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華錄》:看懂顧千帆夢里的「割裂」,才知他執意娶盼兒的心酸

wang 2022/10/06 檢舉 我要評論

在昨天更新的劇情里,抓完「帽妖」的顧千帆,做了一個很迷幻的夢。

夢里,又出現了顧千帆親娘拉他離開的場景。他一遍又一遍地喊著「爹」,卻沒有得到絲毫的回應。

顧千帆一直在夢里找爹,但呈現在他眼前的,卻是一團迷霧。

就在他驚慌、迷茫的時候,「清流」齊牧出現了,叫囂著:

「蕭欽言才是我等清流的頭號大敵,只要鏟除了他,我一定為立下首功的你請官,你姑母的誥命到時唾手可得」。

齊牧的話音剛落,就被顧千帆一把推開,「你不是我爹」。

顧千帆說完這句話,他的夢就醒了。

醒來后,顧千帆嘗著趙盼兒煮的胡辣湯百感交集。

心里面生生挖空的一塊,好似就被趙盼兒的一碗胡辣湯給填滿了。前所未有的暖和,也前所未有的滿足。

為什麼趙盼兒的胡辣湯,會讓顧千帆如此反常?這當然還是跟剛才的夢境有關。

夢里,一共出現了四個人。

齊牧,還有年幼的顧千帆和生母,以及告信的陳廉。

我們先來說齊牧;

01:「你不是我爹」,顧千帆為什麼要對齊牧說這句?

顧千帆回東京后,他的身世就浮出水面了。

他原是宰相蕭欽言的長子,母親顧氏,是前禮部侍郎之女。

當年寒門出身的蕭欽言,被顧家「榜下捉婿」,成了清流女婿。

誰料有了顧千帆后,蕭欽言被顧氏撞見和一個歌姬廝混。

從此倆人和離,顧千帆也跟了母親。

姓氏,也由蕭,改成了現在的顧。這樁往事,因為顧家的刻意隱瞞,很少有人知曉。

在顧家長大的顧千帆,內心從未停止過對父愛的渴望。

舅舅還在時,這份情便寄托在了舅舅身上。舅舅死后,顧千帆又把這份孺慕之情,寄托給了齊牧。

想當初,顧千帆十八歲中進士,年少得意,明明可以走清流的路子。

卻聽從齊牧的建議,一頭扎進了皇城司。從此不被顧家所容,被清流唾罵,成了人人懼怕的閹黨爪牙「活閻王」。

一入皇城司,就是十二年。

這十二年,顧千帆彷徨過,委屈過,更自暴自棄過。

但即便如此,卻也從未想過離開。

就因為皇城司,是齊牧讓他來的。

從顧千帆的這份堅守,還有面對齊牧時的過分親切,就不難看出,齊牧在他心里的分量。

「為了天下百姓,為了匡扶正義,你受些苦,名聲受一點損也是值得的」。

從前,齊牧說的這句話,顧千帆從未有過懷疑。但到了后面,他真的迷惑了。

是從什麼時候起,顧千帆對齊牧有了猜忌?

是顧千帆一直收羅雷敬的罪證,可齊牧卻次次都以「證據不足」推脫?

還是齊牧一直讓他對付蕭欽言?

恐怕都有吧。

雷敬這個人,手上沾的血天怒人怨。有他在皇城司一天,就會有更多無辜的性命死于他手。

顧千帆原以為,以「匡扶天下」為己任的清流砥柱齊牧,自然不會放過雷敬這樣的人。

但當顧千帆滿心歡喜把罪證推到他跟前時,顧千帆才發現,比起鏟除奸逆,齊牧更喜歡鏟除「異己」。

而他眼里的「匡扶天下」,就只有一個核心,那就是鏟除蕭欽言。

尤其蕭欽言即將回京,齊牧為首的清流,一系列的做派更是加深了顧千帆心里的猜忌。

為了阻止蕭欽言回京,清流竟然玩起了「帽妖」。

有邪祟出現,信奉鬼神之說的官家,可不就對蕭欽言的回京,會起遲疑。

但真正讓顧千帆寒心的,不是清流的鏟除異己,而是他們為了鏟除異己,不惜罔顧普通人的性命。

死在帽妖手上的,都是鮮活的生命。

他們做錯了什麼,要成為清流的黨派紛爭的犧牲品?

齊牧的此舉,無疑狠狠地打了自己的臉。

說好的「為天下請命」,就是這般罔顧天下人性命?

顧千帆早不做夢,晚不做夢,偏偏在抓完帽妖之后做這夢。

是他這心里,寒得緊啊。

被一個視為父親的長輩欺騙,利用了這麼多年,顧千帆能不心冷嗎?

他在夢里,會推開齊牧,會對他說「你不是我爹」,就是顧千帆對齊牧的信念崩塌。

實際齊牧的人設崩塌,從其他人物身上也能窺見端倪。

清流,都是一些什麼人?

