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打車偶遇「富二代」!被花言巧語「騙財騙色」發現他還交往三名空姐,網:愛慕虛榮

全组的希望 2022/07/23 檢舉 我要評論

2016年3月,上海某航空公司的空姐朱琳休假,和朋友逛了一天街之后,用軟件打車回家。

沒過多久,一輛白色的寶馬X6停在了他的面前,朱琳看了一眼車牌,正是自己預約的座駕,于是她朝著司機揮了一下手。

司機看到招手的朱琳,從駕駛室中緩緩地走了下來,眼前的男子是一個西裝筆挺相貌英俊的年輕小伙,他走到朱琳旁邊,說了一聲「讓你久等了,美女,實在不好意思」

隨后就順手把朱琳拿著的購物袋接了過去,放到了車后背廂里。

朱琳看著眼前的男子,笑道「你可真會呀,以前沒少這麼干吧」。

車子啟動了,朱琳向后面張望了一下,發現在車廂里有一個帶有航空公司標識的行李箱。

此時,男子問道「看你的氣質,你應該是個空姐吧?」

朱琳問,「你怎麼猜出來的?」

男子回答道,「 你的氣場一看就和別人不一樣,我也在航空公司上班,你的氣質騙不了我的眼睛」。

「我看你后備箱里裝有航空公司的行李箱。原來咱們真的是同行啊」。朱琳說著笑了起來。

男子說道,「我叫韓勇,是一名飛行員,由于一些個人的原因,我有時候會接一些私活,不知道美女怎麼稱呼啊?」

朱琳由于同行的關系,感覺與韓勇拉近了距離,回答道「朱琳」。

兩人一邊聊著工作,一邊暢談目前的生活,朱琳對眼前這個博學幽默的男人留下了不錯的印象。

韓勇雖然年紀不大,但一舉一動都透露著成熟穩重,而且他很有紳士的風度,在朱琳下車的時候,他立刻跑到車座前給朱琳開門,并把朱琳買的購物袋拎給了她。

在離開前,韓勇問朱琳「能給我留一個你的號碼嗎,有時間的話想和你多交流一下」。

朱琳覺得韓勇比較誠懇,似乎沒有什麼壞心眼,于是就把電話號碼給了他。

沒過幾天,朱琳接到了韓勇的電話,韓勇問「你什麼時候有空,是否可以請你吃頓飯?」

朱琳想了想,同意了,她打扮的花枝招展,穿著漂漂亮亮下了樓,此時等在樓下的車換成了一輛奧迪A6,車內的韓勇向朱琳打了聲招呼。

朱琳剛一上車,韓勇就解釋到「 不好意思,我那輛車今天正好保養,這是我爸的車,經常用來接客戶的,我就開來了」。

朱琳笑了笑,「沒事的,什麼車我都可以坐」。

韓勇把車開到了一家意大利餐廳,他在那里提前預定了座位。在交談中,韓勇介紹到「我爸在上海有一家房地產公司,原本想讓我去做家族生意,可是我更喜歡挑戰,喜歡年輕人無拘無束的感覺,所以我報考了飛行員,如今終于體會到了自由翱翔的感覺」

朱琳說「你年紀也不大,可以干幾年再回家繼承家業呀」

韓勇點了點頭「是呀,雖然老爸的產業幾十個億,但我覺得男人更應該出去見識一下外面的世界,等以后可以讓心愛的人享受到更加舒適的生活」,說著他看了一眼,朱琳羞澀的低下頭。

