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沉沉燼如霜》:機關算盡的荼姚,至死才知這一生錯愛他人

wang 2022/10/11 檢舉 我要評論

文/竹英

荼姚是不死之鳥——鳳凰,是鳥族最尊貴的公主,更是后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天后。

荼姚的出身注定了她的尊貴,因為鳳凰本身就是尊貴,有些人用盡一生追求的不過是有一天能夠飛上枝頭變鳳凰,而荼姚生下便是鳳凰

她的身份是不需要爭取的,她生來就是尊貴的,也注定了她這一生的不平凡。

當年荼姚情竇初開的時候喜歡上了天帝之子廉晁,情投意合。

當年荼姚到了嫁人的年紀,仙魔兩族上鳥族提親的人快把荼姚家門檻都擠破了,那麼多人想要求娶荼姚,是因為她是尊貴的鳳凰族唯一的后裔。

誰娶了她是天大的體面,而且荼姚的背后是整個鳥族的勢力,娶了她也意味著擁有了整個鳥族的擁護。

當年荼姚為了擺脫家里這些提親的叼擾,偷偷跑出去找廉晁。

廉晁半開玩笑地說:「你不好好待在家,最近來向你家提親的各路神魔鬼怪都快把你家的門檻給踏平了,你還是這樣挑三揀四,挑到你鳳凰毛都快掉光了,還挑不到如意郎君,我就勉為其難把你娶了。」

荼姚說:「我可不信什麼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要嫁一定要嫁自己喜歡的,我荼姚乃是六界唯一的鳳凰族后裔,要嫁也要嫁最好的。」

荼姚說這番話的時候是多麼的驕傲,那是因為她有驕傲的資本,她的驕傲是與生俱來的,她是唯一的鳳凰族后裔,是鳥族最尊貴的公主,所以她才說自己要嫁也要嫁這世上最好的兒郎。

當時廉晁看到荼姚頭上的寰諦鳳翎,趁她不注意的時候摘下來,說:

「這就送給我吧。」

荼姚很機靈就搶回來了,說:

「寰諦鳳翎是我們鳳族最重要的東西,倘若你能得到世界上最絢麗的東西,那我就送給你。」

「你這是誠心為難我,你明知道我天生不辨顏色,不過只要是你想要的,我必然會雙手奉上。」

這句話不過是荼姚當時隨口說的玩笑話,荼姚說過了轉眼就拋諸腦后, 而廉晁卻把這句話記住了,而且記住了一輩子。

后來一場天魔大戰,廉晁幾乎殞命忘川,當時廉晁的二弟太微為了天帝之位,與魔尊手下的固城王勾結,欲將哥哥廉晁置于死地,幸運的是廉晁被三弟丹朱救了,之后昏迷多年。

多年后,一切已是物是人非,他已不是尊貴的天界太子,在六界眼中,他早就在天魔大戰中殞身了,但是誰也沒想到,他還活著,只是當時重傷在身,昏迷了數年才醒來。

而這時太微已經成為天帝,昔日的情人荼姚也成為了天后。

當世人都以為廉晁在天魔大戰犧牲后,荼姚也以為廉晁犧牲了,當時的她傷心欲絕,這個時候太微趁虛而入,他給了荼姚假心假意的溫暖,他除掉了自己最大的障礙廉晁后,順利登上天帝之位。

他以天帝之尊求娶荼姚,這是鳥族的榮耀,況且荼姚曾經深受情傷,是整個男人在自己最脆弱的時候給了自己溫暖,而且這個男人還愿意以天帝之尊迎娶她為天后。

這個男人不僅僅給了自己溫暖,還給了自己尊貴,她成為了六界最尊貴的天后,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這讓原本就很驕傲的她無法拒絕,雖然廉晁剛剛死去,她還在悲痛中,但是權力和地位是她的驕傲,她嫁了。

曾經她以為這是愛情,后來她漸漸也愛上了他,為他生子,為他鞏固地位,她嫁人了,隨著時間的流逝,廉晁在她的記憶中也慢慢淡忘,時間會治愈一切,她結婚后是真心想要相夫教子的。

廉晁醒來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荼姚,當他出現在荼姚眼前時,荼姚很驚訝,也很傷心,因為一切都變了,她已經為人妻,為人母,廉晁當時想帶荼姚走,兩人再見,廉晁有太多的話想說,他這個時候還是沒有忘記兩人當初的情誼,他厭倦了權位之間的算計,他要帶她走。

