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光棍收養棄嬰,23年后養女狀告斷絕關系,法院:收養無效

网瘾少女 2022/06/12 檢舉 我要評論

「你想你的女兒嗎?」

「想啊,可是她走了,我就不想了。」

面對記者扎心的提問,方崇財沒有露出苦惱的表情,全程帶著一副傻笑,仿佛那個被養女狀告的那個人不是自己。

被自己養了23年的「女兒」告上法院,要求斷絕關系,這放在任何普通人的身上都是無法接受的痛苦。

就連方崇財的哥哥方崇前都說:「這就是養了個白眼狼,當初我弟弟自己都養不活,卻將她養大,為的就是老了能有個人盡孝,沒想到她不僅忘恩負義,還要私吞他的養老金。」

一時間,這件事在四川廣安市的村里傳開了,鄰里鄉親們紛紛議論起這方崇財這個村里的「名人」。

事實的真相究竟是怎樣?養女為何寧愿背著「忘恩負義」的職責也要斷絕關系?

事情還要回到1993年的那個春天。

在廣安市的村子里大家都在地里忙著春種,孩童的嬉鬧聲,老人的閑聊聲不絕于耳,

為村子里帶來一片祥和之氣。

然而這天中午,一個中年男人抱著一團被子沖到田里,打破了這份祥和。

求求你們,誰能收養我的閨女。」

男人的哀求很快吸引了許多村民,紛紛圍上來一探究竟。

原來男人懷里抱著的是一個剛剛出生的女嬰。

那個時候很多家庭里還重男輕女,男人家中又貧困,實在無力撫養眾多兒女,只能將剛剛出生沒多久的小女兒送人,希望能有好心人領養她。

聽完男人的述求,人們立刻七嘴八舌地勸說起來。

一位婦人說:「都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哪有讓別人養的道理。」

一位大爺說:「誰的家里都不缺一口吃的,可這是一個人,養了就要負責的。」

眼見大家都嘆氣搖頭,男人有些急了,見自己哀求無果,便想著第二天再來問一次。

當晚男人在村支書家里借住了一晚,他看著枕邊的女兒,心中已經有了最壞的打算,

沒想到,第二天事情就迎來了轉機。

當男人第二次來到田里的時候,他見到了一個昨天沒見過的人。

這人長得其貌不揚,總是帶著點傻里傻氣的笑容。

一位阿媽看見他,立刻招呼起來:「 方崇財,你來看下,這個女娃你喜不喜歡,愿不愿意養她。

方崇財這個名字被喊出來后,像是一石激起千層浪,眾人再次七嘴八舌地議論起來。

「他啷個能行?自己都養不活自己,還指望他養個孩子?」

「不好說,你看他31歲還沒結婚,現在養個孩子起碼不會孤獨終老。」

方崇財聽到有人叫他,樂呵呵的跑過來,一看到男人懷里的女嬰,就開心的拍手。

男人見他傻里傻氣的,有些擔心,這時旁邊有個村民開口問道:「 方崇財,你喜歡這個女娃不?喜歡的話就抱走吧,以后讓這女娃給你養老。」

方崇財不知道有沒有聽懂,當即抱著女嬰轉身就走。

男人還有些猶豫,在眾人的勸說下終究是長嘆一口氣,轉身離去。

然而方崇財回到家后,卻讓家里人炸開了鍋。

方崇前聽完事情的經過后說道:「你到底是怎麼想的?你連自己都養不活,怎麼養這個孩子?」

方崇財好歹是31歲的壯年,雖然沒有結婚,但為何大家都覺得他養不活自己呢?

方崇財是1962年生人,在他小時候曾患過急性腦膜炎,

由于家里貧困,根本沒錢看病,于是年僅8歲的方崇財就此落下了后遺癥,成了一個智力障礙患者。

起初母親還能照看著,隨著方崇財越來越大,母親也開始力不從心,便讓他在村子里幫人做點體力活,給自己賺口吃飯的錢。

哥哥方崇前也會時常照看一下他,只是結了婚后,方崇前也沒辦法事無巨細,畢竟自己還有老婆孩子要養。

而方崇財就這樣在村子里晃蕩到了31歲,眼見著娶媳婦是沒指望了,母親對他的唯一期望就是老了能有個人照顧他。

而方崇財的嫂子也是這樣想的,因此在方崇前發脾氣前攔住了他。

你弟弟老大不小了,沒得媳婦也該有個孩子,我看著女娃不錯,以后養大了也能給他養老,我們也省點心。」

方崇前一聽是這個理,當即也不再勸阻。

一家人還給女嬰起了個好聽的名字,方夢真。

意喻著夢想成真。

在方家人的照料下,方夢真有了一個無拘無束,快樂的童年。

對于方夢真,方家人寄予了厚望,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份厚望漸漸脫離了軌道。

方夢真并不喜歡讀書,讀完國中沒多久便想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16歲那年,她帶著行李踏上了前往外地的火車,加入了打工人的行列,在一家廠里做工。

