瑯琊榜2:譽王到死不知,北燕六皇子成為太子是他噩夢開始的標志

小九 2022/12/17 檢舉 我要評論

話說梅長蘇12年后返回金陵前,已經在北燕幫六皇子成功登上太子之位。當仆人問藺晨要不要將此消息傳至金陵時,藺晨讓他直接歸檔,直言大梁出使北燕的使臣正在回金陵的路上,京城的皇子們很快就知道了。

果然,鏡頭一轉,雄宏激蕩的音樂響起,一片遙望無際的綠洲出現在眼前,身著紫紅色官服的使臣及一行人,浩浩蕩蕩跨過了大梁的界碑。

才到驛站門外,使臣剛掀開馬車上的簾子,就被朱大人迎了進去。

正當他受寵若驚時,忽見朱大人一閃身,身后不遠處的大廳內,譽王蕭景桓端坐其中,恰好放下手中的茶杯。

使臣張大嘴巴,連忙快走加小跑,上前跪拜譽王殿下。

二人隨即展開了一場信息量很大的對話:

殿下想要打聽的事情,微臣已經打聽清楚了。燕帝成年的眾皇子中,只有六皇子全無背景,實力最弱,可是誰也沒有想到,到最后竟然是他,拿下了東宮之位,成為了太子,這簡直是讓人覺得匪夷所思啊!

這段話起碼透露出這幾層意思:

第一,譽王參與奪嫡,想要取代太子之位,而且為此籌謀已久。所以,使臣是他的人,早早就去北燕幫他打聽消息了。

第二,在奪嫡這件事情上,譽王比梅長蘇和藺晨想象的還要行動積極。不然他一個受寵的皇子殿下,也不會跑到極其偏僻的邊界驛站,親自接見使臣,看看剛才使臣驚慌失措的樣子,就知道這件事有多麼不尋常。

第三,譽王想要知道什麼,梅長蘇就可以給他遞送什麼。也就是說,譽王的奪嫡動向,已經在梅長蘇和瑯琊閣的掌控之下。

而這,對于梅長蘇重返金陵復仇成功,是很關鍵的環節。

因為梅長蘇介入京城奪嫡,靠近靖王,就是從取得譽王信任并輔佐他開始的。

第四,一個最沒有實力和背景的皇子成為燕國太子,讓譽王對自己成功上位充滿信心,又對背后策劃者充滿好奇,尤其是使臣對這件事的評價,「匪夷所思」,就更加凸顯出六皇子背后出謀劃策者的實力,不是一般的強!

這讓譽王更加迫切,想把此人招致麾下。至此,梅長蘇成功進入譽王視野,而譽王卻不知道,自己已經鉆入了梅長蘇為他量身定制的套子里。

果然,譽王接下來便發問了,六皇子到底是怎麼得手的?

使臣告訴他,是六皇子親上瑯琊閣,得到了一枚錦囊,錦囊里寫了一句話「 麒麟才子,得之可得天下」,譽王迫不及待地追問,這個麒麟才子到底是誰?

使臣支支吾吾回復,六皇子不肯說出姓名。

譽王聞言,沉思片刻后當機立斷,決定親自上一趟瑯琊閣,找到答案。

這個胃口吊得就很足了。

換做任何一個對奪嫡有想法的皇子,得知實力最弱的燕國六皇子能成功上位的案例后,此時都會迫不及待地想要去認識這位麒麟才子,何況對于太子之位垂涎已久的譽王。

而梅長蘇,偏偏還給譽王焦急的心上,再添了一把火,當然是借太子蕭景宣之手了。

為什麼這麼說呢?

