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原著:甄嬛在凌云峰與果郡王交歡,是與皇上無情的決裂

古月 2022/08/02 檢舉 我要評論

甄嬛終于把自己完完全全地給了果郡王。

原著中,關于果郡王的愛,在甄嬛眼里是這樣的:

允禮總是這樣,在無聲無息處給我以感動,并不是予驚濤駭浪一般澎湃的幸福沖擊,而是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地一點一滴地浸潤,叫我并不會不自覺的去抵抗。

果郡王的愛對于甄嬛而言,就像當日她在宮中的倚梅園里許下的愿望「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般細膩、照拂;而皇上的愛,更多的是體現在「金銀珠寶的賞賜上」,喜歡則寵,不愛則廢,明明是兩個人的感情,卻永遠是皇上一個人說了算。

潤物細無聲

甄嬛被廢黜,離開了皇宮,到甘露寺帶發修行。

寺院里的姑子們多少會看她笑話,真真是 「龍游淺灘遭蝦戲」。甄嬛面對靜白的刁難和斥責,從來都是逆來順受,每天干著極其重的體力活,卻不敢有半句怨言。即便如此,也還是躲不過靜白的虐待。

靜白把擦洗大殿地板的差事交給了甄嬛,擦地這活兒最折磨人,腰不能直,頭不能抬,幾個時辰下來,非把骨頭折騰散架了不可。

就在甄嬛埋頭苦干的時候,果郡王來了。

他溫柔地看向甄嬛,滿眼的憐惜道: 我來遲了。

一句「我來遲了」,足以說明,在果郡王心里,早已把甄嬛當成了自己人。因為照拂到甄嬛而深感自責,看到甄嬛如今的慘淡樣子,更是心疼不已。

果郡王知道,如今甄嬛心里最掛念的無非就是女兒和眉莊小主,于皇上,自是沒有了半分情意。

果郡王帶來了朧月公主和眉莊小主的畫像,給甄嬛瞧。之前,溫太醫前來探望甄嬛,也只是從口頭上告知她,朧月公主和眉莊小主一切都好。

可看到果郡王的畫像,甄嬛才知,她的朧月已經變了模樣,和呱呱墜地時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甄嬛感激地說道: 平時偶爾聽方若姑姑說起朧月,只字片語總不能詳盡曉得她究竟如何。王爺此話,勝過旁人對朧月千言萬語的描述。我在此深深謝過王爺厚意。

果郡王的這幅畫,真真是解了一位母親對女兒的相思之苦。

看到甄嬛如此高興,卻又如此傷心,果郡王便承諾,以后每隔兩月,都會給甄嬛送來一副朧月的畫像,這樣就如同母親在看著女兒成長。

果郡王此舉,給了甄嬛作為一位母親最大的慰藉。

不僅如此,在臨近朧月生辰的時候,果郡王還特意買了料子和針線,送到了甘露寺,希望朧月生辰的時候,能穿上親娘為她縫制的新衣,這可是甄嬛做夢都不敢奢望的事情。

《不惑之旅》中,有這樣一句台詞: 喜歡是這個世界上最純粹的感情,但空有一句「喜歡」是不足以體現喜歡的,喜歡中的「能力」,也許不僅僅指的是金錢、物質,而是那種發自內心的關懷與照拂。

甄嬛的父親在流放中染上了惡疾,甄嬛又被囚禁在甘露寺,束手無策,只能干著急。果郡王聽聞,便讓溫實初配好了藥,奉命外出辦事時,繞路去了寧古塔探望甄嬛的家人。

他知道,甄嬛此時心系父母和幼妹,他無法將甄嬛的家人帶到甄嬛面前相見,他也只能冒著掉腦袋的危險,給甄嬛帶回了家書一封。

當甄嬛看到父親的親筆書信時,激動到眼淚奪眶而出,看到父親的字跡,仿佛父親就在眼前,這封來之不易的家書,足以慰藉甄嬛思念家人的心情。

果郡王為甄嬛所做的一切事情,甄嬛從未提及過半句,這一切,不過是「情意」二字。 一個人若真心愛著一個人,就會知道對方心里想著什麼,念著什麼,剩下的,便是竭盡所能滿足她。