此時的朱琳覺得眼前這個男人不僅長相出眾,人品更是不錯,似乎老天爺把他帶到朱琳身邊,她眼神中逐漸有了一絲愛意。

朱琳的長相、氣質不凡,父母卻是普通的工薪階層,從小到大父母對她都要求十分嚴格,朱琳學習成績一直很好,不負眾望成為了一名空姐,讓父母十分的滿意。

不過朱琳內心卻對自己的出身有一點的自卑,她總覺得空姐中藏龍臥虎,自己如果不多努力很容易被別人比下去,可眼前的這個男人似乎卻可以讓她少奮斗幾年。

吃完飯,韓勇表露出自己的想法「我從第1次見你,就覺得你的氣質高貴脫俗,宛如天女下凡,似乎是老天特意把你帶給了我,我真的很喜歡你,你能做我女朋友嗎?」

面對韓勇的表白,朱琳思考了一會,然后點了點頭,這番甜言蜜語說到了朱琳的心坎上,她開始憧憬未來的美好生活,相信韓勇家境不凡,以后跟著他肯定會有好日子。

這頓飯讓兩人正式確立了男女朋友的關系,朱琳很快就把自己托付給了這個男人。

沒過幾天,韓勇告訴朱琳,「我爸知道咱倆的關系了,我也把你的照片給他看過了,他覺得你人很好,希望能盡快見見你,讓你盡快嫁到我們家」。

聽到這句話,朱琳有些猶豫,「這麼早見家長是不是不大合適?」

韓勇安慰道「 我爸沒有任何的架子,他不像那些大家族的家長,很和藹可親的。我爸還特意給我買了一套別墅,特意叮囑我一定要在購房合同上加上你的名字」。

說著,韓勇把一份購房協議遞給了朱琳,在購房協議上,顯示的是一棟青浦區的高檔住宅,面積有將近300平,按照朱琳的估算,這棟別墅的價值至少要一個億。

協議上蓋著公章,朱琳越發相信,自己眼前的男友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富二代。

正在朱琳看協議的時候,韓勇繼續說道,「 原本我爸想要全款付這套房子,可我也是有工作的人,不想讓他覺得我吃軟飯,所以我決定自己努力,你看這樣行不行?咱們兩個一起貸款付首付,以后所有的錢都由我來還」。

聽到男友這樣說,朱琳也不想讓男友覺得自己太物質,于是一口答應道「我支持你的決定,不過這件事我還要征求家里的意見,畢竟咱們倆的事情還沒有完全定下來」

韓勇笑了起來,「 你說得沒錯,你這事一定要多聽聽家里人的意見」。

此時,韓勇突然皺了皺眉頭,嘆了口氣,他說「馬上又要進行飛行模擬測試,這次測試對我來說非常的重要,如果過不了,可能影響以后的飛行安排,最近一段時間我都在忙著這次測試,仔細想想確實有些讓我擔心」。

朱琳抬起頭,有些不解地問道「以你的專業水平,會過不了嗎?應該不會有太大問題吧?」

韓勇說道「正常來說考試是沒有問題,但是公司的人際關系有些復雜,你知道的,考試很大程度上依靠的是人脈,需要花錢處理」。

朱琳關心地問道,「 那你去打聽打聽需要花多少錢,該花的錢咱們不能馬虎,一定要把工作干好」

韓勇說「也不多,就要1萬多點,不過很不巧我的錢正好拿去理財了,還要過一段時間才能出來,短時間內我拿不出這筆錢」

看到男友犯了愁,朱琳立刻說到「 要不我先幫你墊上吧,等你以后有錢了再還給我」。

韓勇連忙推脫說,「那怎麼能行呢」。

可是朱琳卻說「咱倆是什麼關系,你不用跟我計較」,于是她當著韓勇的面立刻把一萬元轉給了他。

韓勇收到了錢,親了一口朱琳,對她說,「 這筆錢是我借的,我的理財錢一到期,立刻就會還給你」。

幾天過后,朱琳告訴韓勇「我家里同意了咱倆的事情,也支持我和你一起貸款」。

此時韓勇告訴朱琳,「 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在購房合同上我加上了你的名字,不過銀行要你簽字才能做首期房貸,你能來一下銀行嗎?

在韓勇的催促下,朱琳高興地來到了銀行,她詳細了解了銀行的貸款情況,可由于她并沒有相關的經驗,就草草看了一眼合同,便在上面簽了字,放款的銀行共兩家,一家貸款40萬,一家貸款30萬。

簽完字之后的朱琳非常開心,「 咱們買了房,不過我還沒有見過你爸媽,你什麼時候安排我們一塊坐一坐,好不好?

韓勇一口答應,「嗯,這件事交給我,我父母也很想跟你見面,他們對你都非常的滿意,想早一點見到自己的兒媳」。

朱琳看著眼前的男友又笑了起來。

不久后的一天深夜,韓勇給朱琳打了電話,「 親愛的,今天晚上我和朋友們一起喝了點酒,沒想到出了交通事故,撞上了一輛車,對方拉著我不讓走,否則就要報警」。

一聽到這句話,朱琳立刻緊張起來,她知道報警就意味著要以安全駕駛被拘捕,對于飛行員來說,這是葬送前途的一件事,她著急的問道,「對方要賠多少錢,咱們趕緊賠給他吧」。

此時韓勇小聲地說,「我不敢告訴我爸,否則他會把我罵死,對方就在我面前,他要4萬塊錢」

「那你趕緊給他呀,這事兒就解決了」。

可是電話那頭韓勇又犯了難,「我理財還沒出來,手上確實沒錢」。

朱琳聽完脫口而出,「我先轉給你吧」,很快,韓勇手機上收到了4萬塊錢。

不過此后韓勇既沒提見父母的事情,也沒提關于這筆錢的事情。

兩個月之后,反而是朱琳拉著韓勇來到了自己家。

韓勇買了很多的禮物,一進門就表現得溫文爾雅,溫柔體貼,這讓朱琳的父母非常的滿意。

吃飯的期間,韓勇對朱琳說,「最近一段時間我有空,想帶你們一起去歐洲玩一趟,不知你們有沒有時間?」

朱琳的時間比較好安排,父母也比較清閑,于是三人答應可以一起去。不過朱琳父母問道「我們兩個還沒有辦簽證,不要緊嗎?」

韓勇說,「 我有個朋友專門辦理去歐洲的簽證,不過需要10萬塊錢的保證金,等拿到簽證之后,再退還這筆保證金」。

朱琳父母覺得保證金能退,未來的女婿也比較可信,當即又讓女兒給韓勇轉了10萬塊錢。

可是關于簽證的事情至此卻沒有了下文,兩個月過去了,老兩口沒聽到任何的消息,覺得事情有些蹊蹺,于是讓朱琳再去問一下韓勇。

當朱琳打通了韓勇的電話,電話那頭韓勇卻說到「我沒想到我的朋友竟然是個騙子,他騙了很多人的錢竟然跑路了,我已經報了警,這筆錢還要等一等,什麼時候抓到騙子才能拿回來」。

