是為了錢。

楊格平向朱陽提議: 「我可以不申訴撤銷失婚,但你必須支付我以后的生活費、養老金,合計200萬作為以后的生活費。」

朱陽面對楊格平200萬的要求,果斷拒絕,生氣地說: 「我現在所有賺的錢,都是我和女友一點點重新打拼回來的,跟你沒有關系,不要癡人說夢!」

楊格平

朱陽的回絕,讓楊格平終于無法忍受內心的 苦楚,默默地哭了出來。

經過短時間的沉默后,楊格平起身說道: 「你等著,我一定會起訴法院撤銷失婚!」

楊格平說罷,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朱陽家中,只留下朱陽接連的嘆氣聲。

楊格平和朱陽

夫妻

夫妻之間的感情是相互的,是相互理解、相互包容、相互尊重。

正所謂一日夫妻百日恩,朱陽拒絕楊格平復婚以及200萬賠償,不是因為朱陽不念恩情,否則他也不會在最落魄的時候依舊咬牙給楊格平生活費,依舊讓楊格平住著寫有朱陽名字的別墅。

朱陽

對于朱陽來說,楊格平和朱陽一起享受過甘甜,卻從來沒有一起吃過苦難。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真正的夫妻,無論是共享春暖花開,還是共臨風雪雨霜,不在于物質和金錢,而在于那份無法割舍的感情。

對于妻子這樣的行為,網友紛紛怒評: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