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鎖心玉》飛蛾撲火的愛,不過利用一場,可金枝依然為愛人犧牲

小九 2022/12/21 檢舉 我要評論

愛上一個不愛自己的人,無論多麼努力,最終都只會是一場空,可有的人,偏偏就是撞了南墻,也依然不肯回頭。

因愛而生,為愛而死,明明金枝自幼,便承受著,父母之間的一場,愛情悲劇,卻依然成長為了,倔強執拗,一往情深的姑娘。

所以,明明她便見慣了愛情與階級之間的矛盾,和因此而產生的悲情戲碼,卻還是期盼著,那個能讓她一眼萬年的人出現。

這世上,好像單相思的人,永遠比兩情相悅的人要多。

哪怕與四阿哥之間,只是她用生命作為威脅,拼了命求來的一場姻緣,卻從一開始,便是精心策劃的算計。

婚姻可以謀算,可愛與不愛,終究是在于本心,而真正的是心意,是無法操控的。

所以,等待一個不愛自己的人,去愛上自己,其實是無比艱難的事情,尤其是愛上的,是出身皇家的男人。

金枝的父親,一再告誡過她,皇家的男人最是無情,可在她的眼中,無情的,何止是皇家的男人。

父母一見鐘情,彼此相愛,卻不能在一起,只為了那些可笑的門第觀念,自己的父親都是如此,又怎麼能要求,其他人多有情義呢?

