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城池營壘》白敬亭是什麼時候喜歡米佧的?細品甜在這個細節,網友:甜到掉牙了!

张希宁 2022/12/13 檢舉 我要評論

01喜歡

白敬亭和馬思純聯合主演的現代感情劇《你是我的城池營壘》正在熱播中。我看了一集之后便入了坑,還是不想爬出來的那種,恰如彈幕上說,“錢已準備好,請開更。”

這部劇劇情上有韓劇《太陽的后裔》那味兒,男女主借著工作談起了戀愛,一個特警,一個醫生,在并肩作戰的相處中互相心生情愫。

而與《太陽的后裔》中人物設定又不同的是男主和女主的相逢,《你是我的城池堡壘》男主于女主有救命之恩,而后來再遇見直到男主表白,女主才知道對方就是自己當年心心念念的那個意中人。

誠然,這樣的劇情設定浪漫滿分。

“八集定律”里一般劇情發展到第八集,男女主基本上會確定關系,最后來個kissending。不承想,《你是我的城池營壘》男女主確認關系則“拖沓”到了十七集。才有了邢克壘官方直男式表白,

“能不能做我女朋友?”,邢克壘忐忑問

“能”,米佧害羞道

本來很簡單的一份表白,卻被拖到了命懸一線之際。

邢克壘憋著最后一口氣背著表白的情話,強撐著把氧氣罩按在米佧臉上時,不亞于《泰坦尼克號》上那晚人在深海中撐在木筏一邊的杰克與趴在木筏上的露絲深情道別。

原來喜歡一個人是會愿意用生命去守護,會不帶遺憾地告訴ta,老子愛你。

表白之后,邢克壘還了米佧當年寫感謝信附贈的特警玩偶。

02印象深刻

從邢克壘表白后,到歸還玩偶,再與米佧相認。

這一過程我們見證了邢克壘對米佧的喜歡。

用他的話講,之所以再相遇后自己并沒有與米佧相認,是因為不想米佧對他的喜歡帶著感激。

他想要的喜歡,只是因為他是邢克壘。(好家伙,詞窮只能直呼好家伙)

劇中可以看出邢克壘喜歡米佧的細節還是比較多的。

倆人在懸崖邊上合力救出了出事故的卡車司機,米佧也在邢克壘的見證下,克服恐高,戰勝恐懼,做到了醫者仁心和為生命不顧一切。

米佧的行為讓邢克壘再次想起了兩年前的銀行劫持案。

米佧身為醫生,依舊能夠在被嫌犯用槍挾持的恐懼中,勇敢站出來,用自己醫生的專業救助其他人質。

包括手握手雷,因為害怕抖到不行,卻還是能在恐慌中進入被安撫的冷靜狀態。對此,邢克壘敬重她身為醫生的擔當和勇氣。

關于那封米佧兩年前被解救后寫的感謝信,在之前的劇情中,邢克壘有多次拿出信,包括那個附贈的玩偶,若有所思地看著。他是立過一等功的人,之所以是營里最年輕的副省級中隊長,是因為他立過一等功。

至于一等功,是豁出生命換來的,有的人幸運,有人不幸,顯然他邢克壘是幸運的那一個。

而邢克壘唯獨把米佧寫的感謝信一直保留至今,只能說明當年那個手握手雷與自己高度默契的女孩已然讓他印象深刻。

03心動

如果不是后來的再遇見,邢克壘和米佧的緣分大概就只能是彼此生命里的過客。米佧忙碌于醫院工作,邢克壘忙于各種任務的執行。

所以邢克壘對米佧真正的心動是從米佧第二次違規,擅自出營后,知道米佧離隊的真相:米佧千方百計找方法為患了腦癌的朋友小滿治病。

他身為警察,為民;她身為醫者,仁心。

后來綜合演練中,在判斷自己小組分配的傷員情況時,冷靜分析,不在意考核的形式分數,在危機情況下,能夠義無反顧地選擇給其他小組的求助支援。

邢克壘知道,此時眼前的米佧還是當年那個以救死扶傷為己任的女孩,她的心中藏著的是對生命的敬畏,亦如自己對命令的無條件服從。

所以后來有了邢克壘主動幫米佧補因擅自離營而落下的索降課程的學習。

喜歡第一步是打開心門,從了解你開始。

后來又在懸崖邊上米佧不顧生命安危,自告奮勇進入掛在懸崖邊上的卡車駕駛室,搶救危在旦夕的司機。

一不小心,腰上系著繩索的米佧掉下懸崖,千鈞一發之際,是邢克壘拼了命地拽綁在米佧腰上的索繩米。情緒萬分緊張的米佧聽到了那句,“有我在,你不會有事的。”然后情緒歸于平靜。

同樣的默契,恰如當年手握手雷以為自己會掛的米佧也是因為邢克壘當年的那句“有我在,你不會有事的。”后來事實證明,他沒有撒謊,救了米佧一次,還能救第二次。

只是這第二次,米佧還沒能認出他邢克壘就是當年那個救她一命的人。

04行動

司機得救了,任務圓滿完成。就此,倆人也分開了。

米佧進了醫院分了科室忙于工作,而邢克壘亦如往常不定時接到任務。

與米佧分開后的邢克壘開始坐不住了。主動向組織申請給米佧補發結業證。

還費盡心思,逛了商場為對方買了件“老頭衫”當作禮物,千里迢迢送過去。他所有的小心思都在那條精挑細選卻又買錯款的老頭衫上。

為了感謝米佧,還借著全隊人的名義,每天往米佧所在的科室點外賣送早餐。

后來得知米佧調了科室,因此并沒有吃到他的愛心早餐時,一頓直男懵甚至可愛。都說戀愛中女生甜蜜萬分,戀愛中的男生其實也是一個樣,甜得喲~

其實看到這,邢教官為了見到米佧真是沒少費心思。還會借著對方有租房困難的需求,主動聯絡米佧身邊的人,自己則巧借房東之名把房子租給了米佧,以至于休息時只能呆在部隊。

又會不遠萬里也要在醫院附近游蕩,只為了制造一個偶遇,“哎,米醫生,好巧哇。”(滿臉笑意)是喜歡的小心思。

后來打聽到搬到自己房子里的米佧缺東西,又像大雄的叮當貓一樣,“施個魔法”讓親姐房間的熨燙機和面膜按照“米佧需要”即自動出現在米佧房間的邢克壘模式。

男人的雙標不過是在于一個不喜歡,一個很喜歡,僅此而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