當朱琳父母聽到韓勇的答復,立刻覺得很不正常,于是他們找人暗中調查了韓勇,這一調查不要緊,他們卻發現韓勇根本不是什麼富二代。

韓勇的父母不過是普通的小市民,韓勇并不是飛行員,之前他曾干過一段時間地勤,不過很快就辭職了,所以他對航空公司有點了解,卻并不精通。

韓勇開的寶馬、奧迪也不是自己的車,這些車不是從朋友那兒借來的,就是在租車行租的。

當了解到韓勇的出身經歷之后,朱琳非常的后悔,她仔細回想著兩人交往的過程,感覺處處都是陷阱。

更讓他絕望的是,原本想過上富二代的生活如今也淪為泡影,不僅被韓勇騙了財還騙了色,現在人財兩空。

在父母的建議下,朱琳果斷報了警,警察立刻找到了韓勇,將其逮捕歸案。

對于自己犯下的錯誤,韓勇供認不諱。

警察對韓勇進行了一番調查,發現韓勇并不只騙了朱琳一個人,他通過打車軟件專門結識像朱琳這樣的空姐,除了朱琳外,他還另外交往了三名空姐女友,一共騙取了200多萬元,僅朱琳一人就騙去了將近100萬元。

韓勇此前結過一次婚,而他前妻的去世也頗為蹊蹺。

韓勇的老婆名叫張萌,是一位國際導游,通過導游的工作定居美國,在一次回國時認識了韓勇,韓勇憑借著出眾的外表和甜言蜜語取得了張萌的信任,兩人認識兩個月就閃電結婚。

結婚之后,韓勇和張萌一直租房住,韓勇知道張萌在閔行區有一棟住宅要拆遷,于是在2014年1月告訴妻子父親,「我有一個熟人在拆遷指揮部,可以幫助你家在丈量房子的時候動動手腳,到時候可以換一個更大的房子,不過打點人脈需要一些錢」。

老丈人聽了這句話信以為真,立刻轉賬給韓勇98萬元,委托他全權處理此事。

不過自從老丈人轉了錢之后,韓勇就再無音信。

眼看著拆遷馬上就要簽合同了,張萌父親坐不住了,他一直催促韓勇趕快活動,可韓勇卻總是找著各種各樣的借口四處推脫。

張萌父親于是想自己去辦理,可在這個節骨眼上,他卻發現自己的房產證找不到了。

他立刻叫來了女兒,問「咱家的房產證你知道在哪里嗎?」

張萌聽到父親如此問,開始吱吱嗚嗚。

看到這個情況,老人覺得事有蹊蹺,于是跑到閔行區房產中心打聽了一下,卻驚奇地發現自己家的這個房子竟然被抵押了,上面簽了女婿的名字。

張萌父親立刻把女兒女婿叫到了跟前,問「你們說吧,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眼看再也瞞不住了,韓勇承認自己之前沉迷于賭博,輸了不少的錢,被很多人追債,萬般無奈之下,他只能把房屋抵押出去進行還債

張萌對此知情,可卻沒有阻止韓勇。

父親氣得不行,讓張萌立刻失婚,并讓張萌起訴韓勇。

張萌此時也認清了丈夫的嘴臉,果斷與他進行了失婚,并通過法律手段要回了自己父母的老宅。

張萌遇到這樣一位丈夫,心里非常的憋屈,她不僅浪費了自己的青春,還把自己的錢都花光了,由于心里壓抑,她和幾位朋友約好一起出去游玩。

可在游玩的過程中,張萌不幸跌入了水坑之中,沒有救上來,因此去世。

警方曾經懷疑韓勇與妻子張萌的死有關系,可在調查一番之后,卻沒有發現足夠的證據,因此本著疑罪從無的原則,無法追究韓勇的責任。

2017年,韓勇因為詐騙罪被檢察機關起訴,法院最終判定韓勇詐騙金額特別巨大,判處12年有期徒刑。

其實韓勇的詐騙方法并不高明,可是他卻欺騙了一個又一個的空姐,女生陶醉在富二代、高收入的謊言,陷入了對愛情和婚姻的憧憬之中。

可如果能夠多一絲的警惕,多了解男方的情況,也不會僅僅兩輛名車就被蒙蔽住了雙眼。所以交朋友一定要謹慎,尤其是涉及到金錢的情況下,一定要擦亮雙眼,避免別騙。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