或許,金枝的任性與倔強,也是在父母愛情的悲傷之中,漸漸養成的,但比起受家中安排,與一個陌生人相守一生,還不如選擇一個自己深愛的。

那時候的金枝,驕縱任性,明媚張揚,卻也單純到了極點,執著的要嫁給一個,令她傾心的男子,甚至覺得,若有一日,他變了心,也不是他的過錯,只是自己沒本事罷了。

愛情有多麼神奇?竟能夠令人向往,卻又在不經意間傷人,可縱使飛蛾撲火,依然讓人甘之如飴。

金枝的母親出身梨園,是一介卑微的戲子,而父親卻是朝廷重臣,父母家世懸殊,卻還是在戲園初遇之時,便對彼此鐘了情。

貴族的身份,既是榮耀也是桎梏,有的人,終其一生都要為支撐家族而活著,就連婚配都不得自主。

隆科多便是如此,他是清初名門世家,佟佳氏族之后,康熙皇帝的孝懿仁皇后,是他的親姐姐。

身為國舅,又身居高位,一舉一動,都與家族榮辱與共,所以,即便再相愛,他始終無法迎娶一個戲子進門。

因為給不了名分,便只能將心中所愛,在府外安置,后來,他們的女兒出生了,隆科多為其取名為金枝,意為此女是自己心中的金枝玉葉,掌上明珠。

隆科多虧欠這對母女的,實在是太多了,尤其是后來,愛人因病早逝,便更覺得對女兒愧疚不已。

所以,他幾乎全部的寵愛,都給了金枝,為了不讓她背負私生女之名,便讓自己最信任的手下費揚古,認金枝為女兒。

金枝從小就知道自己的身世,知道母親至死,都未得一個光明正大的身份,也知道父親為了家族的榮辱,連認回心愛之人,和親生女兒都無法做到。

雖然,她成為了寄養在別人名下的千金小姐,不能和親生父親在一起生活,可她從未有過憎恨。

只因為,母親離世之時,曾告訴過女兒,哪怕這一輩子,都沒能得到一個名分,她也從不后悔,若重來一次,她依然會選擇愛上隆科多。

父親沒有吝嗇過,自己的寵愛和嬌慣,也從未嫌棄過,她那般任性的性情,卻也從未憎恨過自己的父親。

她清清楚楚的知道,父母之間,充滿著遺憾的愛情故事,所以一邊羨慕著,他們一見而情鐘的愛,一邊又遺憾著,沒有一個正常且圓滿的家。

長大后的金枝,也在期盼著,能夠像母親一樣,遇到一個,讓她僅僅是一眼,便深陷其中的男子。

因此,她經常會去,父母初遇之時的戲園子里聽戲,一邊懷念著母親,一邊期盼著自己的愛情。

那些精于算計的人,就算是在愛情當中,也都在權衡利弊。

金枝會遇到四阿哥,只是一場意外,可她的身份,卻令四阿哥在見到她的第一面起,便生了算計之心。

那日是金枝的生辰,隆科多與金枝約好,會與她一起去山頂賞景,父女團聚,并為她慶祝。

可是,四阿哥卻為了籠絡隆科多,也為了打探立儲之事,約了他一起喝茶。

四阿哥是皇子之中,有實力,會隱藏,并且野心勃勃之人,一直都在為爭奪儲位,而暗中籌謀。

他的生母德妃烏雅氏,出身卑微,在生下四阿哥的時候,因為位分很低,按照宮規,不能親自撫養自己的孩子。

因此,四阿哥便被送到了皇后身邊撫養,后來,烏雅氏又相繼生了六阿哥,和十四阿哥,但六阿哥早夭,令她備受打擊,傷心欲絕。

皇上為了安慰她,便破格提了她的位分,讓她親自撫養十四阿哥。

明明都是親生的孩子,可她總是因為四阿哥曾被皇后撫養過,而心生隔閡,反而將全部的母愛,都給了十四阿哥。

那時候,四阿哥的年紀也不大,也需要生母的關懷,卻一再被母親忽視,他不明白,究竟自己有多差,才會被生母如此厭惡。

有生母在后宮,卻還是要孤獨長大的,或許滿皇宮里,也就四阿哥一人了吧。

他孤身一人,在皇宮之中爾虞我詐的環境之下生存,忍受著嫡庶等級的不公,想要改變命運,力爭上游,便成了他的執念。

而為了這個目的,他也漸漸變得有心機,懂隱忍,腹黑,深沉,狠辣,十八阿哥葬身火海,太子因此被廢,都是出自他的手筆。

隆科多是朝廷重臣,很受皇上信任,家族勢力也很龐大,若得隆科多相助,在奪嫡的路上,無異于如虎添翼。

但是,皇上的子嗣眾多,哪怕太子已經被廢了,老奸巨猾的隆科多,依然不肯輕易站隊。

四阿哥剛剛獲封了榮親王,便想要拉攏隆科多,于是,他想方設法的,尋找隆科多的軟肋。

誰知,正瞌睡呢,便有人送了枕頭,金枝的出現,恰好給了他,最合適的機會。

金枝氣憤于父親的失約,便裝扮成小廝的模樣,誆騙隆科多,說費揚古家的小姐鬧著要自盡,聽聞消息的隆科多,急切不已,立刻告別了四阿哥,朝費揚古家跑去。

隆科多走了,金枝卻大搖大擺的坐下吃東西,四阿哥很好奇,便開始套話,金枝心思單純,直接將自己的身份,抖摟了個干凈,就連私生女這事,也不避諱。

四阿哥見到隆科多緊張的神情,再看到眼前的女子,調皮頑劣的模樣,便知道,這位舅舅也不是沒有軟肋。

金枝離開的時候,身上的戲票掉了下來卻不自知,四阿哥正想著要怎麼利用金枝,便撿到了那張戲票。

隨即,他打探了金枝所有的喜好,開始布局一場,謀心奪愛的大戲。

金枝愛聽戲,他便親自去唱戲,絲毫沒有感知到算計的金枝,還以為自己終于遇到了一個,有相同愛好的知己。

他們一起唱了一段戲,四阿哥用紙扇抬起金枝下巴的那一刻,她便徹底淪陷于,他深情的眼眸之中了。

