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歲女孩捐獻器官救5人!父母灑淚「提前為她過9歲生日」對媽媽說的最后一句話:「媽媽,我難受」

全组的希望 2022/08/02 檢舉 我要評論

8月1日下午5點30分,在鄭州人民醫院文化路院區器官移植中心重癥監護室門口,來自鄭州新密曲梁的時先生夫婦,為他們8歲的女兒時心蕊提前「慶祝」了9歲生日。

十多分鐘后,時心蕊就要化身天使飛離人間,她的一對眼角膜、一對腎臟和一個肝臟,將在5個人的身體中,繼續熱愛著這個世界。

【離別】一個特殊的慶生現場

「蕊蕊,媽媽祝你生日快樂。爸媽給你買了禮物。」簡簡單單幾句話,此時,卻像尖刀一樣,句句扎著時先生和愛人的心。

雙手緊攥著病床扶手的時先生的愛人,在親友的攙扶下,將女兒送到電梯口,她哭著喊出了說給女兒的最后一句話:「蕊蕊,你要回來看看媽媽啊……」

時心蕊進入鄭州人民醫院文化路院區器官移植中心重癥監護室后,時先生夫妻就無數次盼望著女兒從監護室出來,他們一直在等女兒情況好轉,轉入普通病房的消息,可這一次,留給他們的,卻是女兒腦死亡的現實。

在進行了兩輪嚴格的腦死亡判定程序后,時心蕊符合器官捐獻標準,捐獻工作于8月1日下午約6點進行,而在正式捐獻之前,時先生夫妻想給女兒提前過個9歲生日。

「這個月底就是心蕊的9歲生日,只可惜沒等到給她過生日的那天。」說到這里,心蕊的媽媽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她萬萬沒想到,她40歲高齡生下的女兒,8年間聽話、懂事、乖巧的女兒,卻要在一起「打怪」589天后離她而去。

她是多麼希望,病床上緊閉雙眼被醫生推出病房的女兒,能像去年過生日時一樣,穿上自己喜歡的艾莎公主裙子,雙手合十許愿,笑著吹滅蠟燭,「去年生日時,我們全家人精心布置了一晚上,她戴著假發,穿著一身艾莎公主的裙子,那天,她很開心。」

【選擇】手術后再復發在心蕊父母的記憶里,女兒從小到大一直沒怎麼生過病,直到2020年12月,她突然出現嚴重嘔吐。

「一開始我以為孩子是吃壞肚子了,但是她從晚上一直吐到了天亮。」第二天一早,心蕊的媽媽帶她來到鄉鎮衛生院做檢查,由于當時心蕊的精神狀況不太好,醫生建議到縣醫院做檢查,沒想到的是,在當地醫院做完腦部核磁共振后發現,心蕊的腦部出血了。

「當時就覺得天都塌下來了。」為了尋求更好的救治,心蕊在爸媽的陪同下前往省級醫院,且在再次腦部核磁共振中發現,此時心蕊腦部已有16mL的出血,需立即進行手術,而那時,醫生也讓他們做好最壞的打算。

「我當時想了只要孩子有生命,哪怕是植物人我也不會放棄她。」心蕊的媽媽做了最壞的打算,可好在那次手術進行的很順利,術后病理結果顯示:心蕊患上的是彌漫性中線膠質瘤,并且屬于最嚴重的4級膠質瘤,而該病是罕見的年輕兒童腦瘤,平均生存期不足一年。

從此,心蕊開始與病魔作斗爭。經過一個療程的放療、化療等治療后,心蕊的病情不斷好轉,心蕊媽媽還記得「當時孩子恢復的挺好,就跟平常的孩子沒什麼區別,能夠正常地去學校上學。我們都堅信她能夠完全康復」。

然而,就在全家人都以為心蕊能夠戰勝病魔時,心蕊卻又開始斷斷續續的出現嘔吐,且越來越嚴重,「今年期末考試前出現的,我們覺得情況不好,又帶她到省級醫院檢查,說是膠質瘤復發了。」

