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都挺好》:才懂明玉舅舅要賬,是揭開趙美蘭最后一塊遮羞布

wang 2022/10/24 檢舉 我要評論

趙家第三代獨苗,叫做「眾邦」,孩子出生的時候大家獻計獻策了很多名字,最后由他父親最后敲定叫做眾邦,諧音「眾幫」。他很明確地就告訴家里的姐姐妹妹,外甥外甥女,這是趙家唯一的男孫,所有人都要幫助他。

趙美蘭在眾邦出生的時候就給了一個5000塊錢的大紅包,十幾年前來說,5000塊錢相當于蘇家兩年的生活費,這件事情讓明成記憶深刻,每每想到自己的這個舅舅和眾邦心里都充滿敵意。

蘇明玉的舅舅在趙美蘭去世第一次上門,是為了要蘇明成借他的三萬塊錢,另外眾邦要上學需要借讀費一共五萬,剩下的兩萬也讓蘇明成給自己湊一湊。蘇明成投資失敗手里沒錢,把舅舅支去找明玉,告訴舅舅現在的蘇明玉富的流油,給了舅舅明玉公司的地址,告訴他明早上班就去堵明玉,當著她下屬那麼多人面,你要5萬她都能給你。

蘇明成掛了舅舅的電話,心想讓舅舅纏死她,這兩個人狗咬狗最好。我看了《都挺好》原著三遍,總結了一下在蘇家存在三大矛盾,這三大矛盾也貫穿于全劇,而所有矛盾的根源其實在明玉舅舅身上。

蘇大強、趙美蘭和蘇明玉的矛盾

趙美蘭看不上蘇大強,卻和他成為了夫妻。

趙美蘭的婚姻不幸起源于四個字「重男輕女」,她既是這四個字的受害者,也是這四個字的施暴者,她把自己所遭受的一切連本帶利的在自己的女兒蘇明玉身上重演。

村花嫁給了窩囊廢,是趙美蘭和蘇大強婚姻的真實寫照,不管蘇大強品行和長相如何,趙家是認準了這門親事,因為趙家父母根本不關心女兒的幸福,看重的就是蘇大強擁有城鎮戶口的身份,趙美蘭跟蘇大強進了城,就能帶弟弟進城,只有進了城的男娃將來才會有出息。

在趙家父母心中,趙美蘭能嫁給蘇大強,那是趙家高攀。

重男輕女的思想只會把兒子養得更廢物,因為他們不懂得什麼是責任什麼是擔當,把女兒養得更卑微,因為在原生家庭中就失去了說「不」的權利。

趙美蘭這麼強勢的一個女人,在趙家卻不能反抗,誰能抵得住父母跪在自己面前,語重心長的說「幫弟弟一把吧」。嫁到蘇家以后,她倒是把蘇大強和蘇母壓榨到了極致,給娘家送錢是常事,給弟弟辦戶口,找工作,最終利用自己的關系,把弟弟一家的戶口都辦到了城鎮,對弟弟一家所有事情都可謂盡心盡力。

趙美蘭在蘇明哲和蘇明成眼中是一個好母親,他們在經歷蘇大強的各種作妖以后,多次感嘆,自己的母親和這樣的男人是如何過這麼多年的。蘇大強不僅懦弱還極度自私,根本不為孩子著想,如果沒有趙美蘭,蘇明哲和蘇明成連能不能吃上飯都是問題。

蘇明玉卻對趙美蘭充滿了敵意,她是趙美蘭的唯一一個女兒,她和蘇大強生下了她,卻從來沒給過她一點關愛。趙美蘭可以拿出來錢送蘇明哲留學,讓蘇明成出去旅游,卻不肯給蘇明玉買一本輔導書,家中做雞腿,只有剩下很多的時候,趙美蘭才會給明玉分一個。

在多子女的家庭中,不患寡而患不均,蘇明玉從小就能感受到生活中的不公平,母愛的光輝從來沒有照到她的身上,她羨慕蘇明成,甚至有的時候嫉妒他。 我們的上一輩人可能有很多重男輕女思想的人,只希望到我們這一輩徹底把這種思想清除,社會各方面正在保障女孩子有出生的機會和一個家庭重視的環境長大,不要再讓自己的愚昧給女兒灌輸「我是外人,我是多余的」的思想。