一個是佛門姑子,一個是天潢貴胄;一個是天子廢妃,一個是俊逸少年,這一天一地云泥之別,讓甄嬛怎敢再癡心妄想。

她總是以自己已是殘軀敗體之身而婉拒果郡王,殊不知, 當一個人真的愛你的時候,是不會去權衡利弊,不會去計算得失,不會去比較優勢,他的心已經先于他的理智做出了選擇。愛本身就是唯一的答案。

同向春風各自愁

芭蕉不展丁香結,同向春風各自愁。

這是果郡王向甄嬛表明心意時所說的話。意思是,雖然兩人身處異地,可心卻是在一起的。

因為果郡王能夠感覺到,曾經有那麼幾個瞬間,甄嬛心里的風,是吹向他這里的。

甄嬛被靜白誣陷偷了寺里的燕窩,引得眾人憤憤唾棄甄嬛,并以靜白為首的甘露寺其他人,紛紛奉勸住持趕走甄嬛。

當日,甄嬛因生下朧月不足三日,便被逐出宮門,身體虛空,再加之在甘露寺成日里做一些粗重的活兒,身體每況愈下,現在又要被逐出甘露寺。已是寒冬臘月,去凌云峰的路又不好走,這樣只會加重甄嬛的病情。

不出意外,甄嬛病倒在了去凌云峰的半途中。

還好,果郡王及時趕到 。愛情里,哪有什麼及時雨,我想,不過是果郡王在甘露寺安插了自己的眼線,時刻關注著甄嬛的情況,好在她需要的時候,他能立刻出現在她身邊。

甄嬛高燒不退,請來的大夫各個束手無策。果郡王心急如焚,他支走了浣碧和錦汐,又將屋里服侍的小丫鬟一并支走,脫下自己的外套,只穿著貼身的內衣,躺在這冰天雪地里,等待自己的身體完全涼透,然后再去抱著甄嬛,如此反復多次,幫她退燒。

當時的甄嬛,雖已昏睡,但尚且有知覺,原著中這樣寫道:

迷迷糊糊地,像是抱上了一塊極舒服的大冰塊,絲絲地清涼著,褪去我身體里的焦熱和痛楚。那冰熱得融化了,過了須臾,又涼涼地抱上來。那種涼意,像夏天最熱的時候,喝上一碗涼涼的冰鎮梅子湯,那種酸涼,連著五臟六腑的每一個毛孔都是舒坦的。

因為你掉進黑暗,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走進黑暗,陪你慢慢走出來,占有是改變別人,而愛是改變自己。

甄嬛病好了,果郡王卻倒下了。

浣碧將甄嬛患病期間,果郡王是如何給她退燒的舉動,全部告訴了甄嬛。

人非草木,即便已經被情愛之事傷得體無完膚,可當甄嬛聽到此事時 ,內心那片早已干涸的地方,再次被浸潤了。

她坐在窗前,靜靜地看著因病而熟睡中的他,滿眼都是憐惜和遮蓋不住的愛意,或許在很早之前,她的心就已經屬意于他。

或許是在她私下探望眉莊歸來時他掩護她之時;或許是在她的生辰之上,他為她用心準備那一池盛放的荷花之時;或是是在失意寥落的日子,他為她帶來安慰之時;或許是那日她被華妃逼得小產,他冒死闖入翊坤宮救她之事時.......

總之,她需要的時候,他都在。

她靜靜地看著他醒來,輕輕地喚了一聲「允禮」,這一聲稱呼,讓他覺得為她所作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可就在這時,皇上帶著三五嬪妃和朧月上清涼台看望果郡王,甄嬛情急之下,只好躲在了屏風后面。

他們無意間談及甄嬛時,稱之為「甄氏」,朧月詢問:甄氏是誰?敬妃尷尬地說:一個你不認識的人。大家都知道,皇上不愿再讓眾人提及甄嬛。

就在那一刻,甄嬛清楚了自己的身份,更加清楚了自己和果郡王之間的鴻溝。

天子廢妃,和黃天貴胄,怎可有交集。她的人生,好不容易才逃離了皇宮,怎能與來自宮廷的他再有沾染呢?