「復發」二字像驚雷一樣在心蕊家里炸開,考慮到再進行手術風險會非常大,「可能手術台上就不行了,最后我們懷著悲痛的心情,選擇為妹妹進行保守治療。」心蕊的哥哥說著話,眼淚便從眼角滑落。

【打怪】

生病后從未喊過疼心蕊從小就特別懂事,知道家里條件不好,從來不攀比。而在她康復的近一年時間里,小小年紀的她還會主動給家人做飯、給爸爸刮胡子、給媽媽洗腳。

「蕊蕊學習成績也非常好,就連生病期間也在醫院堅持學習。」女兒再次復發后,心蕊媽媽總是藏著躲著哭,在女兒面前,她始終保持「一切很好」的樣子。

每次面對女兒對「病」的疑問,她也總是拿《西游記》來安撫,「因為她愛看《西游記》,我們都告訴她,她的腦袋里有妖怪,只要把妖怪打跑她就能好起來。」

治療期間,心蕊一直特別勇敢,從來沒哭過,但當膠質瘤復發后,她的情況卻每況愈下,病情發展迅速,很快就無法進食,陷入昏迷……

「孩子跟我說的最后一句話是‘媽媽,我可難受’。當時我心里真的非常接受不了。」這句話,似刻在心蕊媽媽的心頭,攪著疼。

【捐獻】

生命的另一種延續在心蕊陷入昏迷的這十多天里,她哥哥向他們的爸爸提出了捐獻妹妹器官的想法,沒想到父子二人想到了一起。

「我們看到許多捐獻器官的報道,而且在我妹妹生病期間,也有很多人幫助我們,特別是有很多陌生人為我妹妹捐款。」因為這份溫暖,心蕊一家做了最壞的打算:如果心蕊真的堅持不下去,就把她的器官捐獻出來,去幫助更多的人,也把這份愛心傳遞下去。

「跟她一樣的一個小孩也捐獻了器官,我們希望能夠讓更多人了解膠質瘤這個疾病,防患于未然。」當忐忑擔心的父子二人,將捐獻器官的想法告訴心蕊媽媽時,沒想到她一直也有這樣的打算。

「其實孩子生病的時候,我就想過如果孩子不在了,就把她的器官捐獻了,只是我一直不愿意接受這個結局。」就這樣,他們聯系了鄭州市紅十字會,經歷兩輪嚴格的腦死亡判定程序后,心蕊符合器官捐獻標準,她的一對眼角膜、一個肝臟和兩個腎臟將根據中國人體器官分配系統,捐獻給有需要的患者。

8月1日,在鄭州市紅十字會人體器官捐獻協調員及鄭州人民醫院人體器官捐獻協調員的見證下,心蕊的爸爸、媽媽簽署了器官捐獻登記表,同意將孩子能夠使用的器官捐獻給有需要的人。

「心里對孩子只有虧欠,爸爸媽媽沒有能力把你治好,希望在你離開后能幫助更多的人,也算是生命的另一種延續。」心蕊的媽媽含著淚,哽咽地說。

【寫在最后】

聽到「蕊蕊,你要回來看看媽媽」,眼淚瞬間奪眶而出,轉頭環視,現場許多人也紅了眼眶。

或許只有為人父母的人,更能體會這樣白發人送黑發人的痛,更能感受此刻心蕊母親說出這句話時的心如刀割。

萬般不舍,依舊要說聲再見。

母親希望女兒能擺脫痛苦,但卻不愿接受以這樣的方式來結束這一切,可是……留給母親的,如今只剩懷念。

心蕊小天使,感謝你曾經來過人間,感謝你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選擇去救助更多的人。而從2011年至今,鄭州市人體器官捐獻工作已累計完成約1060例。這背后是1060個捐獻者家庭,是無數個因此而獲得重生的人,是無數個因此而改變的未來。

離別或新生,悲痛或欣喜,生命以另一種方式繼續。感恩,感謝!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