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瑯琊榜》:言皇后—沒有自我的女人,最可悲!

张希宁 2023/01/06 檢舉 我要評論

01

整部《瑯琊榜》,人物命運跌宕起伏,最初炙手可熱的,最后或外放或殞命;最初毫不起眼的,最后功成名就、應有盡有。

看了好幾遍,其中最令人唏噓的,當屬言皇后。在我看來,她也是整部劇中最可悲的一個人。

說她可悲,并不單單是因為,她一把好牌打得稀爛,從最初的后宮第一人,到最終連命都保不住。

更因為她自始至終,都沒想弄清楚自己的目標在哪里,被人當槍使,瞎打亂轉,做了壞人,卻為她人做嫁衣裳。

02

例如郡主宮中遇險那場戲里,蘇哲明明提醒過郡主,甚至在言皇后的正陽宮邀請郡主的時候,用眼神示意阻止,但最終郡主還是在越貴妃的昭仁宮中出了事。

郡主當時的心理活動是,率先請她的是皇后,并且皇后留她用午膳,皇后顯然是事先有計劃的;而越貴妃,是從皇后那里把郡主請走的,貌似是一個偶然行為,并且,在當時的情境下,越貴妃是幫了郡主的忙,讓郡主得以擺脫皇后。

所以,在昭仁宮,郡主就沒太防備,輕易飲下了那杯情絲繞,落入越貴妃的圈套。

可以說,整場戲,皇后無意中幫了越貴妃的忙,成了越貴妃施展詭計的障眼法。那麼,事情為什麼會這樣?是無意還是人為?是偶然還是必然?

答案是,整個事情,是人為,更是必然。

皇后為什麼恰巧在那個時間請郡主入宮?其實是受了越貴妃的暗示和推動,只不過皇后渾然不覺罷了。

前面有一場戲,皇上宴請進入文試的十個人,后宮娘娘們也聚在一起議論。越貴妃懟了皇后娘娘后,一時冷場。越貴妃又自說自話:「倒不能總依著她這麼任性下去吧。」

沒有人接話。于是,越貴妃又主動cu皇后:「您說是不是啊,皇后娘娘?」

因為此時大家看到郡主出嫁希望渺茫,而太子和譽王都想把郡主收歸麾下。所以在這個時候,越貴妃這句話就是暗示皇后,要采取點什麼行動,讓郡主嫁給己方力量,為自己所用。

看皇后表情,她顯然聽進去了,所以在蘇先生設計用三個稚子打敗百里奇后,見郡主選親計劃落空,于是皇后就請郡主去她宮中,應該是想聯絡一下感情,或做一番勸說。

皇后請到郡主后,越貴妃剛好也在場,就是皇后被越貴妃利用的明證。可惜,皇后從頭到尾都沒有意識到。

03

看明白這里的邏輯,再留心觀察,我發現,皇后被人當槍使,還真不是一次兩次。

被譽王喊去安置越嬪,被譽王請去整靜妃,甚至最后被譽王逼著一起造反,倒是明著被當槍使。因為他們本就是一個利益集團,為己方利益做點臟事,說白了也是為自己,沒什麼好抱怨。

但事實上,皇后經常會被她的對頭——越貴妃當槍使,自己做了臟事,受益的卻是越貴妃。想必不是皇后心甘情愿的結局。

劇中,逼死宸妃的是誰?逼死祁王的又是誰?

雖然說,赤焰冤案,都是謝玉、夏江利用皇上的猜疑,推波助瀾,滅了赤焰軍,同時逼死了宸妃和祈王。這是事件的因。

而具體執行上,宸妃死的時候,是皇后送的白綾;宸王死的時候,是譽王送的毒酒。

不僅如此,劇中有很多地方都有暗示皇后在赤焰冤案中扮演過什麼樣的角色。

例如,當太皇太后提起宸妃的時候,皇后反應很大,說「現在哪還有什麼宸妃?林樂瑤乃逆犯之母,早就死了。」

例如,言侯也說言皇后「罪孽深重」。例如,在皇后拿住靜妃把柄的時候,皇上處置了靜妃,但皇后顯然不滿意,皇上就說:「難道拿根白綾勒死嗎?」種種證據表明,皇后當初顯然對整死宸妃這件事十分積極。

逼人去死,無疑是臟事一件。可皇后和譽王就是搶著去做。做的時候,肯定是以為,逼死這兩個人,譽王就能上位。

結果呢?上位的是誰?是越貴妃和蕭景宣。實在諷刺!

04

言皇后其實是屬于那種贏在起跑線上的人。她出身高貴,即便沒有孩子,卻仍穩穩地坐在中宮之位上。連生了皇長子、備受皇上寵愛的林樂瑤,都不過是妃位。所以說,皇后的家世,是給了她極大底氣的。

我有時候會想,皇后還爭什麼呢?在后宮的名利場上,她早早站在了最高的地方。既然她沒有嫡子,那麼,任何一位皇子繼位,她都是嫡母皇太后,她又何必跟嬪妃們斗來斗去,鬧得滿身臟污?只要她安安穩穩地坐在中宮之位,不犯錯,皇上就不會廢黜她。

不過,這顯然是有些理想主義。一個人活著,會有各種各樣的情緒,甚至是執念。皇后應該也有她的危機感,看到別的妃子受寵,例如之前的宸妃,現在的越貴妃,看到別人的兒子炙手可熱、直逼至尊之位,她難免也會擔心自己以后的命運。

所以,她與養在自己膝下的譽王深度捆綁。試圖扶譽王上位,同時保住自己的榮華富貴。

可皇后真正的問題在于,她雖然跟譽王捆綁,但她從來沒有費盡心思為譽王籌謀,她總是局限于一時一地的爭斗,著眼于一分一毫的輸贏,卻沒有縱觀全局的眼光。你看皇后跟越貴妃之間的爭斗,多是逞口舌之利,不過是斗氣而已,傷不到敵人分毫,反而讓人覺得聒噪。

另一方面,如果皇后想給譽王幫忙,最重要的就是搞定皇上。因為皇上已經沒了嫡子和長子,那麼,后面哪位皇子當太子,都仰仗圣心獨裁。但皇后,似乎始終對皇上不夠了解,至少沒有越貴妃和靜妃那麼了解皇上。

這就很像現實中的某一類人,始終不明白自己真正的目標在哪里,只是出于恐懼或迫于壓力,奮力爭搶,卻又一無所獲。

結果,自己做了很多壞事,受益的卻是別人,白白為別人做了嫁衣裳,自己卻渾然不覺,繼續攪進渾水里,直到把自己手上有的都輸個干凈。

人生很多時候,其實不是與別人競爭,而是找到自己的賽道,穩扎穩打就好。至于別人的花團錦簇、青云直上,看看就好。星光不問趕路人,你踏踏實實地趕自己的路便是。

所以,每每看到言皇后,我都頗覺唏噓。她的一生,亂抓亂打,不過空忙一場。自始至終,她都是孤身一人。她與娘家失和,她與皇上的感情也不好,她與譽王客氣而疏離,她與其他嬪妃也沒有一個交好的。她在親情、愛情、友情這些領域,都是一片荒漠。而在事業上,她出場即是王者,最終卻輸了個干凈。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