他說:「我們走吧,我們可以尋一片依山傍水的清幽之地,只你我二人,逍遙度日。」

但是荼姚拒絕了。

廉晁問荼姚:「你可幸福?」

她說:「我是天后,我擁有想要的一切,我當然幸福了。」

她終究是舍不下這一切的尊榮,所以她雖然知道廉晁被算計,她也知道太微對她也沒多少真心,但是她還是拒絕了。

后來廉晁走了,他為了成全荼姚和太微,選擇了沉默,他知道自己是被太微算計,他也知道太微勾結了魔界,他更知道太微這天帝之位的背后有多少鮮血。

他原本可以揭發這一切,但是他選擇了沉默,為了荼姚能夠永久尊貴,他放棄了自己的公平,成全了太微和荼姚。

而這一成全就是數千年,這數千年來,太微愛過別人,荼姚也變得面目全非,而他孤身一人在蛇山修煉,不問世事,而蛇山更是機關重重,鮮有人能夠上去,他幾乎與世隔絕的成全荼姚。

后來太微在又一次的天魔大戰中被窮奇襲擊身受重傷,只有廉晁的玄穹之光才能救他,這是荼姚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見廉晁,她去蛇山求廉晁出手救太微一命,甚至不惜以天后之位下跪。

荼姚見到廉晁就是要他救人,而且還是荼姚的丈夫,是當年背后算計自己的人,也是奪走了他一切的那個人,廉晁當然有恨,

但是他愛荼姚,所以她要,他便給了。

那一次他耗費了半生的修為才將太微救活。

事后太微在荼姚的照顧下漸漸好起來了,而廉晁耗費了大半修為也一直無人問津。

荼姚對太微的情誼一天天的重,廉晁的記憶也慢慢淡了,她為他生子,為他傾盡鳥族來鞏固他的天帝之位。

但是他變心了,與其說變心,不如說他從未愛過她,一切不過是一場算計罷了。

天帝娶了荼姚后,就露出了真面目。

他要迎娶花神梓芬為側妃,新婚沒多久,丈夫就已移情別戀,這是任何女人都無法忍受的,況且荼姚是多麼驕傲,原本太微就是在她們鳥族的幫助下鞏固了帝位。

她一心一意地幫他,愛他,但是他卻愛上了別人。

花神梓芬原本是佛祖座下的一瓣蓮,因果輪回誤落塵間,不小心被斗姆元君的弟子洛霖所救,沒想到這一救便是一生的宿命。

花神梓芬是六界難得的美女,她的美貌曾經艷冠六界,可惜最后為情所傷, 含恨而終,臨死前還給自己女兒服下隕丹,讓其絕情滅愛,這一生都不要像自己這樣為情所傷。

服下隕丹,一生絕情滅愛,無情則剛,無愛則灑脫。這是花神給自己女兒她認為最好的祝福。

對自己的女兒如此狠心,可見當時的花神梓芬是多麼的絕望。

當太微還只不是天帝的時候,有一次他在太虛幻境中修煉,恰巧見到她踏水而行,步步生蓮,隱去之前,她于霧氣之中回眸那一瞬,讓太微一直念念不忘,那人便是花神梓芬。

后來有幸在天界遇見當初在太虛幻境中見到的那美人,太微才知那是六界第一美女花神梓芬。

很快他追求了花神,不知為何,他總是很能追求女人,一直性情冷淡的花神也被他的一片真心打動,陷入其中,情深不已,最后得知太微為了鞏固天帝之位迎娶了荼姚。

花神梓芬是傷心欲絕,她一氣之下離開了天界,回到花界,但是幸好有水神洛霖對花神萬年如一日,在洛霖的關心下,梓芬漸漸走出了被太微情傷的陰影,與水神日久生情,這原本是一件好事。

但是太微不死心,即便娶了荼姚,他也要迎娶梓芬為側妃,梓芬不愿,他便用強,無奈梓芬深覺自己已經對不起洛霖,便一心求死,但是一切都被太微阻止了。

他說:「我是天帝,整個天界都是我的,我不準你死,更不準你忘記我。」

后來天帝將花神梓芬帶回天界,將其拘于棲梧宮之中,他知道梓芬心中一直忘不了水神洛霖,為了讓花神梓芬死心,他密謀為水神洛霖和風神臨秀指婚,并故意讓花神梓芬聽到。

當時水神誓死不從,梓芬聽到后想偷偷去與其見面,但是被荼姚攔截了,當時的荼姚恨極了梓芬,她發現自己的丈夫愛上了這個女人,她以為只要這個女人死了,丈夫的心就會回到自己身上。

