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桀驁不馴的葉瀾依害甄嬛,為什麼甄嬛始終不收拾她?

古月 2022/09/06 檢舉 我要評論

升為貴妃的這天晚上,甄嬛想念果郡王。

本打算找眉姐姐散心,半道卻被寧貴人攔著。

兩人寒暄一番,寧貴人邀請甄嬛去春熙殿看大白貓團絨。

甄嬛怕貓,但覺得寧貴人更有趣。就想趁興同游,不辜負晚上夜色如醉。

按照葉瀾依的要求,不讓別人跟著,只帶了浣碧同行。

葉瀾依的計謀

剛轉入假山后面,葉瀾依就用匕首抵住了甄嬛。

葉瀾依:我曾被一只不知好歹的豹子所傷,我便偷偷潛入那個豹苑,割斷那豹子的喉管。

葉瀾依竟然有這樣兇狠的一面。 甄嬛害怕,但還是逼自己盡 快冷靜,想對策

浣碧著急,想要喊救命。

寧貴人立馬警告她:若不小心叫出來,我手中的匕首,也會不小心割斷熹貴妃的喉嚨。

甄嬛: 何必嚇唬浣碧

她冷靜了下來。對方是臨時起意?還會早有退路?

你把我騙到這個地方,又允許浣碧跟著, 自然有萬全之策。

葉瀾依:娘娘好聰明。所以,即使在這里,失手殺了娘娘和你的侍女, 前頭就是交蘆館,我大可推到祺貴人身上。反正祺貴人想殺娘娘的心,不是一日兩日了。我大可成全了她。

甄嬛就推測她做這事的原因。

難道寧貴人和我,不是結怨已久了嗎?否則何必讓團絨引來那麼多貓,來要我和肚里的孩兒的性命。

葉瀾依: 既然你一早猜到,還能隱忍我這麼久了。

由此可見,葉瀾依是個急性子。中秋節,覺得甄嬛對王爺不好,就立馬用貓找事。

她不明白,甄嬛為什麼就能忍一個月?

甄嬛: 我不想為難你一片癡心。你已經是皇上的寵妃,若因果郡王殺了我,未免太不值了。

生命受到威脅,甄嬛一下說出對方在意的果郡王。

上次中秋,果郡王就說葉瀾依入宮后,沒以前自在開心。

也許,王爺曾告訴她,救過葉瀾依,所以,她高不高興,果郡王是知道的。

葉瀾依:你知道了。

甄嬛:貴人愛合歡花逾越自己的性命,且有人告訴我,昔年你孤苦垂死的時候,是他請了太醫來救你。可他若知道, 自己救了一個蛇蝎女子,不知會怎麼想?

康熙送合歡花給果郡王,種在凝暉堂。想讓他過得開心遂意。

合歡花就讓甄嬛提高了注意力,聯想到她和王爺有關聯。

浣碧插了一嘴,難為王爺昔日救你, 你竟然如此狠毒!你也配喜歡王爺嗎?

葉瀾依直接戳中浣碧的心思。剛才你家小主說我害她的時候,你不曾激怒。說起王爺,你便如此情急呀。

曾經做過馴獸師、馴馬師的葉瀾依,動物的心思猜慣了,就有了更多的耐心。總能快準狠地猜測出對方的心思。

浣碧急了就說葉瀾依是妖孽。

我也覺得是,這妖孽長得太好看了。

葉瀾依:我是妖孽, 那熹貴妃豈不成了妖孽之首了!

這讓我想起,當初富察貴人懷孕,曹貴人嘲笑甄嬛雨露那麼多,竟然沒懷孕。甄嬛扭頭就向華妃告狀,雨露最多的是華妃,她也沒懷孕啊。華妃不管曹貴人是自己陣營的,當場就懟了曹貴人。

寧貴人確實和甄嬛有一些共同之處。冷靜、思維敏捷。

不容甄嬛?

寧貴人:既然有甘露寺的緣分,何必得隴望蜀?施媚重回皇上身邊?難道在娘娘心中, 天家富貴就真的勝過于王爺的一片傾心嗎?

我從認識王爺,就知道他是天底下,最英勇瀟灑的男子,從未見他如此受挫,潦倒憔悴!我就開始疑心,那一日中秋家宴。

甄嬛確認:那日偷聽的人是你。

葉瀾依笑了,立馬就生氣:是我又怎樣? 你覺得我不配喜歡王爺對嗎?但熹貴妃你更不配。我如果殺了你,就是這天底下,又少了一個負心的人罷了。

浣碧:我家小主要是有什麼差池的話,你便是要了王爺的命。

浣碧也終于冷靜下來。 愛一個人,就知道對方在乎什麼。她知道,在王爺心中,甄嬛跟命一樣重要。

葉瀾依: 這些年來只有王爺對我最好,所以一切讓他傷心的人,都該死。

看來,果郡王不只是救了葉瀾依的性命,兩個人聊天也開心。

甄嬛: 你若不容我,只怕也傷了他。

甄嬛這是提心葉瀾依,你不接受我,也是在傷他的心。

葉瀾依:不是我不容你,是天下不容負心的人。

甄嬛: 你可怎知,有時這負不不負要艱辛多了。

甄嬛當初也是牽掛王爺太深,想要查出來誰害的王爺。再加上,需要給孩子上戶口,這才設計回宮。 別人只看她風光,誰還留意她背后的心酸?

葉瀾依低頭一瞬間,看見甄嬛手腕上的珊瑚手釧。

哪兒來的?這是哪兒來的? 這曾是數年前,王爺從南海求得的心愛之物。從不示人,為何到你手上?

浣碧:這話你應該問問這手釧的主人。

葉瀾依:王爺, 你又不欠她的,為什麼對她如此放不下?

葉瀾依: 罷了。王爺既然把心都掏給了你,你如果還有稍許良心,就該日日自責。

王爺對我的那點好,在你看來或許根本不算什麼,但對于我, 已是這畢生不可得的溫暖。

我今日放你走,就當報答王爺昔年之恩吧。

浣碧看到走遠,罵了句: 真是個瘋子。

甄嬛: 罷了。寧貴人也是至情至性的人。

總結

羅蘭曾說:「 當你真愛一個人的時候,你是會忘記自己的苦樂得失,而只是關心對方的苦樂得失的。」

葉瀾依入宮后,只想王爺能快樂。

但王爺看到甄嬛因為一些不得已,回到傷心地的紫禁城。他老是關心甄嬛是否安好?

至情至性的人,雖然看起來有點癡狂,但都源自對愛的執著。

感情里,哪管欠不欠的。愛對了人,就很難放下。

葉瀾依想讓王爺放下,但她本人卻因為那點好,始終放不下。甄嬛也是。愛上了值得愛的果郡王,理智要求自己放下,但始終放不下。

甄嬛何嘗不貪圖果郡王的那點好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