我們來看看譽王緊鑼密鼓和使臣密談時,大梁皇宮里進行著的另一場明爭暗斗,就會明白了。

梁帝聽聞譽王巡視江左的最新奏報送達,高興地招手讓仆人拿上來。

一旁的言皇后,也就是譽王的養母,順勢說了這麼一段話:

此次景桓替陛下巡視江左,可謂是盡心盡力,恐怕皇子中,只有譽王如此能干了。

她的話音剛落,太子生母越貴妃便笑顏如花地開口了:

話可不能這麼說,太子殿下雖在京城,他也沒少替陛下分憂啊。

言皇后對于越貴妃的搶白有些不悅,話題一轉,說下個月就是太皇太后的壽盛了,譽王是不是也該回京了?

梁帝脫口而出,人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并追加道:

景桓這次巡視江左,差事辦得很好,等他回來,朕要給他加賜王珠兩顆,以示嘉獎。

三人之間的對話,我們可以這麼理解:

一是,兩個皇子的母親,顯然也已經加入了兒子們的奪嫡之戰,雖然只是在皇帝面前,為自己的兒子表功勞,但這火藥味還是很濃的。

即便越貴妃的兒子已經是太子,但他是庶出,而譽王養在言皇后膝下,那是名正言順的嫡出,如果譽王參與奪嫡,輿論上的優勢明顯,所以言皇后毫不顧忌太子母親的臉面,不遺余力替兒子譽王邀功,越貴妃為了保住兒子的太子地位,勢必會毫不客氣地反擊。

這兩個母親的針鋒相對,自然會加劇譽王和太子的爭斗。

二是,梁帝至始至終,只回應了言皇后的話,肯定了譽王的工作成績,卻絲毫未理會越貴妃,連太子提都沒提,哪怕是敷衍一下越貴妃都沒有。

要知道,梁帝一點兒都不喜歡言皇后,而對越貴妃一直寵愛有加,就連言皇后都曾親口承認「越氏寵冠六宮,無人能及」。

所以,梁帝的反常舉動,明顯表明自己對太子不滿,更喜歡譽王,更是把兩個兒子的矛盾推上一個台階。

三是,梁帝對譽王的工作成績,給予了高度評價,直接加賜兩顆王珠,讓他成為七珠親王。

這個榮譽有多高?

看言皇后當時喜不自禁的表情,和越貴妃咬牙切齒的樣子就知道了。 而這榮譽,更是讓太子感到前所未有的威脅,于是太子鋌而走險,派人去驛館刺殺譽王。

而譽王當時,正在驛館和使臣聊北燕六皇子上位和麒麟才子是誰的事。

太子的舉動,直接導致兩人的爭斗白熱化,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這讓譽王更加堅定了奪嫡之心,當即下決心,改道瑯琊閣,去找「得之可得天下的麒麟才子」。

四是,透露出「逼迫」譽王不得不上瑯琊閣,找麒麟才子的幕后策劃者,正是梅長蘇。

看看譽王巡視的地點是哪兒?江左!

而江左不正是梅長蘇的江左盟管轄地帶麼?

所以,梅長蘇是故意幫助譽王,讓他在江左的巡視工作,取得非常耀眼的成績,梁帝因此把他推上七珠親王的位置,從而激怒太子下狠手,派人行刺譽王。譽王為了保命不得不上瑯琊閣,找麒麟才子,助他「得天下」。

被逼入窮巷的譽王,以為抓住了「麒麟才子」這根救命稻草,就是找到了生機,卻萬萬沒有想到,這正是他噩夢開始的標志。

那麼,話又說回來,既然梅長蘇做了這麼多事,就是為了「引」譽王來找自己,還要譽王信任他,同意他出任譽王的謀士,為何他不在瑯琊閣直接和譽王見面呢?這樣豈不是更顯誠意,更容易實現合作的目標麼?

既然覺得自己以江左盟宗主的身份回金陵太扎眼,反正遲早要光明正大地輔佐譽王,為何不趁此機會接受譽王邀請,直接返回金陵城呢?這樣,因為身份問題引發的質疑就避免了,而他要找靖王的這個真實目的不是也被很好的掩蓋了麼?

可他最終偏偏舍近求遠,又是為何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