大城市里總有形形色色的孩子,身為廠妹的方夢真也不小心踏入了愛河,

和一個身高矮小的男孩談起了戀愛。

方家人知道后卻是極力反對,

在方崇前夫婦看來,這個男孩也只是個打工的,身高也不高,生怕方夢真被騙,才一直勸說她三思而后行。

但墜入愛河的方夢真哪里聽得進這些,沒多久就和男孩領了證。

這下生米煮成熟飯,方家人即便再不愿意,也只能勉強同意。

好在方夢真顧及自己的養父方崇財,將他接到了自己的公婆家住,這也讓方家人松了一口氣,心道:「這閨女沒白養。」

然而,好景不長,沒多久,方崇財就被男方給送回了村子里,

據說是住在一起總會產生這樣那樣的矛盾和不便,不如將方崇財送回老家,每個月給三百元的贍養費,當做孝道。

方崇前一聽,雖然感到有些氣憤,但也無可奈何,好在弟弟以后的生活有了保障。

可沒想到的是,這三百元的贍養費只給了一個月,就再也沒有了著落。

方家人一直在等男方一個回應,沒想到,等來的卻是方夢真的一紙訴狀,要求斷絕自己與方崇財的養父女關系。

與此同時,方崇財這些年攢下的三萬元存款也不翼而飛。

這其中究竟發生了什麼?這些存款又是誰取走了?

這之中的緣由還要從方夢真結婚后說起。

原本孩子們結婚是一件喜事,男方家里見兒子娶個媳婦回來也是興高采烈,對于方夢真想要將養父接過來一起住也沒有半句怨言。

只是雙方都不是什麼富裕家庭,平時的矛盾小摩擦也就算了,漸漸地,男方的村里也開始出現一些閑言碎語。

你看那家人,可真有意思,兒子娶媳婦,還帶回來個爹。」

「知道的是親家住在一起,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來蹭吃蹭喝的。

這些話流傳到男方父母耳朵里,自然很不舒服,心里琢磨了一下,也覺得一直將方崇財留在這里不妥。

于是他們就開始勸說方夢真。

你看你們小兩口天天在外面工作,一年本身也就見不到父母幾次,夢真你父親留在這也無聊,還不如讓他回老家還有哥哥嫂子能照看他,你每個月給她幾百塊錢也算盡了孝道。

于是,方夢真真就將方崇財給送了回去。可到了過年回老家時,方家人卻遲遲見不到方夢真的身影。

其實從回來的第二個月開始,方崇前就給方夢真打過不止一個電話,可每一次都沒人接聽。

這下方崇前心里開始打鼓了,這辛辛苦苦養大的女兒不會就這麼不管他們了吧。

與此同時,還有更大的噩耗傳來,方崇財這些年攢下的三萬塊錢也不翼而飛。

這筆錢當初在方夢真結婚后,雙方是簽訂過協議的。方夢真只要將方崇財贍養到60歲,這筆錢就是她的。而存錢的密碼只有方家人和方夢真知道。

可就在方崇財回來后沒多久,卡上的錢全都不見了。懷疑的種子一旦種下,便會一發不可收拾。

方家人覺得是男方的父母將卡掛失,私吞了這筆錢,而男方父母則一口咬定是方崇財自己取出來的。

雙方各執一詞,這事還鬧上了法院。

更讓方家人心寒的是,從頭到尾,方夢真一直站在男方那邊。

兩家的關系就此破裂。

最讓方家人絕望的是,這三萬塊錢的事還沒處理好,方夢真就將自己的養父告上了法庭,要求斷絕養子關系。并且法院還同意了,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原來當初方崇財領養女嬰的時候是1993年,為了將方夢真登記到自己的戶口本上,也是費了不少功夫,

然而法律明文規定,單身男子領養女嬰,雙方年齡差距必須在四十歲以上,因此方崇財當初的領養手續并不合法。

這關系雖然斷了,可這麼多年的養育之恩真的能說斷就斷嗎?

方崇前在面對記者的時候時常回憶起當初的點點滴滴。

「方夢真小時候很乖的,我們照顧她就和親生的一樣,因為弟弟一直在外面打工,平時照顧生活都是我媳婦在弄,她每次喊我都喊大伯,喊我媳婦喊媽媽,喊弟弟喊爸爸。」

但方夢真卻不這麼認為,她覺得方崇財根本沒有盡到一個養父的責任,也不具有成為養父的能力,自己小時候大多數是方崇前夫婦在養。

因此方夢真拒絕贍養方崇財,只同意贍養方崇前夫妻兩。

可對于女孩這樣的態度,方崇前的妻子卻不贊同。

「我有兒子,我不要她養,我們照顧她這麼多年,一是因為真心喜歡這個娃娃,二是因為方崇財。」

方崇前說起這件事,也是滿臉的欲言又止:「這就像,就像別人說的,養了個白眼狼。」

而方崇財依舊是面帶笑容,只是這笑容中有多少悲傷,就不得而知了。

最后法院判定,小芳需要償還這些年方家在她身上花費的費用共計十六萬元。

而直到2018年,小芳也如額的還完了錢,也從這時起,她和方家徹底斷了聯系。

如今方崇財已經60歲了,依舊孑然一身,他時常會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手里拿著方夢真小時候的照片。

這些年時不時會有記者打電話采訪他,可得到了只有一句回答。

「她不要我了,她不管我了。」

蒼老的聲音,令人不禁悲從中來。

他望著早已大變樣的村子,一如那早已變了模樣的養女。

我們的故事中,三兩句便是一方水土一方人,

可對于每一段親情走過的歲月來說,這是心中永遠難以跨越的坎,豈是千言萬語說的清。

方崇財望著天邊的落霞,嘴角下意識的上揚,一如當初他見到女兒時那般欣喜的模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