在這部劇中還有一個細節常常被人忽視,那就是明哲的老婆吳菲在美國生孩子,因為生的是女兒,所以趙美蘭謊稱蘇大強有耳疾不能坐飛機而拒絕去伺候月子,吳菲的母親只能提前退休,獨自奔赴美國照顧女兒和外孫女的起居。

朱麗的父母也是這樣,當得知明成暴打明玉以后,第一反應就是明成會不會有一天突然發瘋打在自己女兒身上,自己女兒細皮嫩肉的可經不起明成的拳頭,從那以后朱麗每次回家,朱家父母都會刻意的問問女兒有沒有在家受欺負。

朱麗的父母、吳菲的媽媽和趙美蘭形成鮮明對比,同樣是女兒,在劇中只有明玉是爹不親娘不愛的孩子,因為原生家庭的痛,明玉比朱麗和吳菲更加敏感也更加努力,自立自強的要自己一定成功,而早早成為明總的背后都是血和淚。

蘇明玉和蘇明成的矛盾

生活在重男輕女的家庭中,男性從來都不會滿足跟愧疚,他們只覺得所有得到的都是應該的,所以蘇明成可以在家中隨意使喚蘇明玉干任何家務,給自己洗衣服,給自己洗襪子,甚至給自己打掃房間衛生。

蘇明玉的反抗換來的都是趙美蘭的訓斥,強制她去執行蘇明成的命令,她在家中根本沒有話語權,只要她花蘇家一分錢,她就要聽趙美蘭的安排。

趙美蘭言傳身受,蘇明成有樣學樣,他對待自己的妹妹也沒有絲毫親情,蘇明成和蘇明玉從小到大打在一起是常有的事,哥哥打妹妹在旁人看來簡直是一個笑話。

而這個笑話在明玉成為明總以后再次上演,因為朱麗工作的事情,蘇明成來到地下車庫暴打蘇明玉,扇嘴巴,踹肋骨讓明玉幾乎昏迷。蘇明玉對蘇明成的新仇舊恨在這一次全部爆發,直接報警處理,勢要把蘇明成送進監獄。

最后她想到了更能打擊蘇明成的辦法,因為她的安排,蘇明成在監獄中的兩天一夜遭遇了非人的折磨,那些刑事犯喂這個新人吃排泄物,甚至在夜間還遭受到了侵犯。蘇明成在獄中無力反抗,他出獄時早已被折磨得不成樣子,朱麗看在眼里早已明白蘇明成經歷了什麼,這也是后期蘇明成和朱麗感情破裂的隱藏原因。

明玉當時真想把蘇明成現在的樣子燒給趙美蘭看看,這是對蘇明成的報復也是對母親的報復。

重男輕女就像斯德哥爾摩綜合征,被虐待習慣了,「不正常」變成了「正常」價值觀,于是又用這套觀念去「教育」下一代,強的打不過,就欺負弱者,我當年受過的苦,你也要受,這樣的女性,本身就是一種惡。蘇明成就完美地繼承了母親的思想,不過他對女性的敵視只針對蘇明玉,卻把自己的媳婦寵愛得像小公主一樣。

 

蘇家人和趙家人的矛盾

趙美蘭這輩子的所有不幸福根源都在于和蘇大強的婚姻,遭受的所有苦難的根源都是因為她的弟弟,明玉的舅舅。

舅舅啃老趙美蘭的青年時期,蘇明成啃老趙美蘭的中年時期,在趙美蘭死后,蘇明成和舅舅開始互相啃,蘇明成首先找舅舅借了三萬塊錢用來投資,借錢的時候蘇明成和舅舅約定好三個月立馬還錢,還有三分的利息,當時蘇明成手中還是比較寬裕的,另外他堅信這次投資,自己穩賺不賠。

舅舅三個月后準時要債,眾邦要去上學,贊助費要5萬,蘇明成要把3萬還給他,還要再湊一萬當作利息幫助眾邦上學,蘇明成此刻已經知道周姐和他的投資錢全部打了水漂,在朱麗面前都不敢說實話,現在的他連本錢都還不上,更別說利息了。

蘇明成沒有辦法直接讓舅舅去找蘇明玉要。

舅舅一大清早就去了明玉的公司門口堵明玉,他簡直不敢相信這麼氣派的辦公樓里有一層都是明玉的公司,她真的是公司的總經理嗎?舅舅有些懷疑,直到看見明玉徑直走進總經理辦公室的門口,拿出鑰匙打開門,才相信蘇明成說的一切,「明玉真的是富得流油」。