歐陽旭不以鬼神上位,他也會是清流的新秀。但歐陽旭,是什麼人?

他是為了前途,拋棄未婚妻的薄情郎。

高觀察,他也是清流砥柱。

但他又做了什麼?

是仗著手里的權勢,對歐陽旭的肆意踐踏?還是見到趙盼兒的色欲熏心?

可見,清流未必「清」。

而清流未必「清」,奸逆就一定「奸」?

02:顧千帆的親情「割裂」

顧千帆是一個完全沒有歸屬感的人。

對蕭家來說,他是蕭家的兒子,身上流著蕭家的血。

但他卻「背叛」了蕭家,姓了顧不說,還背地里聯合清流一直在跟蕭欽言分庭抗禮。

盡管在形式上,顧千帆把自己從蕭家剔除出去了。可心里,卻無法做到跟蕭家的割舍。

那個找爹的夢境,一直困擾著他。

而夢境,往往是一個人內心最深處的映射。夢境里找爹,不就映射出他對父親的渴望。

夢境里,出現了父親,出現了母親,也出現了年幼的顧千帆。

看到這些,我們不難猜出,與其說顧千帆是對「人」有渴望,倒不如說是對「家」有渴望。

有父有母,才是家。

顧千帆的夢境同時出現這麼多要素,可不就是對家有著極深的渴望麼。

活了三十年的顧千帆有家嗎?

他在顧家,那是寄人籬下。雖然明面上是顧家的兒子,但身上流淌的卻是蕭家的血。

顧千帆為什麼會入皇城司?

為了匡扶天下正義是真,但他也有一個私心,那就是給自己母親掙一個誥命。

齊牧正是利用了顧千帆這點,才對他進行了長期的精神「PUA」。

在旁人眼中,顧家那個和離歸家的女兒,是顧千帆的姑母。

這也是為什麼,在夢里齊牧會說,鏟除蕭欽言后,顧千帆就可以給他姑母求一個誥命。

不能叫自己的母親為「母親」,母親去世后,連顧家的祖墳都無法入,成了名副其實的「孤魂野鬼」。

母親無法入顧家祖墳,實際就跟顧千帆沒有根一樣。

因著母親的原因,顧千帆對蕭欽言的感情很復雜。有怨,有恨,也有割舍不下的血脈羈絆。

他十八歲就中進士,這背后的艱辛,絕不是天才兩個字,就能一言概之的。

他十八歲入皇城司給母親掙誥命,每天游走在刀尖上,才換了了年紀輕輕就有的緋衣銀魚。

顧千帆做得這一切,僅僅是為了母親和抱負?也不全是吧。

多少就跟孩子賭氣一般,就想用自己的優秀,來吸引父親的注意力。

甚至還有些許的報復,想讓自己的優秀,讓蕭欽言為當年做下的事情后悔。

但顧千帆越是這樣,就越表現出,沒有根,沒有歸屬感的顧千帆,對蕭家,對蕭欽言還是有深深的向往。

顧千帆對蕭渭的好脾氣,對蕭欽言嘴上無情,但心里想到要與他對抗時的掙扎,無不映射出他對蕭家的羈絆。

從這個夢境可以看出來,顧千帆在親情上,他是被「割裂」的。

不論是顧家還是蕭家,他都沒有立場。

父親不是父親,母親不是母親。

就連信任的齊牧,也是一場利用。

03:趙盼兒,成了他的救贖

看懂了顧千帆的夢境,再來看他醒后,趙盼兒遞過來的一碗胡辣湯,是不是就明朗了許多?

趙盼兒的胡辣湯,是從前她母親,經常給自己父親做的。

這簡單的胡辣湯,承載著趙盼兒對父母的沉沉情感。

現在,趙盼兒又跟她母親一樣,給心愛的人,做起了胡辣湯。

這對孤寂、漂浮了十幾年的顧千帆來說,趙盼兒這時候的一碗湯,無異于給了他一個「家」。

他的心,落到了實處,有根了。

能不「暖和」嗎?

顧千帆在其他人身上攢多了失望,心都冷了。就在他對情感,不再抱任何希望時。

趙盼兒出現了,她的聰慧,她的果敢,她的遭遇,她對自己的認可,無不敲擊著他的心房。

而更令人歡喜的是,趙盼兒也喜歡著他。

在她面前,顧千帆不是蕭家的兒子,也不是顧家的兒子,更不是皇城司副使。

從始至終,他只是顧千帆,是她認識的那個顧千帆。

只有讀懂了顧千帆的孤寂,才能明白他對趙盼兒的珍視啊。

于歐陽旭而言,娶趙盼兒是不幸。

但對顧千帆來說,娶趙盼兒卻是他攢了半生失望,才換來的幸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