所以在她的逼迫下梓芬跳下了臨淵台,當時的梓芬跳下臨淵台落入花界,身心已經被毒火焚燒重傷,已經時日無多,所以后來洛霖來找她的時候,她 冷言冷語相待,言自己從未愛過他,希望水神能夠放下她,不要得罪天帝,與風神白頭偕老。

最后花神拼盡一身修為保住了自己的骨肉,她自己也在生產那日殞身,梓芬因情而逝,含恨而終,她恨極了天帝,恨他曾經負了自己,又拆散了自己與洛霖,此后讓整個天界寸草不生。

花神因情而逝,而太微還是天帝,荼姚也還是天后。

花神梓芬逝去后沒多久,天帝太微又喜歡上了龍魚族公主簌離,那年天后壽宴,龍魚公主簌離第一次了解隨父親來到天界,她生的美麗,眉宇之間與逝去的花神梓芬還有些相像。

太微的這次喜歡更多的不過是對花神的思念和一場帝王的陰謀。

這一次她掉入了一個帝王的陷阱,成為了太微制衡洞庭湖的一顆棋子。

簌離原本是龍魚族尊貴的公主,龍魚族世代守護洞庭,雖然屬于天界,但是一直定居洞庭湖,所以離天界勢力比較遠,獨守一方也算是鐘鳴鼎食,安泰清貴。

簌離從小更是備受父兄寵愛,很小便與錢塘君的世子訂下婚約,這原本是好姻緣,最后卻毀于一位帝王的權謀之中。

當初簌離第一次來到天界,被天界的奇景所吸引,不小心誤入省經閣,與當時的天帝太微不期而遇, 當然簌離自然不知道他是天帝,更不知這一場相遇原本就是一場算計。

當時貴為天帝的太微在龍魚公主面前自稱司夜之神,道號北神君,值守天帝的省經閣。太微有一次收獲了美人心,兩人相約每日黃昏相見,漸漸龍魚公主走進了這陷阱,對太微生出了的情義。

而太微從始至終未曾愛過她,不過是在她身上尋找梓芬的影子,和利用她罷了,數月后簌離要離開天界,想要去和天帝道別,發現他卻消失了,一番查問之后才知天界并無夜神,也無北神君。

后來簌離隨同父親拜別天后,天后發現簌離手上戴有和自己一模一樣的靈火珠,她立馬認出了那個珠子的來源,心生恨意。而這一切都是天帝太微的精心設計。

他利用了簌離公主的癡情,也利用了荼姚的嫉妒之心。

后去后,簌離發現自己懷孕了,她為愛獨自生下了孩子,未婚生子后的她,被家人發現后,成為了家族的恥辱,斷了與錢塘君世子的婚約,也被父親驅逐家門。

沒想到錢塘君一氣之下告到天界,說他們不守婚約,當時天帝卻下令將太湖水面上三萬六千傾的水澤之地盡數罰給了鳥族,這一切不過是天帝為了取悅鳥族,鞏固自己的勢力。

龍魚公主簌離從一開始便陷入了一個精心設好的局,最后的結果是太湖和錢塘交惡,東南水系分崩離析,天帝通過鳥族控制了最富庶的八百里太湖。當時擁護天帝上位的第一重臣水神的神職也因此被削弱制衡。

好一個一石三鳥之計。

而這一計是用簌離公主一生換來的,是用洞庭湖上三萬八千的生靈換來的,也是用潤玉悲苦的童年換來的,更是用整個龍魚族換來的。這鞏固勢力的背后是千千萬萬生靈的生命換來的權力的穩固。

原本天后不知潤玉的存在,但是紙包不住火,有一天潤玉還是被天界知道了,荼姚親自下界將潤玉帶走,并且除去了他的記憶,并且為了鞏固后位,一把火燒了龍魚族的宮殿,那時的荼姚還未有所出,而龍魚公主卻在她前面誕下了龍子,潤玉她不能殺。

