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浣碧一心想見王爺,為什麼甄嬛卻沒忍住?

古月 2022/08/31 檢舉 我要評論

中秋這天的一大早,浣碧就打扮得特別漂亮。

甄嬛笑著夸挺好看的。點名晚上的中秋夜宴,讓浣碧陪著去。

浣碧頭上,比以往多了一個松石簪子和藍色的絹花。

浣碧說,這樣打扮只是不想太丑。但說她確實打扮得妖艷了。你看槿汐頭上,只是一些銀飾的小花,并沒什麼顏色。

敬妃身邊的含珠,也只是有一朵黃色的小花。

浣碧也只顧著讓果郡王能夠看到自己最美的一面。卻忘了這樣做,有可能會搶了小主的風頭。

甄嬛卻安慰她: 能在打扮得好看的年紀好好打扮,這不是很好嗎?

浣碧:我并不是要打扮給王爺看的。要是小主打扮起來會更好看。

浣碧覺得,漂亮的女人就要打扮得更好看。

甄嬛苦笑了一下: 我在他面前只有慚愧。若有什麼風頭,也只有在皇上面前。

女為悅己者容。當初,甄嬛和果郡王在一起的時候,她也會打扮自己。可現在,她也只能逼著自己忘掉這段真情。現實面前,只能委屈自己的這段深情啦。

果郡王出現

皇上發現果郡王憔悴了許多,就怪他當初執意去盛京。

果郡王:到了盛京不幸染了風寒,病了十幾日。都是小病,就沒讓下人傳話過來。現在已經好了。

皇上:你是缺個照顧你起居的人了。是否有中意的人?言外之意:女人照顧更細心。要是喜歡誰,我給你們賜婚。

果郡王:如果有中意的人,我就不會一個人過來了。也許這輩子追求的就是莊生曉夢罷了。

跑到荒涼的地方,竟然想出病了。幾個月,果郡王還是沒有忘記甄嬛,

皇后覺得話題有點沉重,就說允禧也長大了。也該找個福晉好好靜靜心。可允禧說, 我也要求一位心愛之人才好。

皇后就埋怨果郡王,大的不好教壞小的。

果郡王苦笑。大清只要有皇兄枝繁葉茂就好。我們也好偷偷閑了。

熹妃安好

葉瀾依沖著果郡王點頭,笑顏如花。如果皇上看到,會不會吃醋?

果郡王卻不敢跟她打招呼,而是恭喜了惠嬪。一扭頭,就向熹妃問好。

甄嬛聽到果郡王生病,就自責。當初是為了給她降溫,果郡王才去雪地里躺著,這才落下病根。

果郡王:娘娘即將臨盆,身體可還康泰?

甄嬛:勞王爺掛心,一切都好。

皇上一直看著甄嬛,甄嬛好擔心自己會崩盤。

甄嬛剛坐下,浣碧就請假。小主該去喝安胎藥了。

皇上看出來甄嬛臉色有點不好,他不想孩子有任何閃失。就催促道:你趕緊去。

甄嬛:總以為能忍住。 總以為能忘了他。

險些失了分寸。

甄嬛從和果郡王分手后,就打算斬斷情絲。畢竟宮中險惡數倍,能夠應付過來就算不錯了。真的不能再添上果郡王這個炸彈了。

浣碧都明白,長姐心里的苦有多大。

甄嬛: 他要好好活著。

回宮已經鎖盡甄嬛一生的歡欣,她自己沒有選擇的機會了。她是真的希望果郡王能夠把感情深藏,娶一個女子,能夠兒孫滿堂,福壽綿長。好好過完后半生。

可沒想到,果郡王竟然來找她。

四目相對,果郡王偏要問,甄嬛是否安好?

甄嬛不敢直視,低頭。方才我說過了,我一切安好。

可果郡王卻執著地說,方才是方才,現在是現在。

言外之意:你剛才可能違心說。我現在讓你實話實說。

更是解釋為什麼這麼問她。在盛京逗留數月,如今回京, 只想聽娘娘真心說自己安好,才能放心。

甄嬛: 王爺若關心太多我是否安好,王爺自身就無法安好。實在不必勞心過多。說完,就要和浣碧回去。

甄嬛是想放下昨日的感情,過好當下的生活。有些事,只能盡快翻篇,才能少受折磨。

但王爺卻抓住甄嬛的右手,甄嬛掙不脫,只能讓他放手。

但果郡王卻牢牢抓住。

自以為是地覺得甄嬛的日子過得不舒心。哪怕永壽宮煥然如金屋。

甄嬛:無論住的是金屋還是茅屋,都是我自愿的。 能不能舒心且看自己。無關他人。

自己選的路,哪怕坐在寶馬車里苦,我也會想辦法開導自己。

果郡王舉例子:即便是寧貴人,當日雖然身份卑微,可也比如今自由自在多了。你要求高,自然會被拘束得更難受。

甄嬛:你又不是她,又怎麼知道她不是自得其樂?

果郡王: 是否真心快樂,未必只有自己知道。

甄嬛:月有陰晴圓缺,何況人生百變呢? 王爺不要再為不值得傷心的人傷心了。

甄嬛眼里含淚。世界那麼大,怎麼就容不下一個允禮,一個甄嬛呢。天意弄人。該斷則斷,不受其亂。當斷不斷,必受其難。

王爺:做人如果不能由著自己的心的話,還不如明月。到了十五,總還能圓一回。

甄嬛:所以來世我不會再選擇那麼艱苦。

初戀后,發現對方是沒有真心的。

心滅,再愛一個人,有真心了,卻是短暫的,不能長久在一起,太虐、太折磨人。

甄嬛提醒,再耽擱下去,只怕要驚動皇上了。

王爺握著甄嬛的手, 你好生珍重

甄嬛:你也是。

王爺把甄嬛的眼淚勾出來了,當然給了甄嬛時間,讓她能夠平復心情再回去。他先回去了。

總結

果郡王這個角色太不討喜了。甄嬛出宮前,他是一次又一次地救過甄嬛。

但自從甘露寺談情說愛后,果郡王卻是一次又一次地給甄嬛幫倒忙。

說實話,對于甘露寺那段,我還是覺得可以接受。沒有皇帝這個燈泡,兩個人談情說愛。

但自從兩人分手,甄嬛回宮后,我多麼希望,果郡王能夠選擇忘記,哪怕不能忘記。也可以像溫實初那樣,默默地守護, 按照甄嬛希望的方式去守護。

而不是想當然地按照自己的方式,不停地給自己深愛的人添堵。這哪是讓對方好過,明明不讓對方好過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