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原著:皇上欲納14歲玉嬈為美妾,甄嬛的攤牌句句是恨

小九 2022/12/27 檢舉 我要評論

皇上第一次見玉嬈的反應,原著中這樣寫道:

他目光緩緩一沉,整個人恍若出神離竅了一般,恍惚輕聲道:宛......

玉嬈的長相和甄嬛有七八分相似,而甄嬛的長相和純元皇后有三四分相像之處,如此說來,玉嬈和純元皇后的長相也有一二分相似之處了。

所以,皇上第一次見玉嬈,便動了心思。

示好

皇上以為,人人都想做他的美妾,更以為但凡被自己抬舉有了名分的女人,內心都是喜不自勝的。

可偏偏卻在玉嬈這里吃了閉門羹。

皇上賜給玉嬈一支海棠花的步搖,名義上是感念玉嬈當日在皇后宮中護姐有功,實則是想和玉嬈建立關系。

而玉嬈卻并沒有接受。

玉嬈說: 臣女不喜歡金銀首飾,而且那步搖上的海棠花,是姐姐所鐘愛的,姐姐喜愛的,臣女不會沾染毫分。

玉嬈的話,一語雙關。

她的意思很明顯,不僅是海棠花,還有人,但凡是姐姐喜歡的,她都不會沾染半分,所以,皇上你是姐姐的人,我壓根不會打你的主意,你也就別再我身上枉費心思了。

這也算是婉拒了。

皇上何等聰明,聽出了其中的意思,卻硬是沒有生氣。

為了繼續接近玉嬈,皇上常常對玉嬈表示關心,詢問一些在宮里吃住可還舒心之類的問題。

玉嬈卻也不拘著說:宮里好是好,只可惜處處得守著規矩。不比在家里,讓玉嬈胡鬧慣了。比方說,在尋常人家里,玉嬈該叫您一聲姐夫,可在這皇宮里,玉嬈時時刻刻記在心里的,是您是君威不可冒犯的皇上,所以玉嬈時刻謹慎,不敢拿皇宮當家里。

這一番話說下來,甄嬛在一旁卻捏了一把冷汗,生怕皇上動怒。

畢竟,這是玉嬈第二次提醒皇上別打她主意了。她很含蓄的在告訴皇上: 你戴上皇冠,在我心里是高高在上的皇上,卸下皇冠,在我心里是姐夫。不管怎麼論,我都不會對你有半分男女之情。

面對玉嬈的婉拒,皇上卻并沒有生氣,反而夸贊玉嬈口齒伶俐。

看到皇上反常的態度,甄嬛當時的內心活動,原著中這樣寫道:

我心中暗想,若玉嬈不這樣年輕美貌,換了是個粗鄙婦人在這里大放厥詞,皇上還能這般隨和親切嗎?

說白了,在甄嬛眼里,皇上不過是看上了玉嬈的皮囊,好色而已。

當浣碧也為玉嬈擔憂,而問甄嬛該如何是好時,甄嬛狠狠的咬牙道:他惦記玉嬈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我已經深陷在這不見天日的去處了,不能再耽擱我的妹妹了。

如果是以前,在甄嬛眼里,皇上還算是一個有情有義的男人,縱使常常有一些無奈,但日子到底還是有滋味可循的。要是當初,或許,她也不會那麼反對皇上對玉嬈的情意。

可現在的心境完全不一樣了,面對皇上一次又一次的辜負,甄嬛已經看透了眼前這個男人,是何等的多疑且薄情,縱使他曾經那麼愛她,可當她稍有不如他的意,他便可以顛覆她的人生,置她于萬劫不復之處境。

所以,她又怎麼可能讓自己的妹妹再嫁給這樣的男人,經歷自己這一遭。

功名頭銜都是虛的,快樂自在的日子才是生命的實相。比起在宮里當一只錦衣玉食的金絲雀,她更想讓妹妹當一只普通平凡但快樂的百靈鳥。

再者,當甄嬛再次進宮時,她說自己已經沒有心了,她對皇上已經沒有任何好感,只剩下恨,她又怎會讓自己的妹妹嫁給一個自己恨之入骨的男人呢?

反對

果郡王曾提醒甄嬛: 你妹妹......姿容若純元,英氣似華妃,如若不想......

甄嬛明白,如果不想妹妹被皇上納為后妃,便要早早提防,趕緊想想對策。

甄嬛決定變被動為主動。

與其一直這樣和皇上打啞謎,倒不如索性把話都挑明了。

皇上賜給了玉嬈一個「婉」字,他說:「嬈」字主妖嬈撫媚,美則美矣,但與你的剛烈性子不太符合。女子應當溫婉柔和,「玉婉」如何?

甄嬛聽到「婉」字,便覺得蹊蹺,問皇上,有何出處?

皇上說:揚綽約之麗姿,懷婉娩之柔情。張華的《永懷賦》可是褒揚美人的句子。

甄嬛借此機會,當既把話挑明:張華的《永懷賦》乃是悼念亡妻, 皇上您不會是有以玉嬈為妻之心吧。

皇上也想借此機會,把話說明,可是還沒等他說明,甄嬛就搶先一步說:臣妾福薄無德,甘居妾妃之位,侍奉皇上終身,而玉嬈性子高傲,必不能為人妾室侍奉左右。

皇上怎麼會就此輕易的放過玉嬈呢?他對甄嬛說:你雖是妾室,但是朕的愛妾,又為貴妃,一人之下而已。你妹妹若得如此,也不算辜負。

甄嬛既然要打消皇上要禍禍玉嬈的念頭,便早就準備好了說辭,她說: 臣妾的二妹雖得十七爺鐘愛,卻也是側福晉之位,臣妾并無覬覦后位之心,只是皇上,你難道忍心看臣妾的姐妹都為人妾室嗎?