但是為了永絕后患,她殺盡了龍魚族全族,簌離的父兄都死于荼姚手中,她也被荼姚重創,最后所幸被水神所救,活了下來,但是卻失去了昔日的美貌,終日只能活在黑暗之中。

失去親人族人的簌離原本想自戕,但是被水神阻止了,水神告知她潤玉還活著,只要活著終究會有母子重逢的一日。

后來才有了簌離精心算計的一切,也有了潤玉最后想起一切為母報仇的一幕,最后潤玉終究登上了九天至尊之位。

而此時的荼姚已經眾叛親離,最后跳下臨淵台,含恨而終。

只是荼姚臨死前也沒想到自己還能見到早已淡忘在記憶中的廉晁。

當時旭鳳身受重傷,鳳凰是不死之鳥,旭鳳當時被太微拼盡全力保存了一魄于世間,但是復活旭鳳需要玄穹之光,在丹朱和彥佑的陪同下錦覓來到了蛇山找廉晁,求取玄穹之光。

當時錦覓為了救旭鳳,不惜一切代價,廉晁感慨萬年后,他和荼姚之子竟然有這緣分,談起了自己與荼姚的往事。

他試探錦覓說:「我生就不辨顏色,你若把你眼中的萬千顏色贈與我,我便允你玄穹之光,你可愿意?」

「我愿意。」錦覓毫不猶豫就說出了這句話。

廉晁很驚訝,他沒想到這世上居然還有與他一般的傻子,后來他說不用錦覓來交換,剛剛不過是試探她的真心。

但是即便如此,錦覓還是交出了自己眼中的萬千顏色,因為她知道這是廉晁的心愿,她愿意成全廉晁,而且她自己親手殺了旭鳳,她一直想要贖罪,所以她獻出了自己的辨色之力,她是花神之女,此后余生卻不辨顏色,是多麼可悲。

而廉晁也將自己的玄穹之光給了錦覓,連同那換來的萬千顏色也交給了錦覓,那里面他注入了自己與荼姚的一切美好回憶。

當錦覓交出自己眼中的萬千顏色時,沒想到所有的顏色匯集于一處,竟是沒有顏色。

大音希聲大象無形。

廉晁感才頓悟,原來世上最絢爛的,便是最簡單的。

交出玄穹之光的廉晁便形神幻滅了,原來當初為了救太微他已經耗費了半生的修為,這次為了救旭鳳,也是他最后能夠為荼姚做的事情,這一次獻出玄穹之光更是耗盡了元神, 但是他心甘情愿,心愿已了,他再無牽掛,便元神俱滅。

后來錦覓回到天界將那顆匯集了萬千顏色的珠子嫁給了當時的廢天后荼姚,荼姚看見這顆珠子想起了當初與廉晁的回憶,也想起了當初自己也曾真心付出,后來慢慢為了權力變得心狠手辣,面目全非,眾叛親離,她沒想到的是當初的一句戲言,卻讓廉晁記了萬年。

甚至為了這一句戲言,廉晁拼盡全力不惜散盡修為也要完成當初的承諾,她從來沒想到有人這樣將自己放在心上萬年如一日。

而她自己這千萬年來的錯愛最終錯付,落得如今的下場。

那珠子中注入了廉晁最后的一絲魂魄,留著只為了對荼姚說出自己這萬年未曾說出的情話。

「荼姚,這都是我腦海中我們美好的過往,我很想忘記,卻揮之不去,當我看到萬千顏色匯集一處,竟是透明,我才意識到,這世上最絢麗之物,乃是最純凈透明的愛人之心,我終于兌現了當年的承諾,廉晁此生,再無牽掛。」

此時此刻的荼姚才明白自己當初終究是錯了,從一開始她就錯了,她以為這世上最絢麗的東西,是至高無上的的權力,其實當時誰當上天帝她都會嫁給他,因為她以為那才是愛。

「我想要的最絢麗的東西,只不過是至高無上的權力。廉晁,原來我這一輩子的選擇全都是錯的。」

荼姚這一生愛過,恨過,最后為了愛機關算盡,成為帝王的一顆棋子。

我想太微從來沒有愛過她,娶她不過為了權力,太微也沒有愛過龍魚公主簌離,接近她,不過是為了控制洞庭湖勢力,而對于花神,我想也沒有多少愛,更多不過是帝王的狂妄和貪心。

最無情不過帝王。

而荼姚卻愛上這樣的人,到死才發現這一生將愛錯付,變得面目全非,如果不是廉晁這萬年的深情,我想荼姚至死都不知自己之一生一開始就錯了。

我想下一世,荼姚會明白,何為世間最絢麗的東西。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