有些事,如果一開始就明知道不能得善終,就不要癡心妄想,去勉強求一個善果。

就像當初她和皇上,明知道君王難有真情,看她卻偏偏付出真情,還要讓皇上用同樣的真情待她,最終落下這慘淡光景。

因為疼過一次,便不愿意再遭受這情愛之苦。

正如,一個人的徹悟程度,恰等于她所受痛苦的深度。

既見君子,云胡不喜

皇上走后,甄嬛的心意立馬變了,她稱呼他「王爺」。

甄嬛是在告訴果郡王,咱倆之間不可能,不管皇上來不來,夢就是夢,是夢就有醒來的那一天。

可感情之事,豈是自身能把持住的?豈是她又何嘗不喜歡他!

關于甄嬛對果郡王的感情,原著中這樣寫道:

心意有一剎那的空虛,連自己也不能把握。有那麼一瞬間,心念蕩漾,忽然覺得自己也是這樣愛著他的,卻一定不能讓自己這樣愛著他。

甄嬛拒絕果郡王后,果郡王便很少再去凌云寺找她。

直到有一天夜里,有貍貓闖入甄嬛、浣碧和錦汐的房中,張牙舞爪地在黑暗的空間里嘶吼亂竄,嚇得甄嬛魂飛魄散,錦汐和浣碧卻怎麼也驅趕不走這只貍貓。

原來,這貍貓是嗅到了甄嬛屋子里的「鳥味」,跑來獵食了。

就在三人驚慌失措之時,一個高大健碩的身影闖進了屋子里,將貍貓趕了出去,聽聞聲音,原來是果郡王。

其實,果郡王這幾日一直是在凌云峰,在屋外,伴著孤月,守著甄嬛入睡。看到果郡王如此癡情,甄嬛一時間不知所措。

果郡王為了化解這尷尬,便說: 你就當是我貪戀這月色罷了。今日是我不好,貪睡打了個盹兒,才叫你受驚了。

其實屋外的那輪明月,何嘗不是果郡王自己,孤零零地期待著甄嬛的心意。這世上最折磨人的,不過是,你明明知道她愛你,可她卻又不得已的苦苦衷,只能拒你于千里之外。

屋外忽降滂沱大雨,伴著果郡王的簫聲,甄嬛的內心五味陳雜。

錦汐看出了甄嬛的心思,說: 娘子,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娘子這般憔悴,是折磨了自己也折磨了王爺。奴婢這麼多年看在眼里,王爺情深義重,是個可以托付的男人。咱們的境遇,已然是火燒眉毛,且顧眼下便好。

錦汐的話,讓甄嬛不顧一切地沖向屋外。

愛情有時候就是需要一些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勇氣。甄嬛選擇和果郡王在一起,就應該知道,如果事情一旦暴露,即便她是皇上廢黜的嬪妃,即便是皇上不要她了,還是會惹得龍顏大怒。

皇上怎會允許自己的親弟弟沾染自己曾經的女人。

可甄嬛還是邁出了這一步,既然邁出了這一步,就知道后面的路道阻且艱。

這份勇氣,大概就是甄嬛給果郡王最大的安慰了。

如平常男子一樣,果郡王問甄嬛,是什麼時候對他有了男女之間的情愫?

甄嬛難掩羞澀:或許是在清涼台,或許是在長河邊,或許......更早,是我當年小產之后,在你用笛聲引我出碎玉軒為我開解心事的時候, 一直以來,在我最需要的時候,總是你伸手拉住我,不讓我倒下。

總有人會出現,成為你生命里的歸屬,他會用行動告訴你:就是這里了,不用害怕。我會一直一直陪著你,無論發生什麼。

我有時候想,果郡王為什麼對甄嬛如此執著,她是皇妃的時候,他惦記,她是廢妃的時候,他便執意追尋。

一個連江山都不覬覦的天潢貴胄,為何會對一個女人如此執念。

當初,果郡王的母親舒太妃最得寵,所以果郡王是先皇最屬意的太子人選。這許多年來,他收斂鋒芒,裝作閑散宗室,寄情于山水,其實并被他意,不過是想讓皇上對他少些猜疑,好讓他安穩度日。

于男人而言,一生中最重要的東西無非是權力和愛情,江山已于他無份,那麼愛情,他一定要得到,哪怕是短暫的,也算是擁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