舅舅簡單的和蘇明玉說了一下經過,和明玉說今天他必須拿回去5萬塊錢給眾邦交學費,「眾邦是趙家唯一的男孫,你們都必須幫助他,如果他不能去上學,以后只能由你們兄弟姐妹養著他了」。

蘇明玉對付無賴舅舅只用了一招,她立馬找保安部經理上來,讓他帶走舅舅,并且下了命令,如果舅舅有任何詆毀她個人和公司的行為,要立馬報警,找律師和舅舅談賠償。舅舅本就膽子就小,對付無賴的最好行為就是比他更無賴,在明玉這里,不管是蘇家還是趙家,早已沒有親情可言,不管是打感情牌還是倫理牌,蘇明玉都不接招。

另外,蘇明玉給朱麗打了電話詳細地說了這件事,在明玉看來,蘇明成陷害自己,朱麗沒有阻止她就有責任,而得知朱麗已經和蘇明成分居以后,才明白蘇明成朱麗兩人的處境,在安慰一下朱麗以后就匆匆掛了電話。

蘇明玉作為蘇家最有錢的人,也成了舅舅一家想要吸血的對象,趙美蘭被他們寄生了一輩子,蘇明玉可不想走穿新鞋走老路,第一刀就得切皮切肉切到狠的,讓他們一想到明玉就害怕,這樣才能斷絕他們吸血的念頭。

舅舅沒要到錢后離開了明玉的公司,又去找蘇明成要債,兩人發生了沖突,蘇明哲從中調解,這才發現自己出國留學以后每年都會給蘇家寄回來1000美金,而這筆錢從來都不在蘇大強的賬上,這麼一想這筆錢必然是趙美蘭都給了自己的弟弟,補貼了自己的娘家。

蘇家和趙家這筆賬算是算清楚了,舅舅一家從鄉下到城鎮,和舅媽兩人沒有固定工作,不僅在短短幾年買了房子,還把孩子送到了重點學校,都是趙美蘭的功勞,她拿著蘇家的錢養著弟弟一家,卻沒有多余的錢去讓自己的女兒過得寬裕一點,實在是可悲。

舅舅要賬,揭開蘇家最后一塊遮羞布

根據蘇明哲整理的蘇家家史,蘇大強真實敘述,蘇家的秘密全部被揭開。

第一,趙美蘭結婚前已經不是黃花大閨女,這是蘇大強心中最痛的地方,因為這件事情蘇大強的母親抑郁而亡。

第二、蘇明玉的出生是趙美蘭強迫蘇大強的結果。趙美蘭雖然厭煩蘇大強,但是當蘇大強執意要和趙美蘭失婚時,趙美蘭考慮弟弟一家的戶口問題,拒絕和蘇大強失婚,兩人長期分居,趙美蘭在居委會去鬧,才讓蘇大強回家,兩人有了明玉,誰都不喜歡。

第三、蘇明成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媽寶男,和舅舅一模一樣,既自私又沒有擔當,朱麗在婆婆去世以后,逐漸認清蘇明成的真面目,兩人感情破裂失婚。

而最后,舅舅來要賬,趙美蘭拿蘇家的錢養趙家的人已經成毋庸置疑的事實也被揭開,這是蘇家的最后一層遮羞布,無論趙美蘭生前如何強勢,都改變不了蘇家被吸血一輩子的事實。

過年的時候,蘇明哲打來電話,蘇大強和他說了一下舅舅一家的近況,他們的舅媽正在別人家做鐘點工,想盡快還掉給眾邦湊借讀費借的錢,天氣太冷,手長了很多凍瘡,舅舅領眾邦來拜年,其實是想討要紅包,說趙美蘭在的時候每年都會給眾邦5000的壓歲錢,姐姐去世了,這筆錢蘇大強也要給。蘇大強自然是裝傻的高手,舅舅沒有找到錢,拿走了掛在陽台的臘肉帶著眾邦走了。

直到現在,舅舅一家生計靠的仍然是舅媽維持,舅舅40多歲無所事事,仍然做著伸手黨,理直氣壯地向蘇家要錢,憑借的底氣就是眾邦是趙家的唯一一個男孫,所有親戚都理所當然的應該幫助他。

對待這種親人引用蘇明成在劇中的一句話,「我記得我姓蘇,不姓趙。趙家人關我什麼事。」做人做成這樣,老婆孩子養不起,像寄生蟲一樣寄生在姐姐妹妹的身上,年過半百還沒斷奶,這就是「重男輕女」的后果,而現在只能自食惡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