甄嬛這一番話,讓皇上當下就覺得理虧了。

什麼是「妾」?《知否》中,有過這樣一個解釋:「妾」字,上頭一個「立」字,下面一個「女」字,意思為站著的女人,就是侍奉主君和主母的半個奴婢。

其實,甄嬛說這句話,就是在委婉的告訴皇上,如果你真的愛我,你怎麼會讓我和我的姐妹們被卑微的對待。

只是,即便甄嬛都已經說出了這樣的話,可也沒能打消皇上想要玉嬈的念頭。

為了顧及甄嬛的感受,皇上也只是說,玉嬈還小,再等兩年,眼下先不提這個事兒了。

甄嬛為了避免夜長夢多,想趕緊辦了玉嬈和慎貝勒的婚事。

于是就讓慎貝勒的母親去求太后指婚,可沒想到,太后卻不同意,說:怎麼甄家的姑娘都進了咱家的門兒,有好也不能獨吞。

甄嬛不僅沒要來太后的指婚,而玉嬈卻被太后許到了川北的苦寒之地,想讓她嫁去川北做王妃。

甄嬛知道后,急的團團轉。

其實,太后拒絕把玉嬈許給慎貝勒,才不是因為不想讓甄家的女兒都進自家的門,只是她太了解皇上了,她害怕到時候皇上不會放過慎貝勒,最后,兄弟倆為了一個女人鬧破臉,有損皇家顏面。

最后的救命稻草也斷了,甄嬛只能靠自己想辦法救妹妹于水深火熱了。

爭取

甄嬛先是托人確定了慎貝勒的心意,得知慎貝勒對玉嬈是真心的。

之后,甄嬛故意讓慎貝勒和玉嬈在游玩時經過皇上每天游園的必經之路上,其實就是想讓皇上看明白,玉嬈已經有心上人了,你就放小姑娘吧,一把年紀了就別去湊熱鬧了。

看著玉嬈和慎貝勒兩人在橋邊的背影,充滿了青春的氣息,朝氣而富有活力,怎麼看怎麼登對。

這樣美好的畫面,皇上也只能唏噓嘆聲。

可即便看到玉嬈和慎貝勒兩人情投意合,皇上還是不死心,想把玉嬈占為己有的私心,依然蠢蠢欲動。

直到玉嬈親自出馬,情況才有所緩和。

皇上正面對玉嬈表達自己的喜歡。

玉嬈沒有拒絕也沒有答應,而是說: 臣女從小就有一個愿望,就是成為心愛男子的妻子,不是妾,不是最重要的女子,而是唯一最愛的妻子。只可惜,皇上已經有自己心愛的妻子了,不能滿足臣女的愿望。所以,臣女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實現自己的愿望,而不是永遠羨慕皇上的妻子。

在玉嬈說這番話之前,玉嬈問過皇上身邊幾個女人在皇上心里的位置。

皇上說皇后是皇后,但不是他的妻子,他的妻子早已經去世;而甄嬛也不是他的妻子,甄嬛是他心里最重要的女人。

所以玉嬈說,她既不想做最重要的女人,也不想做妾,她想要做心愛男子唯一愛著的妻子。

面對玉嬈的話,皇上不語,陷入了沉思。

玉嬈乘勝追擊說:皇上若喜歡臣女,將臣女留在宮中,又能給臣女帶來什麼呢?還是廢了皇后,讓臣女入住景仁宮。皇后也只是皇后,并非皇上的妻子。恕臣女多嘴,皇上和您的妻子都很喜歡彼此吧?

皇上之所以可以沉住氣,聽完玉嬈的長篇大論,是因為眼前這個女子和他所見的不一樣,她不在意榮華和名分,她想要的是一個彼此相愛的伴侶,這就勾起了皇上對純元的念想。

他想要的是和純元一樣的情分,而不是和純元相似的皮囊。

眼看著希望就在眼前,玉嬈當即跪下請求皇上,讓皇上恩準自己和慎貝勒的婚事。

她說:臣女與允禧兩情相悅,臣女不敢乞求皇上讓臣女做允禧的正妻,即便叢他的侍妾也無妨,只求皇上能讓臣女與允禧在一起。

皇上反問道:你不是只愿意做他的妻子嗎?

玉嬈說:皇后是皇上名分上的妻子,可皇上卻并不把她視作妻子,臣女雖然來日不能成為允禧名分上的妻子,可是他心里只有我,我心里也只有他,臣女知道他不會再娶其他女子,臣女是他心中唯一最愛之人,不就是他的妻子嗎?

玉嬈這是妥妥的給皇上上了一課,什麼是「真愛」,不是你給她多麼名貴的頭銜,也不是你賞賜她多少金銀珠寶,而是你心里有她,只有她。

可自古帝王,難有真愛。

而這世間,最沉甸甸的情意,就是我一直把你放在心上,只你一人。

玉嬈最后在皇上的恩準下,嫁給了允禧,得償夙愿。

這一切離不開她的果敢和智慧。

同樣是一輩子,她不想和姐姐一樣,困在這深宮里,更不愿把時間和精力花費在爾虞我詐中,她只想和自己心愛的人過自在日子。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