原來愛和深情,都是可以裝出來的。

一句深情繾綣的情話和夸贊,美目盼兮,巧笑倩兮,便令金枝的心,輕而易舉的,被四阿哥所俘獲。

為了嫁給四阿哥,金枝站在懸崖邊上,以性命逼迫自己的老父親。

隆科多痛心疾首,不明白這世上,好男人多的是,為什麼他的女兒,非要蹚入皇家的渾水,嫁給四阿哥。

皇家的男人,大多無情,若是登基為帝,便會后宮佳麗三千,哪怕是做不了皇帝,僅僅是一個王爺,也不會只一個人。

金枝與她的母親很像,都是癡情到了骨子里的姑娘。

當初,金枝的母親因為愛上隆科多,哪怕沒名沒分一輩子,也不后悔。

而如今,金枝愛上了四阿哥,哪怕日后,他會變心,不再愛自己,可她相信,他們相處的點點滴滴,也足夠她回憶一輩子了。

隆科多拗不過女兒,便只能為她籌謀,先是在朝中,當眾夸贊四阿哥,讓皇上見到四阿哥的才華,又親自保媒,將金枝嫁給四阿哥為福晉。

金枝終于嫁給了心心念念的夫君,卻沒想到,這只是她悲慘命運的開始。

大婚之夜,她要四阿哥發誓,此生只愛她一人,可四阿哥卻因此找借口,轉身離開,留下身著喜服的金枝,獨守空房。

新婚之日,便受盡委屈,那般任性的金枝,如何能夠忍受,可她所有的怒氣,又都會因為四阿哥的一句軟語安慰,而煙消云散。

四阿哥對金枝,雖是利用,沒有愛情,卻也給了她最大的尊重,親自帶她入宮,拜見自己的母妃,與她分享,自己從小長到大的皇宮。

除了愛情,他真的竭盡所能的,給了她全部的寬容,包括她的任性,霸道,和暴躁。

畢竟,她脾氣再壞,卻也是一心一意的愛著他的。

婚后的金枝,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醋壇子,當她得知,四阿哥對宮女晴川,很是特別之后,便旁敲側擊的,告誡晴川,甚至還會出手懲罰。

甚至,還因為吃醋,而破壞過四阿哥的謀劃。

無論金枝犯多大的錯,四阿哥都會原諒她,可晴川是四阿哥的逆鱗,他可以忍受金枝所有的胡鬧,卻無法容忍她傷害晴川。

所以,因為晴川,他差點休了金枝,那一刻,或許她明白,自己不過是四阿哥的一枚,用來籠絡父親的棋子。

可早已情根深種,令這個驕傲的女子,也卑微了起來。

昔日四阿哥培養的細作佟素言,竟意外死而復生,還成為了年羹堯的妹妹,她手握年家的勢力,要求四阿哥迎娶自己。

當金枝被夫君抱在懷中,可耳邊卻響起,他說自己要納妾的時候,她的心,應該是很疼的吧。

四阿哥為了儲君之位,必須納年素言為側福晉,金枝哭著質問他,為了奪嫡,是不是可以犧牲一切,甚至是自己。

有時候,沉默便是最真實的答案,而這答案也最為傷人,但金枝也只能接受,無可奈何。

有時候,金枝不知道自己,是該憎恨晴川,還是該羨慕晴川,因為只有她,可以讓四阿哥放棄底線,付出所有。

她見到過四阿哥,因為晴川失魂落魄的模樣,而對她卻連裝都不愿意裝了,直接問她,你說你跟著我,有什麼意思?

金枝的愛,這般遭人踐踏和忽視,她有多難過,可能只有自己知道。

可對于四阿哥,她已經到,根本沒有放棄她的勇氣的地步,所以,她回答他:

我喜歡你,不是因為你的身份和地位,是因為你是你,你信不信,如果有一天,你連飯都沒得吃了,要去街上要飯,我金枝就跟在你的身后,替你端碗。

直白,深情,堅韌,執拗,便是金枝的真實模樣,所以,當她誤以為,四阿哥被陷害弒君,性命不保的時候,寧愿放棄自己的正室之位,和這條命,只要能夠挽救愛人。

曾經那麼高傲的女子,卻對年素言一個妾室低頭,她跪下求她,只要能救四爺,她就愿意把正室的身份讓出來。

年素言氣定神閑的回答她,四爺不會答應的。

她便堅定的質問,那你要怎麼樣?

年素言告訴她,要想救命,就得以命換命。

金枝沒有半分猶豫,便答應了她,唯一的希望,便是要她履行諾言,救下夫君。

可明明那時候,四阿哥已經沒事了,明明即便金枝不求年素言,她也不會對四阿哥置之不理。

情到深處,當真是會迷惑人心的,所以金枝不敢賭,不敢想,畢竟,那是心上人的性命。

事實上,對于死,金枝不怕,只是她很遺憾,不能再陪伴她的愛人了。

四阿哥回府之后,只見到了金枝的遺書,他難過了許久。

若金枝可以看見這一幕,是會很高興的吧,畢竟,他的難過,也證明了,她走進過他的心。

或許,面對那樣張揚熱烈,深情直爽,雖然莽撞卻沒有心機的女子,四阿哥也曾動心過的。

可那樣深愛著他的金枝,卻再也回不來了。

在《宮鎖心玉》那麼多性格迥異的女子之中,金枝便是癡情的天花板了吧?

因為復雜的家庭背景,所以個性特別潑辣刁蠻,卻也在備受寵愛之中,活得既單純又深情。

她真摯而熱烈的愛過一場,雖然換來的,只是一次利益交換。

從不在乎榮華富貴,哪怕只是一對平凡夫妻都好,金枝想要的,只有四阿哥這個人而已。

可悲的是,她的愛,從來都是單向的,癡心相伴非但沒有得到他的心,還要為了救他,而結束自己的性命,只是無論結局多麼慘烈,都是她心甘情愿的。

用戶評論